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商银行副董事长辞职,年内已有5次重要人事变动

招商银行副董事长辞职,年内已有5次重要人事变动
2022年11月30日 12:52 野马财经

作者 | 高远山

来源 | 独角金融

备受资本市场青睐、头顶“零售之王”之称的招商银行(600036.SH,3968.HK),又迎来人事变动。

11月29日,招商银行公告显示,因工作变动,公司副董事长、非执行董事和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委员付刚峰辞职。

早在今年6月17日,付刚峰便已在国家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担任董事长、党委书记一职。

今年以来,招商银行人事变动不小。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除了该行原行长、副董事长更迭外,招行财富平台部、风险管理部、授信审批中心等核心部门发生了5次人事变动。

此外,另据“财新” 报道,招银理财现任总裁汪涛拟将调回招行总行,再度出任零售信贷部总经理。

接下来,新任高管如何在各自业务上发力、有何举措?更值得关注。

招行再现人事变动,谁来“接捧”?

根据招行公告,自2010年8月起,付刚峰任职招商银行非执行董事,2018年7月起任招商银行副董事长。截至辞职前,付刚峰担任该行高管已有12年时间。

图源:招行公告

目前,接替招行副董事长的人选还没有官宣。

从资本市场表现看,截至11月29日收盘,招商银行报收34.86元/股,涨幅达9.07%,其总市值为8792亿元。

今年以来,招行经历了多次人事调整。

分别来看,4月18日,招商银行免去招商银行行长田惠宇党委书记一职,并称“另有任用”。不到一周,田惠宇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相关部门调查。

2013年9月,田惠宇“接棒”马蔚华,担任招行第三任行长。前两任行长分别任职12年、14年之久。

简历显示,田惠宇今年56岁,上海财经大学基建财务与信用专业学士、哥伦比亚大学公共管理专业硕士。加入招商银行之前,他曾就职于中国信达旗下的信托公司担任副总裁五年后,2003年进入上海银行,担任副行长三年。

2006年12月起至2013年5月,田惠宇在建设银行工作近7年,并先后担任建设银行上海分行行长、深圳分行行长、建行零售业务总监兼北京分行行长,履历涵盖了中国最重要的几个一线城市。

田惠宇被调查一个月后,招商银行迎来了新行长。5月19日,招商银行任命56岁的王良为新行长。王良成为继王世祯、马蔚华、田惠宇之后的第四任招行行长。

王良出生于1965年12月,从履历来看,57岁的王良自1995年6月起加入招商银行,至今已有27年。2002年起有11年时间在招商银行北京分行工作,直至2013年11月不再兼任招行北京分行行长一职。

王良上任不久后,招商银行也迎来了中层人事大规模变动,涉及该行总行财富平台部、风险管理部、授信审批中心等部门

其中,今年5月,招商银行财富平台部总经理由厉明东接任,在此之前,厉明东曾于2020年初担任总行财富管理部总经理,风险管理部总经理。此前任职授信审批中心总经理的徐明杰任职风险管理部总经理,其曾任招行金融产品部总经理助理,投资银行部总经理助理、副总经理、首席董事;授信审批中心总经理由招行北京分行副行长李翀担任,此前李翀曾担任招行郑州分行行长助理、郑州分行副行长。

去年至今5次陷代销信托风波

田惠宇掌舵期间,除了招商银行完成零售业务转型被称为“零售之王”外,资产规模从2013年末的4万亿突破至2021年末9万亿大关,如此惊人成绩也让众多银行高管唏嘘感慨。

图源:罐头图库

田惠宇曾说过,2021年是招商银行的大财富管理元年,“让财富管理飞入寻常百姓家”的梦想逐步照进现实。

而自从这一年开始,随着地产企业债务风险上升,招商银行也卷入到了包括与华夏幸福(603340.SH)、中国恒大(3333.HK)、泰禾集团(000732.SZ)、龙光集团、阳光城等多起与地产企业有关的风险事件中。

2021年8月,招商银行代销的大业信托·君睿15号(九通基业)项目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出现实质性违约事件。

大业信托发行的上述项目,融资方为华夏幸福间接全资子公司——九通基业投资有限公司(简称“九通投资”)提供流动性资金,由华夏幸福提供不可撤销的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项目逾期后,招行和大业信托先后表示,不会对此项目垫付投资人的本息,华夏幸福给出的化债议案为:展期8年,固定利率2.5%,利随本清。

2021年11月28日,由招行代销的“外贸信托-富荣166号恒大成都天府半岛项目集合资金信托计划”逾期,银行已通知投资人最长将延期2年兑付本息。

今年,招行发生的代销信托违约事件至少三起。

2022年5月末,招行代销的中航651号信托计划发生逾期,中航信托对此发出《延期公告》,称该信托计划存在逾期风险。这一信托计划约定募集总额不超过25亿元,底层资产为阳光城旗下长沙中泛置业有限公司的“阳光城·尚东湾”项目,资金用于该项目开发建设。

2022年6月,招商银行代销的五矿信托鼎兴系列宣告展期18个月;2022年11月,招商银行代销的“国通信托·诚亿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下称“国通诚亿”)也出现展期,该信托的底层资产为龙光集团实际控制公司的应收款项及对应的全部权益,该信托的债务人即为龙光集团。

有分析人士对《时代周报》指出,招商银行代销信托产品屡出问题,或与其近年在在财富管理领域高举高打有一定关系。

2021年,招行曾因资金违规流入房地产领域遭监管处罚。

2021年5月,招商银行收到一张7170万元的大额罚单,在银保监会指出的该行27项违法违规事由中,包括该行同业投资、理财资金等违规投向地价款或四证不全的房地产项目。

2021年6月份,招商银行北京分行因个人经营性贷款业务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北京银保监局责令招商银行北京分行改正,并处罚50万元。

行长、副行长给出“定心丸”

在任近十年,田惠宇带领招商银行转型大财富管理转型成效显著,但也留下了一些烂摊子,新行长王良如何解决,可能也是其上任后面临的最大挑战。

第三季度,招商银行净利润375.02亿元,同比增长15.52%,营业收入857.42亿元,同比增长3.73%。

图源:招行三季报

值得注意的是,前三季度,招商银行新增不良贷款461.69亿元,同比增长109.71亿元;不良贷款率为1.13%,同比上升0.18个百分点。其中,新增公司不良贷款额134.82亿元,同比增加39.55亿元,主要是房地产不良贷款增加所致。此外,新增零售贷款不良贷款56.13亿元,同比增加12.58亿元。对此,招商银行称,正积极处置不良资产,前9个月共处置不良贷款420.26亿元。

王良在业绩交流会上透露,由于有效信贷需求不足,招行对今年的贷款增长计划进行了很大的调整,“靠对公贷款同比多增600多亿,来弥补零售贷款的不足;用票据和非银贷款的增长,弥补一般性贷款投放的不足”。

展望今年四季度和明年,招商银行副行长朱江涛表示,招行的资产质量还会保持稳定。零售端的风险比年初略有上升,主要是受房地产风险上升、疫情的冲击以及自身收紧风险分类标准这三个因素的影响。他还称,招行目前房地产的拨备水平,接近对公表内拨备水平的两倍,整体的风险的抵补能力还是比较强的。

从2022年招商银行房地产不良贷款额来看,一季度、二季度、三季度分别为47亿元、27亿元、25亿元,总体呈现收窄的趋势。

伴随着人事变动,接下来招行能否打好资产质量“攻坚战”?欢迎留言讨论。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