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事长成“孤家寡人”?迅游科技“内斗”再起

董事长成“孤家寡人”?迅游科技“内斗”再起
2021年04月02日 17:46 野马财经

作者|冯伟康

来源|野马财经

迅游科技高管“内斗”上演续集

《中国合伙人》里说,“千万别跟最好的朋友合伙开公司。”这句话如同一道“魔咒”,迅游科技(300467.SZ)再次进行了验证。

时隔一年半,迅游科技再次发生高管内斗,9名董事会成员中,有8名董事赞成罢免公司董事长章建伟,而章建伟成了“孤家寡人”,身旁无一人支持。

3月30日,深交所向迅游科技下发了关注函,要求公司说明罢免章建伟的原因及合理性、公司实控权是否稳定等诸多情况。

两次罢免交锋

3月25日,迅游科技公告称,公司董事会审议通过了《关于免除章建伟先生公司董事职务的议案》,议案中称,章建伟作为董事长缺乏业务理解、长期缺席管理。

除了章建伟本人,其余8名董事,都投了赞成票。章建伟反对的理由是,“罢免理由毫无根据、系个别董事为私利之举”,他为自己澄清,“本人任期内勤勉尽责合法合规,对本人罢免势必影响上市公司稳定、合规及股东整体利益。”

资料显示,迅游科技2015年5月登陆A股资本市场,彼时章建伟、袁旭、陈俊三人为实际控制人,章建伟是上市公司的创始人之一,自上市以来一直担任公司董事长。但如今,袁旭、陈俊已经和章建伟反目成仇,这二人就是此次提议罢免章建伟的牵头人。

早在2019年9月5日,袁旭、陈俊便首次向董事会提议免除章建伟的董事长职务,同时提议袁旭出任公司董事长,最终均以4票同意、3票反对通过。二人给出的理由为,相比章建伟,袁旭同样是公司创始人之一,具备丰富的互联网经验,深入公司经营管理,对公司发展有清晰思路。

章建伟果断反击,向董事会提议罢免袁旭总裁职务、自己兼任总裁。其理由为,袁旭提供材料显示其与公司并购标的实控人存在非经营性大额资金往来,涉嫌从公司对外投资中谋取私利,损害公司和其他股东的合法权益,涉嫌故意侵害公司利益的行为及违反忠实义务。

不过投票结果均为1票同意、6票反对,未获通过。

之后,袁旭提请于2019年10月28日召开股东大会审议罢免董事长议案。

事情进展却未等到股东大会“宣判”的时候。2019年10月8日,袁旭、陈俊向监事会提交新方案,提议罢免章建伟董事职务,选举吴敏为董事,然而新方案也未能成行,10月21日,袁旭和陈俊将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的提议和新方案提议同时提出撤回。

在深交所的问询下,迅游科技称章建伟、袁旭、陈俊三位实控人就公司治理、大股东质押纾困、管理层新老交替等相关事宜进行了充分交流。

至此,迅游科技“内斗”似乎已息事宁人,谁知一年半后的如今,纷争又起,同样是一方提议罢免董事长,章建伟再一次予以反击,提议罢免袁旭董事职务,不同的是,如今章建伟身边,已无一人支持。

迅游科技将在4月9日召开公司2021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相关议案。

对于高管“内斗”相关情况,野马财经联系迅游科技证券部,对方未予以回应。

16年创业伙伴终反目

章建伟和袁旭在2005年就开始组成团队进行互联网领域的创业,章建伟创设蓝月科技的同时,袁旭也随即加入,而蓝月科技是迅游科技的前控股股东。

2008年,两人与合作伙伴陈俊共同创立迅游科技;2015年,迅游科技登陆创业板。依靠网游加速器概念,一度出现19个涨停,最高价曾高达297.3元/股。

章建伟出生于1974年,相较袁旭、陈俊年长,一度是二人的“老大哥”,一直担任公司董事长职务,袁旭自2011年起一直担任公司总裁职务。迅游科技上市之前,三人签订了一致行动人协议,一起成为了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

互联网加速服务是迅游科技核心业务,对营收的贡献通常占据70%以上,具体来说,主要依靠“迅游网游加速器”和“迅游手游加速器”两款产品,分别对应主机游戏和手游的网络优化服务,毛利率达到60%以上。

