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玉林“父女档”4闯港股!中宏控股拿项目靠协商,营收依赖客户

胡玉林“父女档”4闯港股!中宏控股拿项目靠协商,营收依赖客户
2021年04月01日 21:37 野马财经

作者|郝美平

来源|野马财经

中宏控股堪称港股“哪吒”,已经第四次递表港交所。不上市,不罢休,实控人胡玉林实力演绎“我命由我不由天”。

然而,在3次借壳闽派男装诺奇均未成功上市的情况下,诺奇于今年2月8日被港交所摘牌。中宏控股又一次发起上市冲击,不过,拿项目靠协商,营收依赖大客户,资产负债高,这一次中宏控股IPO能否如愿以偿,还需画上一个问号。

近日,中宏控股递表港交所。此前,中宏控股分别于2018年3月、2019年7月、2020年6月向港交所递表,均未如愿上市。

中宏控股是福建省的第五大建筑承包商,拥有逾二十年的建筑行业经验,在中国建筑承包商中排名第500至600之间。截至2020年底,中宏控股拥有未偿付合约价值98.08亿元的在建建筑项目。

4年坎坷上市路

中宏控股的上市还要从收购诺奇说起。2004年注册成立的诺奇,主要为25-40岁的中青年男士提供休闲类简约时尚服饰,公司总部位于泉州,由晋江人丁辉于1990年前后创办,并在2000年后迅速崛起,成为闽派男装的“一匹黑马”。

在晋江本地的品牌中,诺奇算不上特别出众,却成为内地首个在香港主板上市的“快时尚”品牌。2014年年初,诺奇在香港联交所挂牌上市,谁料,上市半年后,因公司资金断裂,老板丁辉与其妻陈瑞英被确认失联,导致诺奇陷入经营和债务的双重困境。

自老板丁辉跑路后,诺奇便开始了长达5年的停牌之路。2017年9月,诺奇进入第三阶段除牌程序,两个月后,诺奇、中宏控股与担保人胡玉林签订买卖协议,诺奇收购中宏控股全部股权,作价10.53亿港元,对应15.42亿股H股,借壳完成后中宏控股将持有诺奇71.63%的股份,最终控股股东为胡玉林。

众所周知,A股市场IPO门槛高,排队审核时间又长。相较之下,港股市场的上市门槛较低,而且港股市场长期以来壳股遍地。

就在收购诺奇之后,胡玉林就带着中宏控股着手借壳上市。从2018年开始,诺奇每年都递交一次申请,胡玉林上市的急迫之情可见一斑。

遗憾的是,2020年2月8日,停牌长达5年之久的诺奇被港交所摘牌,胡玉林的借壳上市梦未能如愿。如今,中宏控股选择自己再次IPO。

中宏控股是家族企业,股权穿透后,父亲胡玉林持股76%,两个女儿胡美萍和胡婷婷分别持股18%和6%。

中宏控股业绩增长较为稳定。2018年到2020年,中宏控股营收分别为53.13亿元、55.86亿元及57.82亿元,2019年、2020年营收增幅分别为5.14%、3.51%。净利润分别为1亿元、1.12亿元及1.19亿元。2019年、2020年净利增幅分别为11%、7.21%。

收入的连年增长,使得中宏控股的在福建省建筑承包商的排名实现晋升,从原来的第10大建筑承包商,变为福建省第5大建筑承包商。

虽然营收和利润均实现了稳定的增长,不过增速相对放缓,中宏控股也在风险提示中表示:“可能难以维持未来增长。”

此次上市,中宏控股募资资金主要用于拓展业务,具体包括为集团已承接或承诺承接的建筑项目提供资金;扩展物业管理服务的资金;在重庆市增建营运管理中心,借以扩大在国内周边地区建筑业务市场的份额等。

拿项目靠协商,营收依赖大客户

中宏控股要拓展业务,那么其如何获取项目呢?招股书显示,中宏控股拿项目的方式有3种,分别是公开招标、邀请投标、双方协商。

2020年,中宏控股公开招标中标5个项目,中标率33.3%;邀请招标中标5个项目,中标率55.6%,累计中标10个。同年,通过双方协商的方式拿到21个项目,占总项目的67.74%。

2018年和2019年,中宏控股累计中标66个和44个项目,其中双方协商拿到的项目为61个和41个项目,占总项目的92.41%和93.18%。可以说,这两年9成项目的得来靠协商。中宏控股在招股书中解释,所谓的协商,就是无需投标,通过联络客户进行商业磋商获得。

拿项目靠协商,收益靠“关系”。招股书显示,中宏控股存在大客户依赖,半数营收来自有10多年交情的大客户A集团。

2018年到2020年,来自大客户A集团的营收分别为26.24亿元、33.59亿元及28亿元,分別占其总营收的49.4%、60.1%及48.4%。另一大客户(即客户B集团)则贡献营收占比15.8%、5.4%及3.0%。

而來自前五大客户的营收为43.35亿元、43.12亿元及43.4亿元,占总营收的81.6%、77.2%及75.1%。

5大客户占八成左右的营收,客户集中问题不容忽视。中宏控股也意识到了其中风险。招股书中提到,“如果不能自该等客户获得新项目,或不能自其它客户处获得类似水平业务,则经营业绩、盈利能力及增长前景可能受到不利影响。”

应付款项高,中宏“钱紧”

因为获取项目主要依赖双方私下协商,所以不能清楚看到中宏控股的核心竞争力。不过,从目前的财务数据看,中宏控股的盈利能力低于同行。

近3年,中宏控股的毛利率为3.7%,低于之前曾递表的中天建设8%的毛利率。中宏控股也坦言,公司平均毛利率整体低于主要竞争对手。

私人住宅项目是中宏控股收入的主要来源,而且这部分的收入占比逐年攀升。报告期间,中宏控股营收中分别约93.78%、97.61%及93.04%来自住宅建筑项目。

因为融资渠道有限,中宏控股资金来源主要依赖借款,2020年累计向银行借款9486.8万元。

截至2020年底,中宏控股流动负债63.86亿元。在流动负债中,应付贸易款及应付票据50.04亿元,占比在七成以上。手握现金及等价物2.3亿元,而一年内到期的应付类账款约42.34亿元,现金及现金等价物难以覆盖,还有40亿的资金缺口。

“中宏“钱紧”,不容乐观的是,中宏控股的全资附属公司宏盛建设是其建筑业务的运营主体。然而,宏盛建设深陷诉讼纠纷与行政处罚中。

爱企查显示,福建宏盛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的自身风险多达600起,诉讼案件主要包括施工合同纠纷、买卖合同纠纷等。此外,宏盛建设还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曾被法院4次列为被执行人。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