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扣门”中的爱尔眼科,高管掏3千万增持能拯救股价吗?

“回扣门”中的爱尔眼科,高管掏3千万增持能拯救股价吗?
2022年01月12日 22:06 野马财经

大手笔增持之下,

扩张和风控如何平衡?

作者 | 高远山

编辑丨高岩

来源 | 野马财经

在陷入“回扣门”风波之后,爱尔眼科(300015.SZ)高管出手增持自家股票

1月11日,爱尔眼科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副总经理兼董事会秘书吴士君增持了公司股份共计1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0002%;同时拟6个月内再增持不低于50万股,增持价格不高于人民币50元/股。当天收盘爱尔眼科报36.81元/股,涨幅1.46%。

公告称,此次增持基于对公司未来发展前景的信心以及对当前公司内在价值的合理判断。

5天之前,爱尔眼科高管已进行过一次增持,爱尔眼科财务总监、董秘于1月6日累计增持15.28万股。不过当天公司股价收盘大跌6.6%。

两次增持计划耗资超3000万元。2021年7月至今,爱尔眼科股价由最高时的72.27元/股腰斩至目前价位,市值蒸发约1800亿元。高管增持是对公司有信心的表现,但是市场买不买账,还要时间来观察。

而最近曝出的“回扣风波”更让爱尔眼科承压。

回扣风波未平

近日,“知名抗疫医生”、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在微博晒出多张疑似爱尔眼科医院手术回扣明细的图片,涉及江苏范围内多个县市区的医生、公职人员、社会人员,涉及金额约78万元,涉及患者人数560余人。

艾芬称文件是爱尔眼科内部人士提供给她的,实为2017年、2018年、2019年宿迁爱尔眼科医院的手术回扣明细。多家媒体采访核实称表格应该是爱尔眼科付给“转介人”的回扣明细。

1月9日晚间,涉事医院宿迁爱尔眼科医院发布声明称,经初步核实,目前网传的信息,该院于2019年已按照董事会相关要求进行了整改,严肃处理了违规员工,并撤换了管理团队。

针对该声明,1月10日艾芬在微博继续提出质疑,涉及爱尔眼科被罚人员名单、行为是否违法、全国各地爱尔眼科医院都涉嫌类似行为等问题。截至发稿,爱尔眼科并未进一步回应。

图片存在马赛克,建议更换或删除×

来源:艾芬微博

爱尔眼科与艾芬医生的纠纷发生在一年多前。

2020年12月,艾芬在其微博自述称:“2020年5月在武汉爱尔眼科医院接受了右眼白内障手术,植入了人工晶体,花费2.9万元。到10月份,右眼视网膜脱落,而今几乎失明。”

2021年1月,爱尔眼科发布核查报告称:“经核实,艾芬女士有眼视网膜脱落与本次白内障手术无直接关联”。但该报告艾芬并不认可,过去一年多时间,她在微博持续曝光爱尔眼科相关问题。

艾芬称,自己不排除通过司法途径维权,但目前更想呼吁监管介入彻查爱尔眼科问题。

涉事医院去年12月刚被罚

与股价不佳表现相对应的,是爱尔眼科近年来的迅速扩张和业绩增长。

2012年至2020年,爱尔眼科营业收入由16.4亿元增长至119.1亿元,归母净利则由1.825亿元增至17.24亿元,实现了持续增长。2021年前三季度,爱尔眼科实现营业收入115.96亿元,同比增长35.38%;归母净利润20.03亿元,同比增长29.59%;扣非归母净利润为21.75亿元,同比增长37.58%。全年业绩保持增长几无悬念。

来源:罐头图库

2021年12月,爱尔眼科抛出了交易金额超5.01亿元的股权收购计划,对14家医院实现控股。去年爱尔眼科发布公告拟收购股权的医院合计近30家。据官网介绍,目前爱尔眼科医院集团在全球范围内开设眼科医院及中心达720家,其中中国内地611家。2020年中国内地年门诊量超1000万人次,手术量超100万台,医疗服务网络覆盖全球近30亿人口。

安信证券称,爱尔眼科从2014年开始通过并购基金的形式在体外设立或收购眼科医院,授权使用爱尔眼科品牌,并通过管理体系进行赋能,经过多年的孵化培育,大部分眼科医院陆续进入成熟期,逐步有序纳入上市公司体系将成为常态。

不过涉事的宿迁爱尔眼科医院并非上市公司旗下资产,据爱企查数据,其股东有四名,实际控制人周铭在多家爱尔医院担任法人代表。

来源:爱企查

去年12月,该医院因为医疗废水处理问题被宿迁卫健委行政处罚,罚款2000元。

扩张同时存隐患

登陆A股的头几年,爱尔眼科主要通过自有资金或在股票市场公开募资来完成新建或收购医院,平均每年新增约7家眼科医院,发展还算平稳。

2014年之后,爱尔眼科的发展策略发生了重大转变。

从这一年开始,爱尔眼科在自身扩张的同时,通过与专业投资机构共同设立多支并购基金,利用并购基金从体系外新建或收购眼科医院,盈利后再置入上市公司,并最终并入上市公司报表。

以湖南中裕并购基金为例,2014年底,湖南中裕通过从中裕创投(GP)、爱尔医院(LP)融资10亿元人民币成立。整个合伙期间,该基金共孵化了 63 家医院,其中 26 家医院已被上市公司收购。

通过这种“上市公司+并购基金”的双轮驱动,爱尔眼科不仅保证了上市公司的业绩稳定,还在加快扩张步伐的同时,减轻融资压力,形成了一套成长闭环。

2020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中,爱尔眼科创始人陈邦以1047.6亿元财富蝉联湖南首富。

但是,快速发展也带来一些问题,2021年初,艾芬医生与爱尔眼科的医疗纠纷掀起满城风雨,一时间,爱尔眼科陷入信任危机中,至今仍未完全平息。

此外,据中国裁判文书网统计,2014年至2020年,爱尔眼科作为当事人的医疗损害相关案件共计75起,对患者的赔偿金额从数万元到数十万元不等。艾芬就诊的武汉爱尔眼科涉及医疗损害的案件共有7件,其中4件以原告撤诉或调解方式结案,其余案件均以武汉爱尔赔偿告终。

亮眼业绩并未消除投资者对其经营风险的担忧。在公开互动平台,不少投资者对爱尔眼科发问:“如何处理医疗事故?”、“绩效考核是否只看手术量?”……

来源:同花顺

暴露出来的问题,让爱尔眼科靠并购高速发展的模式受考验。

“爱尔眼科的出发点没有问题”,医药行业战略专家史立臣表示,“但是,资本投入是需要回报的。这就引发了民营医药想尽办法去赚钱,医生的本位和患者的安全就刨除在外了,整个就是向钱看了。”

他进一步指出,“爱尔眼科数量发展很快,但医生的能力、资质、资源以及内部的管理、监管等层面,就可能出现一些问题。比如这个事情,如果他们(武汉爱尔眼科)一开始承担责任,不就没事了吗?当事的院长想撇清责任,反而让事情闹大了。”

高速发展,年营收破百亿的爱尔眼科,该慢下来考虑长远之道了。如果快速发展是以违规为代价、以口碑为代价、以品牌为代价,无异于杀鸡取卵。

你接触过爱尔眼科吗?看好爱尔眼科的发展模式吗?欢迎评论区告诉我们。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