为拓展业务,迅游科技通过并购丰富收入来源,先后以2.17亿元收购雨墨科技13.4%的股权、1亿元收购逸动无限18.18%股权、27亿元收购狮之吼的全部股权。对于狮之吼的高溢价收购,给迅游科技带来商誉22.7亿元。

在上述标的未达成业绩承诺后,迅游科技不得不连续计提商誉减值,导致公司年度巨额亏损。据其年报数据显示,迅游科技2018年和2019年分别净亏损7.9亿元和11.9亿元,两年合计亏损近20亿元,而这两年的营收分别仅为7.31亿元和4.84亿元。

迅游科技几次寻求资金援助,在2019年6月和8月先后拟向浙数文化和成都高新出资集团有限公司转让股权,不过都宣告终止。

直到2020年1月,迅游科技终于等到了“白衣骑士”。

去年1月16日,迅游科技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实控人章建伟、袁旭和陈俊与贵阳市大数据产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数据集团”)签署了《纾困暨投资协议》。

9月7日,袁旭和陈俊又和大数据集团签署《表决权委托协议》,将手中股份对应的表决权不可撤销地委托给大数据集团行使,持有公司18.66%的表决权,上市公司控股股东随即变更为大数据集团,实控人变更为贵阳市国资委。

值得一提的是,章建伟不参与本次纾困方案,三人由此签署了《之解除协议》,结束了自2011年开始的一致行动人关系,此后,大数据集团和袁旭、陈俊三方保持一致行动人关系。

截至2020年12月18日,章建伟持有迅游科技6.58%股份,袁旭与陈俊合计持有17.57%股份。

然而没等到“白衣骑士”出现矛盾就已爆发。

在2018年业绩下滑、股价大跌的压力下,三位创始人高比例质押爆仓风险加剧,被动减持、补充质押轮番上演。

有福能同享,有难不同当。章建伟诉袁旭借款合同纠纷,法院采取诉前财产保全措施,于2019年8月将袁旭所持公司9.78%股份全部冻结。

这也拉开了“内斗”的序幕,出现了董事会议案交锋的戏码,在一年半的偃旗息鼓后,双方再度交手,相似的是,章建伟始终处于劣势,几天后的股东大会翻盘希望渺茫。

内忧外患何解?

1月29日,迅游科技预计公司2020年将实现净利润3000万元至4000万元,扭亏为盈。不过,其中很重要的原因是,因并购狮之吼形成的商誉和无形资产初步预计2020年不计提资产减值损失。

在这背后,是迅游科技主营业务网游加速器的尴尬境地。在早年网络状况差的情况下,网游加速器的优化服务很大程度上提升了玩家的体验,成为不可或缺的帮手。然而,随着网络基础设施的完善,玩家本身具备的游戏条件足够优秀,网游加速器逐渐成为“鸡肋”。

资深产业时评人张书乐向野马财经表示:“早在端游时代,由于服务器速度、网速的不稳定,推动了加速器的兴起,而随着网络设施的完善和4G、5G的相继普及,以及游戏厂商自身在运营上维护能力的提升,使得玩家对加速器的需求降低。”

同时,市面上竞争对手越来越多,一眼望去,迅游加速器要面临数款同类竞品,其中不乏网易UU加速器、腾讯网游加速器等大厂产品。

在华为应用市场及OPPO应用市场上搜索加速器,迅游手游加速器已不是“霸主”了。

如在华为应用市场中的数据显示,网易出品的UU加速器在同类产品中安装次数最高,达9390万次,其次是biubiu加速器,有7544万次安装,迅游手游加速器仅有4478万次安装,紧随其后的还有腾讯加速器等产品。在OPPO应用商店中,排名情况基本一致。

此外,作为网络优化服务,其加速效果很大程度上还是依赖网络本身的状况。在黑猫投诉网站上,不乏“没有用”的相关投诉。

而迅游科技并购上也一路坎坷,在高管“内斗”再起波澜的情况下已到了内忧外患的处境。迅游科技股价连续下跌,截至4月1日收盘,股价为11.51元/股,市值仅剩23.39亿元。

曾经的“网游加速第一股”将往何处去,恐怕难有人给出答案。你看好迅游科技的发展吗?欢迎在下方留言讨论。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