珈创生物招股书“数据打架”,退休教授能否带领学生登陆A股?

珈创生物招股书“数据打架”,退休教授能否带领学生登陆A股?
2022年11月22日 14:47 野马财经

教而优则开公司?

作者 | 于婞

编辑丨武丽娟

来源 | 野马财经

武汉大学的郑老师对上市是有一些执念的。他25岁开始教书育人,拿着在学校做出来的成果,于知命之年创立自己的公司,如今已到古稀,依然在资本市场的门口积极尝试。

说他积极,是因为早在2020年底,其公司珈创生物就有过一次沪市科创板IPO的经历,但由于科创能力不符合要求被上交所否了。

如今转战深市创业板,郑老师跨界上市公司老板、教育财富两手抓的愿望能否实现?

从“郑老师”到“郑老板”

郑老师全名郑从义,1952年生,本科学历,毕业于武汉大学生物学系(后更名为武汉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微生物学专业。

毕业之后,郑从义就在武汉大学留任,开启了教职生涯。1977年10月至2017年11月,历任武汉大学生命科学学院讲师、副教授、教授、博士生导师。在退休之后的2017年11月至2020年11月,还被返聘继续担任博士生导师。

教师是郑从义对自己一生职业的选择,但并不是唯一选择。《论语》中曰“学而优则仕”,在科研上做出成果的郑老师却另有想法——当老板。

2011年4月,郑从义联合肖庚富、夏晓兵、陈向东、伍晓雄共同以货币出资设立珈创生物,设立时注册资本为100万元。

珈创生物是一家为生物制品企业、医疗机构、科研院所提供细胞检定、病毒清除工艺验证服务的高新技术企业。

创立之初,郑从义持股28%,另外四位各持18%。

来源:珈创生物《招股书》

和郑从义一样,联合创始人们也大都有在高校任教的经验。

其中,肖庚富毕业于武汉大学理学(病毒学)专业,历任武汉大学病毒学及分子生物学系助教、武汉大学生命科学学院讲师、副教授等。

陈向东毕业于武汉大学微生物学专业,历任武汉大学生物系助教、讲师,武汉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副教授、教授,保藏中心主任等。

伍晓雄毕业于华中农业大学动物遗传育种与繁殖专业,现任华中农业大学副教授。

只有夏晓兵没有相关经历。

2012年7月,陈向东因配偶升任领导干部而将其所持公司股权转让给胞妹陈向红,然后退出公司;2013年8月,肖庚富因升任事业单位领导干部职务,将其所持公司股权按原价转让给郑从义并退出公司。

北京云亭律师事务所张昇立律师指出,高校在职老师是否能在外投资、在外兼职问题散见于相关法规、规章和规范性文件,也与老师自身是否是科研人员、领导干部以及高校属性相关。限制性的例如中共教育部党组关于印发《直属高校党员领导干部廉洁自律“十不准”》的通知(教党[2010]14号)第五条明确要求直属高校党员领导干部“不准以本人或者借他人名义经商、办企业”,鼓励性的例如多部联合印发的《关于扩大高校和科研院所科研相关自主权的若干意见》的通知(国科发政[2019]260号)明确允许“内设研发机构负责人可依法依规获得科技成果转化现金和股权奖励”。

张昇立律师表示,总的来说,只要符合任职高校的许可等条件,对于高校教师兼职问题处理整改得当是不会影响上市的。从珈创生物披露的信息来看,创始人中陈向东、肖庚富等均为了满足合规要求退出了持股,这也说明珈创生物是采取了相应的整改措施的。

如今,想继续在事业单位有所建树的创始人已经离开,郑从义通过直接和间接持有珈创生物50.2%的股份,成为了对公司有绝对话语权的郑老板。

当老板后,郑从义陆续吸纳一些了自己的学生到公司,如研发总监徐国东,1984年出生,毕业于武汉大学微生物学专业,博士研究生学历,2016年2月入职珈创生物;技术总监袁冰,1986年出生,毕业于武汉大学微生物学专业,博士研究生学历,2016年入职珈创生物;还有前沿技术研究院副院长刘愈杰等,都是武汉大学微生物学专业的学生。

IPO前无销售团队

订单源于客户主动联系

郑老板常年醉心科研,对于公司治理也没什么经验。这个时候就不得不提到在创始人股东中略显与众不同的夏晓兵了。

夏晓兵是1970年生人,比郑从义小18岁。他毕业于湖北大学计算机专业,曾与妻子项飞霞一起创办过武汉三棵草科技有限公司、武汉远大东方仪器有限公司,目前均已注销或被吊销。

