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首富”换人,宁德时代能否帮曾毓群笑到最后?

“香港首富”换人,宁德时代能否帮曾毓群笑到最后?
2021年05月06日 20:08 野马财经

作者丨资本市场部

来源丨野马财经

宁德时代连年上涨,曾毓群超李嘉诚

“五一”假期热闹非凡,除了各地摩肩接踵的旅游场景,宁德时代(300750.SZ)实控人曾毓群超过李嘉诚成为“香港首富”,更是各大媒体争相报道的对象。

根据福布斯实时富豪榜,曾毓群以345亿美元的身价超过李兆基和李嘉诚,一度跻身“香港首富”。不仅如此,根据“e公司官微”报道,宁德时代共有9位高管和早期投资者的财富达到10亿美元以上,拥有的亿万富翁的数量也超过谷歌和Facebook等科技巨头。

作为全球动力锂电池巨头,宁德时代上市以来股价连年上涨,更是在2020年大涨230.67%。即使是跌宕起伏的2021年,宁德时代依然上涨近10%,市值一度超过9900亿元,距离万亿仅一步之遥。截止5月6日,宁德时代以384元/股收盘,市值8945亿元。

▲宁德时代股价走势    来源:通达信

新能源车的赛道越发拥挤

美团王兴曾爆料,曾毓群办公室挂着“赌性更坚强”这幅字。曾毓群直言:光拼是不够的,那是体力活,赌才是脑力活。这里的“赌”是看准产业方向。宁德时代成立十年就挑战万亿市值,帮助曾毓群拿下“香港首富”。目前看来,曾毓群确实赌对了。

1989年,曾毓群在从上海交大船舶工程系毕业后,仅在福建一家国企工作三个月,就辞去“铁饭碗”南下,进入广东一家电子厂做工程师。十年后,曾毓群在香港成立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Amperex Technology Limited,简称ATL)。

2011年,曾毓群看到车载动力电池业务的商机,二次创业,将ATL的汽车动力部门剥离出来,在家乡福建宁德成立宁德时代,专注于电动汽车、储能锂离子电池系统的研发和生产。

▲来源:宁德时代官网

2012年华晨宝马决定与宁德时代展开合作,宁德时代的技术得到认可。随后政府补贴和国有资本涌入宁德时代,帮助宁德时代赶上2014年开始的新能源车热潮。2015年,宁德时代的全球出货量已超越两家韩系电池企业,达到了全球第三,仅次于松下和比亚迪,研发人员数量以及锂电专利申请数位居全球前列。

2017年,宁德时代动力电池销量成为全球第一。2018年,电池界“独角兽”宁德时代在创业板上市,成为资本市场上的一匹“超级黑马”,并且在2018和2019年的动力电池销量上继续蝉联全球第一。

伴随着宁德时代的上市和快速发展,曾毓群的身价也水涨船高。在《胡润2018百富榜》上,曾毓群以“黑马”之姿首次进入福建富豪榜便位列第二,身价400亿元。2020年曾毓群以760亿身价成为福建区首富,位列《2020中国最富1000人榜》的第30位。

新能源车的好日子还没结束。

在各国确定燃油车退出时间表后,我国提出碳中和与碳达峰为新能源车行业再添一把火。虽然经历了2020年上半年的低迷,但在政策刺激下,7月开始我国新能源车产销恢复,全年新能源车累计销量同比增长10.9%,达到136.7万辆。这也帮助宁德时代逆转年初的颓势,再次成为全球第一。

▲来源:平安证券研报

不仅我国,现如今环保已是全球共识。在欧洲最严碳排放标准、补贴政策、税费减免政策的共同推动下,欧洲老牌车企加快电动车型投放,销量大增。根据欧洲汽车制造商协会数据,2020 年欧洲30国实现新能源乘用车注册量136.4万,同比增速达到143.8%

不过,在新能源车这一确定的好赛道中,宁德时代的地位并不稳固。2020年全球动力电池装机格局中,LG化学来势凶猛,当年装机量同比大增152%,市占率仅落后宁德时代3个百分点,上半年甚至一度反超宁德时代;松下则以约18%的份额位居第三。

