终审判决败北!红牛25年恩怨迎终局?

终审判决败北!红牛25年恩怨迎终局?
2021年01月09日 17:25 野马财经

作者|冯伟康

来源|野马财经

最高法院的终审判决来了!一罐红牛,25年恩怨纷争,能画上句号吗?

泰国天丝占得先机,但中国红牛并未认输,据称将“申请再审及提起抗诉”。双方角力仍在进行中。

这场马拉松对决中,谁会是赢家?

1月5日,泰国天丝发布声明称,最高院终审驳回中国红牛上诉,明确“红牛系列商标”权属归天丝集团所有。

1月6日下午,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红牛”)在其官方微博声明称,称泰国天丝医药保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国天丝”)进行“断章取义”、“刻意隐瞒”、“大肆错误解读及误导性宣传”,称泰国天丝及华彬集团已经就《1995年合资合同》进行国际仲裁。

这意味着中国红牛在红牛系列商标权的权属争夺中再次失利。

中国红牛仍不服,胜算还有多大?

此次二审,中国红牛出示了1995年11月10日签署的有效期为50年的协议书及其相关方出具的确认函作为新证据,欲以此将公司在中国运营红牛系列产品期限延长至2045年。

泰国天丝则依据《商标许可合同》坚持认为,集团与中国红牛的商标使用许可合同已于2016年到期。

对中国红牛不利的是,因其未能出示50年协议书原件,被最高院判定为即使有确认函其真实性依然存疑。此外,中国红牛与天丝公司长达二十年之久的商标许可使用关系中,中国红牛并未对商标权利归属提出异议。

终审败诉后,中国红牛仍然不服。

中国红牛在其官方微博和微信公众号上发表声明称,二审判决并非双方法律关系的终局,仍未能厘清逃过天丝与中国红牛在缔约、合作过程中约定的权利义务关系以及在此基础上产生的商标等权益关系。

中国红牛强调称,针对50年协议,双方已在另案诉讼,并且,红牛产品及泰国天丝创始人许书标在世时曾约定“产品商标是合资公司的资产”,因此一直未注册中国红牛产品商标,而在许书标去世后,泰国天丝现任控制人许馨雄撕毁合同,并于2018年抢注了该商标。

野马财经就未能出示50年协议书原件相关情况联系中国红牛询问,对方称“诉讼结果与50年协议无关联”;就许馨雄撕毁合同相关问题联系泰国天丝相关负责人询问,其称“请以公司公告为准”。

浙江晓德律师事务所陈文明律师向野马财经表示:“依据法院查明的事实和双方当事人提供的证据来看,‘红牛系列商标’的所有权人是泰国天丝。”

“依据相关证据来看,泰国天丝对红牛饮料配方、工艺、商标的提供是有限期的提供,系许可使用,而非转让,”陈文明认为:“此外,因商标是与配方、技术工艺等知识产权一并提供,故应按照相同原则和标准来解释,即技术配方的提供者泰国天丝仍然保有对技术和配方的控制权,同理其亦保有对商标的控制权。”

中国红牛在1月6日的声明中称,将“通过一切可能的法律救济途径,包括申请再审及提请抗诉”。

图片来源:红牛官方微博

“成功率非常低。”陈文明向野马财经坦言:“民事再审与抗诉是民事诉讼二审生效判决送达后,法律赋予的两种救济路径。基于本案,二审为最高法终审,最高法判决在我国民事诉讼体例中本身即具有示范效果,同时基于数据统计,对最高法的再审和抗诉,成功率非常低。”

其实,一审判决之后,中国红牛就失掉了先机。

2019年11月25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驳回了中国红牛要求法院确认红牛公司对17个“红牛系列商标”享有的所有者合法权益,并要求泰国天丝支付37.53亿元广告宣传费用的全部诉讼请求。此外,中国红牛还需承担1880万元的诉讼费。

中国红牛随后向最高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并请求由泰国天丝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

根据相关裁判书信息显示,一审法院认为,1995年11月,中浩集团公司、食品总公司、红牛泰国公司和天丝公司签订了“95年合资合同”,其中第十九条约定,“红牛公司的产品商标是合资公司资产的一部分”。然而在1998年签订的“98年合资合同”中,并无上述第十九条的约定内容。

此外,据2000年11月双方签订的《商标许可合同》,约定商标许可费为销售额的3%,合同于2006年12月7日生效,直到2016年10月6日终止。这也是泰国天丝赢得诉讼的关键所在。

红牛的25年恩怨

“曾经叫人家小甜甜,如今变成了牛夫人”。

事实上,中国红牛与泰国天丝曾有过不短的蜜月期,双方也从中尝到了不少甜头。

1975年,泰籍华人许书标发明了红牛饮料。1984年,严彬在泰国创办华彬集团。两个原本没有交集的商业大佬,在一次机缘巧合之下因为红牛相遇了。严彬看中许氏家族的红牛饮料市场前景,许氏家族则看中严彬的商业头脑。双方一拍即合,1995年,许氏家族与包括严彬在内的其他股东合资成立了红牛中国合资公司。

