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地探访瑞幸"白手套公司",内斗之后能否涅槃重生?

实地探访瑞幸"白手套公司",内斗之后能否涅槃重生?
2021年01月11日 20:04 野马财经

作者|蔡真

来源|野马财经

这杯咖啡,再度搅浑。

平静多时的小蓝杯再掀巨浪。

1月6日晚间,瑞幸咖啡传出中高管签署联名信,指控现任董事长兼CEO郭谨一贪污腐败、党同伐异,集体请求董事会与股东大钲资本罢免郭谨一。

野马财经联系瑞幸咖啡内部人士,对方表示:"情况属实,详情暂时不方便透露。"值得一提的是,该信标题将CEO名字错写为"郭瑾一",联名信中还有不少标点字句错讹,或可见事态之紧急仓促。

该信落款包含瑞幸咖啡七位副总裁、所有分公司总经理和部分核心业务高管共计46人的签名和手印。

美东时间1月7日收盘,瑞幸咖啡粉单市场股价下跌1.81%,股价8.38美元/股,总市值21.23亿美元。

克瑞斯通实地探访

信中提到,郭谨一控制和清洗了原有采购系统,选择一些与之关系密切但质量不能保证的供应商完成利益输送。以与北京克瑞斯通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的合作为例,2019年初时任高级副总裁的郭谨一将其冒充为进口零食品牌的中国总代引进为瑞幸零食供应商。而真实情况是克瑞斯通在与瑞幸合作之前根本没有零食销售业务,而是从其他渠道进货后高价转卖给瑞幸。

该信表示郭谨一与克瑞斯通实控人关系密切,极有可能是郭谨一的白手套公司。

野马财经调查发现,克瑞斯通公司成立于2004年,从股权上看不出与郭谨一或者瑞幸的关联。实控人朱宇在7家公司担任法人,根据工商信息,他早年从事服装行业,之后涉及餐饮、商贸、科技等行业。

不过,该公司经营范围确实出现了《请求信》中所述的变动。

2019年1月,克瑞斯通由商贸公司更名为供应链公司;3月,增加零售食品、鞋帽、箱包、工艺品等经营范围;9月,增加零售新鲜水果蔬菜、干果坚果等;2020年2月增加文具、玩具、玻璃制品、陶瓷制品等。

同样是在2020年2月,瑞幸咖啡也调整了经营范围,新增了"零售药品"、"销售日用品"和"医疗器械I类、II类"、"化妆品"、"通信设备"、"服装鞋帽"、"家用电器"等等。

2019年10月,克瑞斯通在淘宝开设网店优碳服饰,上架四款T恤,成交量为0,野马财经联系客服未获回复。

从时间上看,克瑞斯通一系列工商变更确与瑞幸战略发展有契合之处。瑞幸于2019年开始轻食业务,同年11月开始在瑞幸 App 中开辟电商栏目,随后不久上线了瑞幸自有品牌坚果;2020年春天,瑞幸在其页面中央开辟"潮品"栏目,销售数码产品,其电商品类还扩大到洗手液、酒精湿巾等。

野马财经来到克瑞斯通办公地址光华路SOHO二期A座,经前台确认其确在此办公。但因克瑞斯通方面并未接听电话,加之疫情防控,我们无法上楼一探究竟。

除克瑞斯通外,众高管点名的"以次充好"供应商还有4家,分别是广州顺大、山东鲁海、广州六合和上海芙纯。

广东顺大食品调料有限公司成立于1995年,注册资本1.03亿元,是一家专业香精制造公司,现为香港协成国际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后者全资控股四家子公司,其中两家在营。除广东顺大外,其余三家公司法人均为同一人。

山东鲁海食品有限公司是鲁海农业集团下属公司,注册资本80万美元,官网介绍集团总投资额3.5亿元,占地12.9万平米,有职工2200余人,主要生产保鲜/速冻果蔬及海产品等。

