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大佬唐万新又被罚,“新老德隆系”17年轮回······

资本大佬唐万新又被罚,“新老德隆系”17年轮回······
2021年04月01日 21:04 野马财经

作者|资本市场部

来源|野马财经

出狱了的唐万新显然并不甘心就此放弃他熟悉的资本市场,其藏于水底试图通过控制斯太尔再复出,然监管的一纸《处罚决定书》再次将唐万新的非法行径公之于众。

唐万新再度引起媒体关注,但却不太光彩。

3月31日晚间,*ST斯太发布公告称,因财务造假及实际控制人披露不实,其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下发的《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行政处罚决定书》(下称《处罚决定书》)。

《处罚决定书》中披露,斯太尔因财务造假及实际控制人披露不实被处罚。

斯太尔在年报中声称冯文杰为实际控制人,但经查发现,唐万新、张业光、唐万川通过主导斯太尔非公开发行、与投资人约定收益分成、实际承担业绩补偿、派驻管理团队控制董事会和管理层等方式,是斯太尔的实际控制人。

证监会最终决定对唐万新、张业光、唐万川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60万元罚款。

唐万新,昔日千亿帝国“德隆系”的掌门人,其大哥唐万里主导实业,老幺唐万新主导金融,经历改革开放初期的暴富后,唐氏四兄弟成为远近闻名的大富豪,2002年,唐万新登上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第27位,2004年锒铛入狱,出狱后多次试图重现神话却又接到了一张张罚单。

利用斯太尔再复出

*ST斯太看上去是一家不太起眼的公司,股票也已于2020年7月6日起暂停上市,在资本市场更是鲜少被人关注。

直到其与唐万新联系起来开始变得备受市场关注。斯太尔的前身为博盈投资,2012年,“德隆系”众多前高管现身上市公司博盈投资,媒体报道称其为“新德隆系”。这一年,被判刑8年的唐万新已出狱。

博盈投资的前身是湖北车桥,成立于上世纪80年代,主营汽车配件,1997年有着国企背景的湖北车桥于深交所上市,后来经营不善,2002年前后,北京一家房地产公司成为上市公司大股东,此后改名“博盈投资”。不过,此后博盈投资试图转型房地产也没有成功。

其背后的实际控制人唐万新期望通过斯太尔再赚一把,开始联合众多高管财务造假进行资本运作。

除了虚增、虚减利润等行为外,在唐万新出狱那年,博盈投资公布定增方案,向宏、杨富年、王世渝、江发明和Jonathan CHU等原德隆系高管悉数出现,此后公司股价从最低3.36元/股(前复权价),一路上涨至最高13.5元/股,翻了4倍多。不久,博盈投资改名“斯太尔”。

虽然斯太尔于2015年牛市时最高涨到21.88元/股,相对最低价涨了近7倍,但是相较于唐万新曾经操盘的新疆屯河(现名“中粮糖业”)、湘火炬(已退市)、合金投资,动辄10倍甚至20倍以上的涨幅相去甚远。

《处罚决定书》中还显示,除了财务造假,斯太尔的实际控制人也披露不实。

根据斯太尔2014、2015、2016年年报显示,英达钢构为斯太尔控股股东,冯文杰持有英达钢构90%的股权,为实际控制人。然而事实证明,冯文杰只是代理人,所谓的“新德隆系”背后掌舵者仍为唐万新,只是他换了个马甲,隐藏其中,外人难窥其真面目。

然而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唐万新依然逃不开监管层的法眼。

针对此处罚,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谢连杰律师对野马财经表示,该案件属于在新《证券法》施行之前发生,一般适用从旧兼从轻原则。如果按照新证券法,实际控制人组织、指使从事信息披露违规的或者隐瞒相关事项,将处以一百万元以上一千万元以下的罚款。

1200亿帝国大佬

1964年生在新疆乌鲁木齐的唐万新,在唐氏四兄弟里排名最小。唐万新是“德隆系”的创始人,曾是资本市场显赫一时的大佬,资本运作能力倾倒众多企业家和金融人物。

1992年,唐万新、唐万里兄弟注册成立新疆德隆实业公司,注册资本800万元,日后响彻中国资本市场的“德隆系”在那一年诞生。当年下半年,唐万新雇了5000人认购新股抽签表,通过倒卖法人股完成原始积累。

