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饮料”汇源破产重整,超百亿债务如何化解?

“国民饮料”汇源破产重整,超百亿债务如何化解?
2021年07月19日 21:30 野马财经

在经历12起失信、63被执行以及近百次限制消费令等措施后,负债超百亿元的北京汇源终走向破产重整。

7月19日,企查查信息显示,主营果汁饮品业务的北京汇源食品饮料有限公司(下称:北京汇源)新增破产重整公告与决定书。

由于北京汇源无法清偿到期债务,申请人山东德源国际物流有限公司向经办法院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对北京汇源进行重整。北京汇源破产重整案号为(2021)京01破129号。

这意味着这家有“国民饮料”之称的北京汇源正式拉开重整大幕。

图片来源:企查查

01

汇源果汁因违规借款被连降三级

中国汇源果汁集团(下称:汇源果汁,已退市)是一家主营果、蔬汁及果蔬汁饮料等产品的果汁龙头企业,其生产的高浓度果汁、中浓度果汁和果汁饮料曾占有较大的市场份额。

图片来源:公司官网

当前,汇源果汁已经处于退市阶段。2017年8月至2018年3月期间,汇源果汁曾向北京汇源提供一笔近43亿元的短期贷款,以便北京汇源应付临时的营运资金或还债需求。

然而,此项贷款没有通过董事会的批准,更违反了港交所要求的对外披露的规定。港交所决定自2018年4月3日起暂停汇源果汁的股票买卖。

在停牌两个多月后,穆迪终于下调汇源果汁的信用评级。2018年6月12日,考虑到港交所提出的条件将延长汇源果汁股票停牌时间,进而引发并导致资金链吃紧和还款风险增加等问题,穆迪将汇源果汁的信用评级径直下调三档至Caa1。

02

超百亿债务依然未解

正是汇源果汁对北京汇源提供的贷款引发了危机。

2017年上半年,汇源果汁的净负债率曾一度高达82.5%。当时,汇源果汁总负债已高达115.18亿元,1年内到期的短期借款达55.79亿元,占其总债务的65%,而货币资金仅为41.77亿元。

当时,汇源果汁的负债水平呈现出上升趋势。截至2017年年末,汇源果汁的负债总额仍高达114.02亿元。

此外,高企的财务费用也映射出汇源果汁的负债压力。2017年,汇源果汁利息支出高达5.46亿元,为该年度净利润的4.04倍。

2018年4月,汇源果汁发布公告正式停牌。同年6月,港交所要求汇源果汁进行严格自查,以证明管理层诚信,公布欠缺财务业绩并说明审计修订等内容以复牌。但那时,汇源果汁已经积重难返。

2019年1月,汇源果汁曾向一可换股债券的持有人发出赎回通知,表示在1月24日或之前按可换股债券本金总额的120%(即12亿港元)赎回全部可换股债券。然而汇源果汁早已无力支付,直接构成违约。

此次事件,给负债超百亿的汇源果汁敲响了警钟。相比于上市公司,北京汇源背负的债务似乎更为严重。北京汇源2016年中报显示,其有息负债合计已高达132.79亿元。

03

从“国民饮料”到破产重整?

“国民饮料”的标签几乎从创立起就伴随着汇源果汁。

“喝汇源果汁,走健康之路。”这句广告词曾经在八九十年代风靡一时。

朱新礼是汇源果汁的老板,也是这个品牌的创始人。1992年,朱新礼接管了一家负债千万的罐头厂。一年后,朱新礼将罐头厂转型做果汁,并将罐头厂改名叫汇源果汁。

之后,汇源果汁可谓是顺风顺水,朱新礼也从一个普通青年变成一个富商。

1999年,统一鲜橙多横空出世,清新时尚的品牌形象引消费狂潮。千禧年后,果汁市场开始细分,大批知名厂商涌入进来。

截至2001年第四季度,统一鲜橙多这一单品的销量已经超过“汇源果汁”。之后,健力宝、可口可乐、农夫山泉等一众知名厂商也杀入果汁饮料市场,蓝海迅速染红。

汇源果汁的拳头产品过于单一,资本运作和营销手法的短板开始显现。想要扩大规模的汇源于2001年与“德隆系”签订协议合资成立汇源集团。

两年时间,此前在全国只有6家果汁生产基地的汇源,新增20余家大型生产基地,斥资15亿元引进11条先进生产线,还先后和旭日升、健力宝、蓝田等企业展开了收购谈判。

然而这些谈判大多无疾而终。恰逢德隆自身经营出现问题,汇源果汁于2003年4月凭借顺义区政府的2亿元借款资助成功赎身,但已是负债累累。

尽管负担加重,汇源果汁仍斥资1500万元请来“野蛮女友”全智贤代言“真鲜橙”产品,但“质量和健康”的定位并没有撼动鲜橙多们的市场;2007年,“奇异王果”上线,汇源果汁选择红极一时的,也是朱新礼十分欣赏的“许三多”代言,铺天盖地的广告投放显示出汇源“求变的决心,只是如今这一产品早已难见踪影。

2007年,汇源果汁挂牌港交所,这次比1999年时要顺利得多。汇源果汁最终募资40亿港元,超额认购937倍。直到年底,汇源果汁的上市也依然是当年联交所规模最大IPO。

2008年,汇源果汁达到巅峰,可口可乐曾试图以179.2亿港元收购汇源果汁。但在2009年,商务部依据《反垄断法》叫停这笔收购案。

“卖身”可口可乐失败后,汇源果汁业绩持续走低。2011年至2016年,该公司的营业收入连续6年增长,但年利润并不理想,2014年和2015年连续两年亏损,2016年利润仅为1190万元。

在此期间,朱新礼让出了总裁位置,不过此后引入职业经理人并不顺利,也始终未能挽回颓势。

2019年,朱新礼收到四封限制消费令,其作为有权代理人的中国德源资本(香港)有限公司被法院查封,41亿元资产遭冻结。而朱新礼本人随后也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至今未解除。

2021年1月5日,港交所上市复核委员会通知该公司其已决定维持除牌决定。

如今,北京汇源终难堪重负而进行破产重整,你认为汇源债务问题能否妥善解决呢?欢迎在评论区留言。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