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葛兰不断加仓,长春高新打破“投资不过山海关”魔咒?

获葛兰不断加仓,长春高新打破“投资不过山海关”魔咒?
2021年05月15日 12:08 野马财经

作者丨张贺

来源丨野马财经

葛兰无视利空,连续四个季度加仓。长春高新的两把剑有多锋利?

葛兰连续四个季度加仓

投资领域,或多或少都听过“投资不过山海关”,曾经的长生生物、辉山乳业确实让投资者血本无归。但有一家企业,虽然去年曾经受二股东消极言论影响,股价重挫,还因此收到关注函。但仍是投资者眼中的香饽饽,在2019、2020年分别上涨157.51%和101.3%之后,今年又延续了上涨势头。

这家公司是长春高新(000661.SZ),一家主营医药业务的长春市地方国企。

在长春高新的投资者中,中欧医疗健康不得不提。作为国内规模第三的混合型开放式基金,自2016年9月成立以来,中欧医疗健康净值增长了254.71%(2021年一季报),其掌舵人葛兰也被称为“医药女神”。

资料显示,中欧医疗健康已连续4个季度加仓长春高新,持股从2020Q1的82.67万股逐步增加至2021Q1的579.03万股(2020Q2长春高新曾每10股送10股)。

吸引葛兰持续加仓,长春高新的魅力在哪?

手握生长激素和疫苗两把利剑

在中欧医疗健康的年报和季报中,葛兰多次强调长期看好创新药产业链。在其持仓中,CRO/CDMO等医药外包服务环节、疫苗、创新药企业确实占有很大权重。其中,长春高新在一季报中净值占比位列第三,仅次于CRO龙头药明康德和“眼茅”爱尔眼科。

前文提到长春高新曾因二股东的言论,股价大跌并收关注函。事件主角金磊,其身份不仅仅是二股东,还是长春高新子公司金赛药业总经理。其在机构调研会上发表的“减持”、“同比下滑”等相关言论,经部分媒体解读后,引来深交所关注函。

▲来源:长春高新公告

尽管长春高新在回复深交所的公告中对以上言论做了说明,但其影响却反映了金赛药业的重要性。事实上,金赛药业确是长春高新的一把利剑,也是投资者看好长春高新的重要原因。

年报显示,金赛药业的主要产品包括生长激素系列产品和促卵泡素产品等,业务覆盖生殖、肿瘤、自身免疫、神经系统、代谢疾病等领域,是国内的生长激素龙头,2019年国内市占率约79%。2019年,长春高新资产重组,对金赛药业持股达到99.5%。

▲来源:东方财富证券研报

从年报数据来看,2015-2020年金赛药业营收和净利润的年均复合增速分别为40.44%和48.51%,净利润增速高于营收。长春高新给交易所关注函的回复中提到,在2019年重组完成后,金赛药业营收和归属净利润在合并报表中占比分别提升至65.39%和83.93%。

▲来源:长春高新年报

成立于2004年的疫苗企业百克生物,是长春高新另一家控股药企,主要产品是水痘疫苗、狂犬疫苗和冻干鼻喷流感疫苗,另外还有带状疱疹减毒活疫苗、吸附无细胞百白破联合疫苗等12项在研疫苗和2项在研的用于传染病防控的全人源单克隆抗体。

百克生物近三年研发投入金额占三年累计营收的12.53%,业绩表现虽然不如金赛药业稳定,却也比较亮眼。营收从2015年的2.57亿元增长至2020年的14.33亿元,净利润也从0.53亿元增长至4.09亿元。5月11日,百克生物“登科”获得证监会批复。

▲来源:东方财富证券研报

在金赛药业和百克生物的发展带动下,长春高新销售毛利率连续6年增长,从2014年的76.54%增长至2020年的86.69%。其中,基因工程/生物类药品毛利率常年在90%以上。

生长激素拓展适应症,疫苗开始放量

能够被葛兰重仓,自然有更多过人之处。

提起生长激素,很多人恐怕并不十分了解,小编也是如此。但这也从侧面说明了,生长激素还有可为的地方。

长春高新官网介绍,生长激素是由人体脑垂体前叶分泌的一种肽类激素,可促进骨骼生长,促进蛋白质合成,调节脂肪、糖、矿物质代谢等,在人体生长发育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重组人生长激素目前主要用于因内源性生长激素缺乏所引起的儿童生长缓慢,即通常所说的儿童矮小,全球销售额约为50亿美元。

东方财富证券援引中华医学会儿科学会内分泌遗传代谢学组统计数据,我国儿童矮小症的发病率约为3%,其中约51.6%的矮小症可通过生长激素治疗。

▲来源:东方财富证券研报

除了儿童矮小症,国内成人生长激素缺乏症(GHD)的认知也有待加强。长春高新称,成人生长激素可以覆盖分泌科、脑科、妇科、男科等多个科室,目前国内还需要将病种和病因细分,从而对适应症进行进一步的开发。