▲来源:兴业证券研报

即使在国内,宁德时代以近50%的份额稳居第一,也仍面临着松下、LG化学等竞争对手的觊觎。

在2019年底,松下创业百年纪念会议上,松下掌门人津贺一宏曾发表过一个多小时的演讲和圆桌讨论,核心即如何在中国“开疆扩土”。韩国动力电池巨头SK、LG化学、三星SDI等也都对中国市场虎视眈眈。

同时,伴随着补贴退坡和特斯拉的鲶鱼效应,国内新能源车行业竞争越发激烈。除了比亚迪、吉利、上汽等老牌车企和蔚来、小鹏、理想为代表的造车新势力,小米也高调宣布造车,近来又传出OPPO造车的消息。

此时,日韩动力电池巨头对中国的布局给车企带来了更多选择。比如2019年3月,吉利汽车集团总裁、CEO安聪慧就曾对外透露,吉利将选定第二家电池供应商,用作备货供应商。该供应商为日韩企业,双方将会采取合资方式。

而且国内的竞争对手也没有放弃追赶。比如奔驰入股孚能科技;大众入股国轩高科;比亚迪电池外销也早已开始,比亚迪汉的成功更是让刀片电池声名鹊起。

狭路相逢勇者胜

在竞争对手摩拳擦掌的同时,宁德时代倒是没有坐以待毙。早在2017年4月,曾毓群就曾发布致全体员工的公开信:《台风来了,猪真的会飞吗?》。在信中,曾毓群要求那些洋洋自得,躺在温室之上的员工,警惕政策壁垒放开后的残酷市场环境。

宁德时代曾在招股书中直言,“产能不足是公司的竞争劣势之一。”尽管一直在扩充产能,但仍难以满足快速增长的市场需求。而相比比亚迪拥有整车、锂电池、储能、电子制造等多种业务,产业链单一也是宁德时代的一大命门。

过去,宁德时代主要是通过与下游车企进行绑定来巩固自身地位。但伴随着行业竞争白热化,这么做已经远远不够。

于是,2020年,宁德时代做了两个重要决定。

当年7月,宁德时代发布200亿定增计划,引入高瓴资本等明星机构和本田,所募集资金将用于扩充产能,三个项目扩建产能为52GWh。针对质疑,宁德时代解释道,电池系统新增产能建设通常需要2-3年的建设期,动力电池业务需前瞻性布局产能建设和技术研发,以满足市场需求。

▲来源:宁德时代公告

这是其一。其二,宁德时代于8月11日公告,拟以不超过190.67亿元,围绕主业,对产业链上下游优质上市公司进行投资,以进一步加强产业链合作及协同,提高资源利用效率,提升公司市场竞争力。

这还没完。今年4月28日,宁德时代再次发布《关于开展境内外产业链相关投资的公告》,同样拟以不超过190亿元,围绕主业,以证券投资方式对境内外产业链优质上市公司进行投资。并强调资金来源为公司自有或自筹资金,不涉及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及2020年非公开发行股票的募集资金。

账面现金充沛,行业估值存忧

出手如此阔绰,除了竞争倒逼,强大的资金实力也很重要。

2020年,宁德时代营收和归母净利润分别同比增长9.9%和22.43%,达到503.19亿元和55.83亿元。2021年一季度更是分别同比增长112.24%和163.38%。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其现金流表现。

根据兴业证券研报,宁德时代近三年收现比持续大于1,净现比也分别达到 292%、261%、325%。而且账面现金684.2亿元,账面现金与交易性金融资产、衍生金融资产合计730亿元。对应的,短期借款、长期借款和应付债券合计为268亿元。

▲来源:兴业证券研报

不过,在经过去年新能源车行业的大涨之后,行业估值偏高的言论也不断涌出。

被称为“最良心基金经理”的杨东,在年初通过其旗下宁泉资产表示,虽然看好光伏、电动车、储能的巨大发展前景,但并非对所有新能源技术和行业发展都乐观。虽然个别企业可以通过时间来化解估值,成为真正的王者。但大多数被爆炒的新能源股票恐怕未来只能以股价的大幅下跌来消化估值。

兴全基金的董承非在近期也表示,技术上,无论是铁锂还是三元路线,这个行业可能还要颠覆一次。

所以,在主业面临激烈竞争的同时,拟通过证券投资方式对境内外产业链优质上市公司进行投资的宁德时代,可能会面临比较大的不确定性。

群雄环伺,曾毓群的赌局还在继续。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