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 |实锤爱尔眼科违规治疗干眼症,百亿营收有多少靠违规?

独家 |实锤爱尔眼科违规治疗干眼症,百亿营收有多少靠违规?
2021年04月26日 13:43 野马财经

“眼科茅台”用无资质器械治疗干眼症?

4月22日晚间,处于舆论漩涡的爱尔眼科发布了2020年报及2021一季报,令人意外的是,业绩并未受太大影响。2020年实现营收119.12亿元,同比增长19.24%;归母净利润17.24亿元,同比增长25.01%。

今年一季报业绩也很亮眼。实现营收35.11亿元,同比增长113.9%;实现归母净利润4.84亿元,同比增长509.88%,远高于去年同期。

这个财报季,爱尔眼科身处舆论漩涡,去年12月31日,“抗疫医生”艾芬在爱尔眼科治疗白内障,右眼却几乎失明。随后,艾芬选择在微博上公开事件,引发广泛关注。爱尔眼科1月4日开盘即遭遇新年“开门绿”。4月23日爱尔眼科报70.63元/股,上涨10.97%,相比今年2月92.69元/股的高位,市值蒸发约900亿元,目前市值2911亿元。

与艾芬的医疗纠纷未了,爱尔眼科又被曝出违规治疗干眼症……

01 无资质器械治疗干眼症?

“干眼症治疗”是爱尔眼科近年来盯上的新蓝海,从广告和宣传的投放上面也可以看出爱尔眼科对这一业务的重视。

去年10月,爱尔眼科角膜病研究所发布《国人干眼多中心大数据报告》,强调“我国每5人中就有1人患干眼”。

但值得一提的是,去年末常山药业刚因宣称“1.4亿国人阳痿”被认定信披违法,被证监会处罚。

“干眼治疗市场利润很高,而且干眼治疗像按摩,对患者有成瘾性,逐渐有流行趋势,但许多缺乏资质的厂家混杂其中,目前行业草莽发展,比较乱。”从事医疗器械行业的李毅伟告诉野马财经。

天眼查显示,爱尔眼科投资了广州达美康医疗器械有限公司,后者是韩国品牌路创丽的中国区代理。

李毅伟向野马财经透露,路创丽的产品进入了爱尔眼科多家医院,如路创丽公司生产,授权广州达美康销售的设备Solari强脉冲光治疗仪,其适用症范围仅有仅有治疗痤疮和面部血管扩张,原本是医美器械,却被用于治疗干眼症,涉嫌违规。

在爱尔眼科和达美康官方网页,也曾出现路创丽强脉冲光治疗仪用于治疗干眼症的宣传。

野马财经致电广州达美康,询问路创丽强脉冲光治疗仪是否具备治疗干眼症资质,对方称之后会有专人回复,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野马财经还就艾芬纠纷事件和路创丽仪器资质问题联系爱尔眼科证券部,截至发稿也未获回复。

在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官网,野马财经查询到了路创丽强脉冲光治疗仪的备案信息,适用范围为痤疮和面部毛细血管扩张。

据《医疗器械监督管理条例》第四十条规定,医疗器械、使用单位不得经营、使用未依法注册的医疗器械;第六十六条明确规定,医疗机构使用未依法注册的医疗器械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药监局管理部门责令改正并没收违法使用的医疗器械, 最高可处以货值金额 10 倍的罚款,情节严重的可责令停产停业。

一位医疗行业人士告诉野马财经,在强脉冲光治疗干眼逐渐得到行业认可之时,一些原本经营强脉冲光医美产品的厂家和医疗机构,在没有向药监部门申请增加眼科疾病适应证许可的情况下。为了利益大举进入干眼症治疗行业,实为违规超适应证应用。他说:“强脉冲光在光损伤和光老化相关的皮肤病治疗领域已是成熟技术,但应用于眼科,甚至直接作用于睑板腺对应的上下睑,理应重新评估其危险性”。

