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龄宝“95后”董事长交出成绩单,背后浮现“先锋系”密友

保龄宝“95后”董事长交出成绩单,背后浮现“先锋系”密友
2021年04月29日 20:15 野马财经

作者|刘钦文

来源|野马财经

别人家的“95后”已经执掌了上市公司,你呢?

在现代人美味与身材想要兼得的状况下,代糖需求被催发,而代糖概念股也在过年一年经历了一番过山车般的经历。

4月29日,代糖龙头保龄宝(002286.SZ)发布年报,疫情下也并未影响其业绩上扬,2020年保龄宝实现营收20.54亿元,同比增长13.82%,实现净利润4986万元,同比上涨41.52%。

然而业绩的良好情况并未反映到二级市场上,4月29日保龄宝报收10.86元/股,跌幅达3.55%。

回顾2020年一年,保龄宝的股价可谓坐了次过山车,从2020年2月的最低个位数5.36元/股涨至2020年8月的最高25.77元/股,到近日回落至10元区间。

野马财经注意到,在保龄宝的业绩与股价波动下,其背后的实控人早已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创始人刘宗利不再拥有实际控制权,取而代之的,是和“先锋系”有过屡次合作的港股资本大佬戴昱敏一家。

代糖龙头被减持

保龄宝始建于1997年,主要从事功能糖的研发、制造及方案服务,与可口可乐、百事可乐、伊利、蒙牛等饮品企业均有合作。

其主要生产的产品包含低聚糖、果葡糖浆、赤藓糖醇及其他淀粉糖等,其中赤藓糖醇是所有糖醇中唯一利用微生物技术生产的一种天然零热量甜味剂。也因此成为元气森林等主打无糖低糖产品的原料之一。

▲图源保龄宝官网

“在全球低糖减糖趋势的带动下,及国内以元气森林等为代表的无糖低糖饮品热销的影响,公司赤藓糖醇以天然、零热值、不参与血糖代谢、较高耐受量及酸热性能稳定等特点,受到市场的高度关注,产品销售连续多年保持了较快增长。”天风证券在保龄宝研报中指出。

这一点在财报中也有所验证,2020年在疫情影响下保龄宝的业绩依旧稳步增长。根据其2020年年报显示,2020年保龄宝实现营收20.54亿元,同比增长13.82%,实现净利润4986万元,同比上涨41.52%。

供不应求,价格上涨。4月12日,保龄宝发布公告表示,受市场对代糖产品需求旺盛影响,公司赤藓糖醇产品出现供需两旺,同时因玉米等原料价格上涨,公司按照市场及供需情况,对赤藓糖醇产品进行适当提价。

“元气森林的事件对代糖企业的发展影响还是比较有限的,关键还是看国家的政策,如果零添加、零糖等字眼被禁止,对这个产业可能会产生非常大的影响。”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对野马财经表示。

发展势头看似一片良好的保龄宝却多次遭遇股东减持,2020年7月起,保龄宝第三大股东宁波趵朴富通资产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多次减持,所占比例从14.18%降至10.33%。

保龄宝的创始人、原实际控制人刘宗利也于2017年与永裕投资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将自身的3231.72万股转让给永裕投资。

转让股份后的刘宗利仍为保龄宝的第一大股东,但刘宗利似乎对做董事长并不感兴趣,《股权转让协议》的同时,刘宗利还与薛建平、杨远志、王乃强三位股东免费给永裕投资赠送了一份礼物,将合计持有的保龄宝4722.76万股股份的表决权委托给永裕投资,共计占保龄宝股份总额的12.79%。

表决权委托完成后,永裕投资虽为第二大股东,却拥有了实际控制权,而刘宗利则借势“退休”。

永裕投资到底是什么来头?为何刘宗利如此放心将保龄宝交给永裕投资?根据企查查显示,永裕投资的股东仅有一位为戴斯觉,间接持股的公司基本都与保龄宝相关。

野马财经深入后发现,戴斯觉的来头也不小。

26岁董事长入局

A股市场上,有以“翻墙”引起关注的董事长,也有因”投毒”引起讨论的高管关系,而戴斯觉引起关注,则是因为“年轻”。

已经成为上市公司董事长的戴斯觉出生于1995年1月,年仅26岁。

根据简历显示,戴斯觉毕业于英国曼彻斯特大学,金融经济学理学硕士学历,中国香港居民。2016年至今历任北京永裕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永裕投资”)董事长兼总经理,中华金融并购基金管理公司董事,欧邦琪全球控股有限公司董事。