从过去的履历来看,在一起创办珈创生物之前,夏晓兵与郑从义二人除了都在湖北外,其他并无交集,《招股书》也未详述夏晓兵是如何加入到这个科研氛围浓厚的团队中来的。

但从对团队的作用来看,这些常年待在“象牙塔”中的老师们离不开夏晓兵的支持。

比如公司一直到第一次IPO递表之前,都没有销售团队,直到2020年才匆忙组建起来。

至于在没有团队的日子珈创生物是如何销售赚钱的?公司在问询与回复中说:“大部分订单来源于客户主动联系。”

如何联系呢?珈创生物表示,公司通过参加各种行业峰会和举办培训班,以及公司主要股东、总经理夏晓兵在医药行业的经营经验和人脉,进行销售推广。

除了主导公司的销售,夏晓兵还频繁现身于公司的资金拆借之中。

珈创生物曾经有两个子公司——珈创咨询、源千成。

珈创咨询成立于2017年8月30日,是由珈创生物协同郑从义妻子妹妹的丈夫莫忠息、夏晓兵的弟媳田华共同出资创立;源千成成立于2017年9月20日,由珈创咨询和长沙霖龙共同创立,长沙霖龙后又把全部股权转让给了莫忠息和夏晓兵的母亲吕秀英。

珈创咨询自成立以来未实际开展经营,源千成的主营业务官方说法是做建设装饰、装修。

这两家公司看似都跟珈创生物没什么业务上的联系,但三方在资金上却往来频繁。

《招股书》显示,截至2018年末和2019年末,珈创咨询都是珈创生物当年其他应收款的第一大欠款方,金额分别为416.14万元和467.58万元,款项性质为借款等。

据悉,珈创咨询借款本金为400万元,其中除41万元用于支付日常的工资支出、经营运转外,其余资金均借给源千成。

而就在源千成成立不到两个月时,夏晓兵从其借入189万元;2018年3月12日,源千成从珈创咨询拆借160万元,次日,夏晓兵便从源千成借入146.71万元。

珈创生物披露,源千成总共从珈创咨询借入资金359万元,其中335.71万元全部出借给夏晓兵。

此外,由夏晓兵持股49%、其妻子的弟弟项勇刚持股51%的武汉佐手边,也在2018年向珈创生物借入150万元,用于采购及拆借给夏晓兵控制的经营部账户。

值得注意的是,上面提到的这几家关联公司,都在上市前纷纷注销。其中,2019年2月,武汉佐手边注销;2020年7月,珈创咨询注销;2021年4月,源千成注销。

除了夏晓兵,珈创生物与郑从义等董监高之间也有资金拆借往来,不过,在IPO前,上述借款均已归还。

珈创生物还在最新的回复问询中强调,与董监高的资金拆借,不存在为公司承担成本、费用等体外资金循环的情况,不存在未披露的代持、资金拆借及商业贿赂情况,不存在公 司体外支付薪酬或费用的情形。

《招股书》数据打架

高校老师办企业,除了对团队组建略显“随意”,在财务数据的披露方面,也出现了不太专业的“数据打架”现象,还不止一处。

首先是与客户的数据披露存在差异。

珈创生物《招股书》显示,2018年,公司的第一大客户为三生国健,全年销售金额为275.38万元,占比5.64%。

但是,根据三生国健的《招股书》披露,其在2018年只向珈创生物采购了153.1万元,两个数据之间相差了122.28万元。

来源:三生国健《招股书》

其次,珈创生物自己递交不同版本的《招股书》中数据也存在差异。

第一次递表上交所时,珈创生物披露的其2019年的净利润是3397.68万元。此次深交所的《招股书》中,2019年的净利润变成了2808.44万元。

不过珈创生物在此前的回复问询中也解释过这一问题,说是公司2021年3月31日召开的第二届董事会,对前期会计差错采用追溯重述法对2019年财务数据进行调整。便导致了净利润的披露出现了差异。

但即便这一说法站得住脚,IPO过程中改数据,也能体现出珈创生物在财务、管理、内控、信披方面的不严谨和混乱。

如今已经退休却下海发挥余热的郑老师已经组建好了专业的销售团队,背靠武汉大学这棵科研大树,能顺利敲开A股大门,晋升为上市公司老板吗?你怎么看高校教师的科技成果变现?评论区聊聊吧。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