双方约定,由许氏家族为中国红牛提供生产工艺、产品配方等技术方面的支持,双方商标授权日期截至2016年底。接下红牛中国在中国市场的成长使命之后,如许氏家族所愿,红牛饮料在严彬的带领下火遍中国,严彬也因此被誉为中国的“红牛之父”。

图片来源:红牛官网

对于严彬而言,红牛是助他在中国饮料市场纵横驰骋的千里马,是维系其商业帝国的强大“现金牛”。华彬集团前执行总裁倪松华曾经介绍,红牛业务占华彬集团现金流的大约 90%。

华彬集团披露的数据显示,红牛进入中国的前十年,年销量不足2亿罐,公司尚未达到盈亏平衡。2004年,红牛的销售额首次突破10亿元,2005年开始扭亏为盈。2010年-2015年,红牛年销售额从55亿元增长到230亿元。

在2007年-2009年,隶属于华彬系的北京红牛陆续在陕西、山东等地成立了红牛饮料的销售分公司。如今,严彬背后的“华彬系”持有北京红牛饮料销售有限公司及20多家分公司,以及北京红牛饮料销售有限公司的约10家全资子公司等。

在此背景下,“中国红牛已经变成了一个很小的加工基地。”华彬集团也因此掌握了红牛在中国的销售渠道和大部分生产加工。

2012年,随着许书标的去世,天丝集团掌权人变更,许氏家族开始梳理红牛在中国的业务,逐渐意识到红牛业务在中国的问题。自2014年起,双方间就进行了长达数年的谈判,但是却未能达成一致。

2016年10月,红牛商标许可合同到期之后,泰国天丝表示不再续约。不过,前述提到的中国红牛以及华彬系红牛工厂还在使用红牛商标进行生产。

面对这种情况,2017年7月,许氏家族的一纸声明将红牛商标纠纷公之于众。众多矛盾背后,天丝医药状告严彬及其拥有或控制的数家公司的主要原因:一、严彬在中国红牛体系之外设立多个工厂和销售公司,偷偷转移业务与利润;二、泰方作为中国红牛的大股东,从未收到一分钱分红。

2018年9月,随着中国红牛工商登记的营业期限届满,天丝医药和中国红牛的纷争进入白炽化阶段。2018年10月24日,泰国天丝公司发布声明,称中国红牛的营业期限已满,红牛泰国已于2018年10月15日依法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强制清算中国红牛的法律程序。

随后,中国红牛强势反击,在官网公布了由严彬之女严丹骅授权泰国律师事务所(Korpniti Law Office)发布的声明,称中国红牛是“依据五十年合作协议经营”,并将在该事务所网站向全球公布1995年五十年协议及合资合同。

然而,直到终审,该协议原件仍未能拿出。

能量饮料江湖风云变幻

两次判决都以中国红牛败诉告终,局势近乎接近尾声,如果失去了红牛产品,华彬集团会怎样?

食品饮料行业人士肖竹青曾对野马财经称:“失去红牛对华彬集团可以说是灭顶之灾,华彬集团近年来一直试图借助红牛的渠道为战马开疆拓土,但收效一般。”

红牛商标权属问题成为压在华彬集团的心头砖。

2014年,华彬集团收购了美国天然椰子水品牌Vitacoco的25%股权,负责其在中华大区的销售与推广;2015年,华彬集团与德国少儿果汁品牌果倍爽合作,负责果倍爽在中国市场的生产、销售和运营。此外,华彬集团还推出另一款功能型饮料——“战马”,计划改变对红牛的过度依赖。2018年6月,华彬再推Voss水的国产版,严彬多次站台。

另一边,泰国天丝早已觊觎中国市场。

天丝集团是泰国领先的食品和饮料公司之一,拥有包括四个产品类别(能量饮料、电解质饮料、功能饮料和零食)的多元化产品组合和九个产品品牌下的30多个产品线。2019年6月,天丝医药联合中国市场新的合作伙伴推出了红牛®安奈吉饮料,此后又于2019年12月宣布将原装进口红牛引入中国市场,与华彬集团正面交锋。

泰国天丝主要产品

在红牛双方争斗之余,东鹏特饮以搅局者姿态入场。

作为紧随红牛之后的知名功能性饮料品牌,东鹏特饮成为红牛的强力竞争对手。2019年6月,东鹏特饮提交IPO申请,证监会官网信息显示,截至2020年11月19日,在等待拟于上交所主板上市的公司中,东鹏集团排队位于第87位,审核状态为预先披露更新。

东鹏特饮在其官网披露,目前其设立了广东、广西、华中、华东等事业部,并形成了广东、安徽、广西等辐射全国主要地区的生产基地,销售网络覆盖全国。

欧睿咨询数据显示,中国功能饮料市场规模自2014年起已达千亿元级别,2017年市场规模约为1079亿元,预计2022年将达到1228亿元。在2019年中国能量饮料市场排名中,红牛57%的市场份额占据第一,东鹏特饮则以15%的市场份额位于第二。

值得注意的是,严彬推出的能量饮料战马,在2019年销售额达到了13.3亿元,占据市场份额的4%。

长达五年的争执总要走向终点,能量饮料江湖迎来纷纭变幻,中国红牛的命运如何,市场将拭目以待。

你喝过红牛吗?对它的未来有什么看法?欢迎在下方留言讨论。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