也许你已经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称,永裕投资。戴斯觉正是永裕投资的唯一股东,他通过永裕投资间接持有保龄宝4727万股,占保龄宝总股本的12.8%,为保龄宝第二大股东。

▲图源企查查

2021年3月25日,戴斯觉正式成为保龄宝的董事长,4月14日,保龄宝发布公告,表示法定代表人也正式变更为戴斯觉。

根据企查查显示,永裕投资注册资本15亿元,实缴资本为6.62亿元。一位如此年轻的董事长何来这么多的资本?野马财经发现,永裕投资曾经的监事为邓淑芬,而邓淑芬正是戴斯觉的母亲。

由于永裕投资早于2017年便取得了保龄宝的实际控制权,而在戴斯觉正式接管保龄宝之前,其实际控制人及董事长便是戴斯觉的母亲邓淑芬。戴斯觉的入场自然也伴随着其母亲的退场。

除了帮自家儿子经营公司,取得控制权的过程更少不了母亲的帮助。2017年的《股权转让协议》永裕投资支付现金约为5.42亿元。

这笔5.42亿元均来自邓淑芬对戴斯觉的借款,该借款未约定还款期限和利息,未提供担保。

同时永裕投资的法人股东还曾出现过中国木材(集团)有限公司的名字,而中国木材(集团)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曾为戴斯觉的父亲戴昱敏。

江西资本大佬戴昱敏的名字或许正是刘宗利放心将保龄宝交给戴斯觉的原因。

戴氏家族转战A股?

戴昱敏,在港股资本圈一直十分低调,却又常常出现在各类大佬的资本局中。

公开资料显示,戴昱敏目前为中国再生医学集团有限公司(8158.HK)的股东,还是华商集团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其妻子邓淑芬为上海中生医学的股东兼监事,曾是华商集团的副董事长,目前关联企业有8家,包含金融、传媒等行业,其中中木传媒有限公司为华商集团全资子公司。

而戴斯觉的兄弟戴斯聪、戴思祺也在这几家公司或多或少地担任着董事、高管等职务。

野马财经穿透后发现,戴昱敏、邓淑芬与大名鼎鼎的“先锋系”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中国融资租赁有限公司”原名中国计算机租赁有限公司,“先锋系”实控人张振新收购后用于融资租赁业务、租赁业务、向国内外购买租赁资产等业务。

而根据企查查显示,戴昱敏至今仍担任中国融资租赁的董事,并通过中经控股有限公司间接持有中国融资租赁15.07%的股份。中经控股有限公司目前由戴昱敏100%控股。

▲图为戴昱敏 来源北京江西企业商会官网

前面提到了永裕投资的法人股东曾为中国木材集团有限公司,中国木材集团有限公司与中国融资租赁、中经控股共同持有盈华融资租赁有限公司的股份,而盈华融资曾多次出现在“先锋系”上市公司的公告中。

目前中国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中国木材集团有限公司中仍有戴昱敏、戴隆祥等戴家人的身影。

除此之外还有先锋集团旗下三大上市公司之一,弘达金融控股(1822.HK)。

戴昱敏曾任弘达金融控股总裁,另外华商租车有限公司持股宏达金融51.38%为最终控股方,而邓淑芬与刘江媛作为华商租车有限公司股东,为宏达金融控股的实际控制人。

“证券合规让‘先锋系’面临巨大调整,使得原本业务发展大打折扣,加上区块链这方面的爆雷还有自身业绩的下滑,还有实控人张振新的意外死亡等因素加起来,‘先锋系’崩盘是注定的事。” 北京市康达(广州)律师事务所律师吴越表示。

随着“先锋系”的崩盘,人人都急于撇清关系,宏达金融也悄悄改名,于2020年9月更为中木国际有限公司。

先锋集团至今仍有数百亿的债务悬而未决。其崩盘让不少投资者深陷泥沼,而戴昱敏一家却早已悄然离场成功抽身,此前主要在港股市场的戴昱敏一家随着保龄宝的入主,似乎正慢慢将资本版图拓向A股市场。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