工商信息显示,路创丽北京办事处已于2019年注销,野马财经来到其注册所在地霄云路现代汽车大厦,工作人员却表示,自己在这里上班6年,从未见过这家公司的人。

02 引发投资者担忧

值得注意的还有,艾芬医生与爱尔眼科的医疗纠纷的最新进展还牵出爱尔眼科涉嫌“骗取医保资金”等问题。

4月20日,武汉爱尔眼科医院再次发布通告,就患者艾芬对白内障诊疗过程提出的质疑做出回应:患者艾芬有手术适应症、无禁忌症,手术顺利、成功;术后5个月发生的视网膜脱离与白内障手术无直接关联。

此时距离该起医疗纠纷发生已逾百日。

4月21日上午,她发微博指出武汉爱尔眼科医院的“十二大不实之处”,包括是否做了眼底检查 ,爱尔向相关部门提交的什么资料,照片鉴定和鉴定机构选择等问题。

今年四月以来,艾芬除了个人维权之外,还在微博持续指控爱尔涉嫌“骗保”。根据爱尔眼科前员工桑林的说法,爱尔销售模式包括:把视力写低、车接车送、义诊、贫困证明、转介绍等方式,艾芬据此质疑:“爱尔披着慈善的外衣,喊着免费的口号,吸引大量社区和农村老年患者,盖了很多非贫困的贫困章子,骗取了大量国家医保基金。我担忧的是:这种违法行为如果不得到遏制并继续从中获利,会让更多其他的医院效仿。”

而此时爱尔眼科发布公告回应纠纷,艾芬认为或是想分散其注意力。

“我的核心诉求不是我个人诉求,而是我作为一个医护人员,对自己在爱尔的经历感到触目惊心和痛心,爱尔不合规的地方太多,希望能够上级部门对其进行整改。”艾芬对野马财经表示。

此前艾芬实名举报湖北爱尔眼科总院事宜被武昌区卫健局受理,但因被当成信访,自己未要结果,艾芬表示下一步将会向湖北省卫健委举报。

此外,众多出现医疗纠纷的患者也持续在艾芬微博下留言评论。

在公开互动平台,不少投资者据此对爱尔眼科发问:“如何处理医疗事故?”、“绩效考核是否只看手术量?”……

纵使业绩大好,可频繁出现的医疗纠纷还是让部分投资者为爱尔眼科担忧,爱尔眼科靠并购高速发展的模式受考验。

03 并购扩张带来管理问题

作为世界最大眼科医疗机构,爱尔眼科在市场上有“眼科茅台”之称。2009年上市至今,爱尔眼科的市值从不足40亿元,一度狂飙到3200亿元,累计飙涨近80倍。近一年来,公司市值已经猛增超2000亿元。

登陆A股的头几年,爱尔眼科主要通过自有资金或在股票市场公开募资来完成新建或收购医院,平均每年新增约7家眼科医院,发展还算平稳。

2014年之后,爱尔眼科的发展策略发生了重大转变,开始高速扩张。

数据显示,2014年至2017年,爱尔眼科累计通过基金并购医院数量超120家,平均每年新增40家。截至2020年11月30日,爱尔眼科和并购基金旗下在大陆地区已开业医院已经有434家,门诊部118家。

目前,爱尔眼科在全球范围内拥有3家上市公司、600余家眼科医院及中心。此次事件爆发前的2020年12月31日,公司市值突破3087亿元,位列创业板第四。2020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中,爱尔眼科创始人陈邦以1047.6亿元财富蝉联湖南首富。

高速发展带来一系列管理等问题。

“爱尔眼科的出发点没有问题。”,医药行业战略专家史立臣对野马财经表示,“但是,资本投入是需要回报的。这就引发了民营医药想尽办法去赚钱,医生的本位和患者的安全就刨除在外了,整个就是向钱看了。”

他进一步指出,爱尔眼科“数量发展很快,但医生的能力、资质、资源以及内部的管理、监管等层面,就可能出现一些问题。比如这个事情,如果他们(武汉爱尔眼科)一开始承担责任,不就没事了吗?当事的院长想撇清责任,反而让事情闹大了。”

“爱尔眼科很像是‘莆田系’的翻版,除了知名度不如“莆田系”之外,其他基本如出一辙。” 知名经济学家宋清辉也有此观点。

高速发展,年营收破百亿的爱尔眼科,该慢下来考虑长远之道了。如果发展是以违规为代价、以口碑为代价、以品牌为代价,无异于杀鸡取卵。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