两年后,唐万新注册成立新疆德隆农牧业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本1亿元,在新疆搞农牧业开发,先后投入2亿多元在新疆各地建立起4个大型现代化农场,首期开发土地10万亩之多。

此后,“德隆系”将公司战略定位由“实业投资”转向“产业整合”。简单地说,就是先控制一定数量的上市公司,然后将手头的实业装进来,并借用资本市场融来的资金,顺着公司产业发展方向大举并购、整合。

新疆屯河、合金投资、湘火炬成为当时“德隆系”旗下的三驾马车。据《财经》报道,“德隆系”曾控股、参股企业200家左右,其中含5家上市公司;在“德隆系”控制和关联的金融机构中,有7家券商、3家信托、2家租赁公司、4家城商行和2家保险公司。

由唐万新创立的“德隆系”,从地处西北边陲的小公司发展成为一个一度控制资产超1200亿元的金融和产业“帝国”。2003年,唐氏兄弟位列富豪榜第25位。“德隆系”的雪球也达到顶点,成为当时中国拥有上市公司最多、市值最大的民营资本集团。

2004年3月,“德隆系”出现资金链危机的消息在市场逐渐传开。当年4月14日,多年高位横盘不倒的德隆“老三股”开始全线跌停,德隆危机爆发。随后,“德隆系”高层曾多次奔走监管层和银行系统,试图挽救德隆大厦于不倒,但均无济于事。

2006年,唐万新因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和操纵证券交易价格罪,被判处有期徒刑8年,并处罚金人民币40万元。

德隆神话再难创

在很多人眼里,唐万新更像是枭雄一样的人物,他虽然操作手法狠辣,总是突破法律底线,但是只要能钻监管和法律的空子,成为资本大佬,总是受到一些人的顶礼膜拜。

不过,监管层并没有让这种不正之风蔓延下去,从唐万新到黄光裕,多少所谓资本大佬倒在了违法事实的面前。

事实上,自从唐万新出狱后,被称为“新德隆系”的公司何止是斯太尔一家。据野马财经不完全统计,2009年至今,“新德隆系”布局并最终成功控制包括ST中捷(002021.SZ)、*ST德奥(002260.SZ)、*ST皇台(000995.SZ)、新潮能源(600777.SH)等。

至今,这些公司中的大部分,仍然挣扎于退市的边缘,“新德隆系”正苦于如何撤退。

除了斯太尔,2014年渤海信托拿下*ST中捷控制权,渤海信托背后的李光荣是唐万新的好友,曾数次为唐万新在资金上提供帮助。此后,包括马建成、周海涛、刘昌贵和王端等“德隆系”旧部成为公司高层。

直到2018年前后,公司重组失败,这些“德隆系”旧部人马开始从ST中捷撤退。

另一家公司*ST德奥,2013年“新德隆系”公司梧桐翔宇成为伊利浦(*ST德奥)的大股东。此后,新“德隆系”通过资本运作、炒作概念,伊立浦股价一度达到百元。然业绩撑不起股价,2015年伊立浦开始亏损。此后,伊立浦麻烦不断,2019年5月,*ST德奥被暂停上市。

还有*ST皇台,2015年4月“新德隆系”入驻。彼时,新疆润信通以1亿元获得上海厚丰100%的股权,也间接成为*ST皇台的控股股东。随后*ST皇台抛出33亿现金的非公开发行预案,向新疆国鸿志翔等九位募资对象募集资金,而新疆国鸿志翔实控人张国玺,正是当年“德隆系三驾马车”之新疆屯河的前任总经理。

不过“新德隆系”入驻后,皇台酒业的业绩却是一路下滑,2016年-2018年,皇台酒业分别亏损1.27亿、1.88亿、0.95亿。2019年5月13日,连亏三年的*ST皇台暂停上市。

回顾唐万新最辉煌的时候,其旗下掌管资产高达1200亿元,“德隆系”曾控股、参股企业200家左右,其中含5家上市公司;不仅如此,“德隆系”还有庞大的金融帝国,控制和关联的金融机构,包括有7家券商、3家信托、2家租赁公司、4家城商行和2家保险公司。

只不过,这辉煌的一刻犹如过眼云烟,毕竟,白云成苍狗,时过境已迁。

原德隆欧洲地区操盘手朱家钢也曾公开表示:随着监管制度的逐步完善,已不可能再出现另一个“德隆”。

对于通过违法手段敛财的唐万新,你怎么看?欢迎下方留言讨论。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