根据我国2009-2010年22家医院对垂体瘤术后成人GHD患病率调查结果,垂体泌乳素瘤和无功能性腺瘤患者术后的GHD发生率高达87.8%。国外生长激素在成人生长激素缺乏的治疗中已起到重要作用。长春高新称,在通过一系列临床试验以拓展相关适应症,同时通过学术推广、专家共识等方式,持续提升专业人员对相关药品的理解与认知。

在今年4月12日的调研中,长春高新透露,子公司金赛药业生长激素(水针)用于小于胎龄儿、特发性矮小等适应症处于Ⅲ期临床阶段,长效生长激素用于成人生长激素缺乏适应症处于Ⅱ/Ⅲ期临床试验阶段。

此外,金赛药业在抗肿瘤产品方面,用于血液系统恶性肿瘤、晚期恶性实体瘤和淋巴瘤的金妥利珠单抗已启动国内临床试验,并获得美国FDA药物临床试验批准;通过外部合作等方式,引进甲磺酸亮丙瑞林、重组人促卵泡激素-CTP融合蛋白注射液等项目,进一步增强在儿童健康、女性健康、生殖及肿瘤等领域的技术储备。

根据东方财富证券研报,金赛药业总投资13亿元的B厂区生长激素二期已经完成试产,待GMP(生产质量管理规范)认证后将在2021年8月投产。投产后,将为金赛药业巩固行业地位提供产能保障。

新冠疫情加深了人们对疫苗的重视程度,所以才有去年秋冬,流感疫苗一针难求的局面。同年8月25日,百克生物生产的国内唯一流感减毒活疫苗——鼻喷流感减毒活疫苗上市销售,最终在2020年为百克生物带来3.3亿元销售收入,收入占比为23.08%。

在百克生物的优势领域,水痘疫苗的接种率也还有提升空间。虽然水痘疫苗是预防水痘感染的唯一手段,但我国儿童平均接种率在区域间差异较大,东部地区接种率达97.3%,中西部接种率仅为40.8%。目前已有部分城市将其纳入免疫规划疫苗免费接种。

百克生物招股书显示,国内水痘疫苗呈三足鼎立态势。2020年上半年,百克生物市场份额为39.42%,市场第一。

▲国内水痘疫苗批签发情况   来源:百克生物招股书

另外,长春高新方面告诉野马财经,公司也在积极推进其他疫苗产品研发工作,其中带状疱疹疫苗预计2023年上市,鼻喷流感疫苗(水针)预计2023年左右上市,百白破疫苗预计2025年上市。

风险也不容忽视

兴全董承非和高毅冯柳青睐的康弘药业的闪崩,提醒我们在投资领域最不能忽视风险。今年4月10日,康弘药业发布《关于停止康柏西普眼用注射液全球多中心临床试验的公告》,紧接着康弘药业迎来连续三个一字跌停。而在此之前,今年康弘药业已经下跌近40%。

这就是新药研发的风险。一般来说,一款新药从立项到获批,大约需要10年和10亿美元的投入。新适应症的开发也需要大量的时间和资金投入。虽然我国重组人生长激素获批的适应症相比美国还有不小差距,但并不意味着金赛药业的临床试验就一定能成功。金妥利珠单抗等其他新药以及百克生物的疫苗临床试验也是如此。

对于新药研发的风险,长春高新给野马财经的回应中提到,“公司执行较为严格的内控制度,积极关注行业市场变化,严格按照相关法律法规要求规范运作。”

百克生物已经获批登陆科创板,但其业绩对水痘疫苗依赖较大。尽管长春高新给出了鼻喷流感疫苗(水针)、带状疱疹疫苗等的预计上市时间,但研发过程充满不确定性。

▲来源:百克生物招股书

此外,在2019年长春高新重组的交易中,金磊、林殿海承诺金赛药业2019年度、2020年度、2021年度实现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5.58亿元、19.48亿元、23.2亿元,累计实现的净利润不低于58.27亿元(业绩承诺中的净利润指合并口径下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

目前业绩承诺还有最后一年。一季报显示,金赛药业一季度净利润同比增长70.02%到8.78亿元,目前看一切正常。长春高新方面称,“目前仅为一季度业绩,具体完成情况还需跟踪全年经营情况。”

而金磊此前的言论被长春高新澄清。作为第二大股东和第七大流通股东,尽管目前长春高新称没有收到其减持意向通知,但未来是否减持、何时减持、减持多少,确是对长春高新的考验。

你了解重组人生长激素吗?对长春高新的业务前景有什么看法?欢迎在留言区评论。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