广州六合食品有限公司成立于2010年,注册资本1500万元,主营糕点、面包、巧克力等制造,2017年8月经营项目增加商品零售贸易和批发贸易等项目。

芙纯食品(上海)有限公司成立于2019年,注册资本1000万元,经营范围较杂,包含食品销售、因私出入境中介、餐饮企业管理等。据"财经网产经"报道,该公司承认自己确是瑞幸供应商,自2020年10月与瑞幸展开合作,但和郭谨一没什么关系。该公司有自己的工厂,主要给瑞幸做吐司,早在5年前就开始向全家、711等便利店供货,提供面包、加工蛋糕等产品,是因为产销分离才新成立了销售公司芙纯食品。

后陆正耀时代

1月7日,郭谨一发表全员信对此作出回应,称"举报信"是在1月3日,由陆正耀、钱治亚等人组织并起草,部分当事员工不明真相,被裹挟签字。其已提请董事会成立特别调查组还原真相。

随即,联名信参与者瑞幸咖啡副总裁周斌和李军在微信朋友圈发布动态回击表示,联名请求信参与人几乎囊括瑞幸所有中高层业务骨干,郭谨一在全员信中是在混淆视听,进行诋毁和污蔑,并称掌握了大量郭谨一贪腐实证。郭谨一将请求信矛头指向陆正耀和钱治亚,是进行污名化的"甩锅"行为。

2020年7月,在财务造假内部调查基本完成后不久,瑞幸咖啡完成董事会洗牌,陆正耀退位,郭谨一接任CEO和董事长。

公开资料显示,郭谨一2016年-2017年担任神州租车董事长助理,因此被外界视为陆正耀的"自己人"。升任董事长兼CEO前曾任瑞幸咖啡联合高级副总裁、北京瑞吉咖啡技术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经理、执行董事。

陆正耀招揽旧部的消息同时流传。

今年1月初,在社交软件脉脉上有瑞幸员工爆出前创始人陆正耀开始率旧部创业共享空间相关项目,该项目已经持续很长时间,且意欲直接把瑞幸咖啡的技术团队挖过去,如同瑞幸当年从神州挖人一样。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对野马财经表示:"瑞幸事件孰是孰非如果没有第三方调查小组进驻的话难有定论,但是否有这样一个机构有能力把这些问题调查清楚呢?行业中类似的内讧还有真功夫等,这属于顶层设计问题,对于运营层面没有太大影响。"

倘若联名信内所提问题、郭谨一管理乱象属实,在曝光之后能够改变的话,对瑞幸未来的发展自然也是一件好事。

卷土重来未可知

自曝财务造假事件之后,瑞幸生存状况似乎比很多人想象的好。

最新财报显示,瑞幸咖啡2020年前三季度营收分别为5.65亿元、9.8亿元、11.45亿元,2020年第三季度营收较上年同期增长35.8%,预计公司2020年营收规模在38亿元到42亿元之间。

瑞幸咖啡称公司于2020年8月首次实现门店层面收支平衡,截至2020年11月,瑞幸咖啡超60%自营店实现盈利,超70%加盟店接近瑞幸咖啡要求的毛利润水平。

自营店方面,2020年前三季度数量增长放缓,新开张的门店数量分别为69家、134家和133家,关闭门店数量则分别为65家、378家和448家。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1月30日,瑞幸咖啡拥有3898家自营店和894家加盟店。

对于这一改善,朱丹蓬认为:"瑞幸通过这两年的发展,形成了良好的规模效应。它解决了新生代对于咖啡需求的痛点,产品矩阵围绕新生代的日常生活消费元素,商业模式布局是良好的。退市只是资本端的一个影响,而理性的投资者和债权方索赔,从整个时间成本到投入成本来说,不会真的逼死它。"

截至2020年11月30日,瑞幸咖啡非限制性现金及现金等价物、短期投资为51.75亿元(约7.42亿美元)。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于美东时间12月16日晚发表声明称瑞幸咖啡同意支付1.8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1.75亿元)罚金免除对其财务造假的指控,瑞幸粉单市场股价随即大涨96.52%,某种意义上表明了投资者态度。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