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粮信托“曲线上市”遇麻烦,这些老赖需要重点关注

中粮信托“曲线上市”遇麻烦,这些老赖需要重点关注
2018年11月21日 20:39 野马财经

导读

中粮信托资本腾挪术,那些不能忘却的“老赖们”。

1

中粮信托遭证监会重点问询

中粮信托“曲线上市”之路近日遇到点小麻烦。

昨日晚间,中原特钢连发5条公告,回复证监会对中原特钢重大资产重组的质询。

其中,最为市场的关注的当属中粮信托多宗重大未决诉讼。

从回复内容来看,截止 2018 年 9 月 30 日,中粮资本及其控股子公司涉及金额在1000万元以上,有关合同纠纷、信托项目诉讼、合同诈骗和挪用资金的重大未决诉讼、仲裁案件共21宗。

具体到中粮信托身上有 12 宗 1,000 万元以上重大未决诉讼,目前尚无一例收到法院判决。

小债(ID:bondreview)梳理了一下,情势确实不容乐观。

中粮信托作为原告的诉讼有11件,案件金额达23.29亿元,被告方包括上海华信、中青旅实业、龙力生物、凯迪生态、东方金钰、中科建设等。

据小债(ID:bondreview)观察,这些公司目前的财务状况都很让人头疼。

2

欠债的“老赖”

中粮信托和上海华信系公司的诉讼金额达2.06亿元。今年以来,华信已有多个债券出现违约,涉及金额超过90亿元,包括2015年度第一期中期票据、中票“15沪华信MTN001”、“17沪华信SCP002”、“17沪华信MTN001”、“17沪华信SCP003”、“17沪华信SCP004”、“17沪华信SCP005”、“17沪华信MTN002”等。

除了在债券市场深陷违约“泥沼”被银行连续下调评级,上海华信作为控股股东的安徽华信国际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ST华信)亦游走在退市边缘。

在华信国际惨淡经营,股债双困的背景下,中粮信托“讨债”压力着实不小。

中青旅实业是也近年来违约的“常客”。旗下子公司北京黄金于2018年上半年未能按信托贷款相关交易文件约定偿还相应到期本金超过5亿元,应付利息1000多万,违约债务中银行涉及8家,非银行机构涉及5家,其中包含中信信托、平安信托、中粮信托等4家信托公司。此次和中粮信托相关诉讼金额达6亿元。

ST龙力于去年年底集中爆发债务违约危机,真实的资金状况一直扑朔迷离。但从2018年上半年财务状况来看,偿债压力确实不小。2018年上半年,公司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双降,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负1.52亿元,同比骤降348.96%。财务费用为1.19亿元,较去年同期提升300.04%,仅利息支出一项,就达到1.34亿元,是

去年同期的5倍多。

凯迪生态的资金链早已全面崩塌。截至7月24日,公司违约债务规模已达31.71亿元,占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比例为29.82%。在*ST凯迪的众多债主中,除了债务规模较大的银行、信托及其他金融机构外,还有分布在全国各地的供应商。

2018年前三季度,ST凯迪净利润-19.34亿元,账上货币资金7.31亿元,相比庞大的债务可谓杯水车薪,更重要的是凯迪生态经营严重恶化,不断有连还债爆发,公司股价已连续20个跌停,大股东所质押股权早已破平仓线。

中科院子公司中科建设似乎没有“子凭母贵”。

7月6日,有报道称,中科建设开发总公司6月29日到期的10.5亿元人民币3年期银团贷款出现违约,中科建设在该笔贷款到期日并未偿还最后一期90%的本金和利息,共计约9.5762亿元人民币。债权人涉及东亚银行、永隆银行、兆丰银行、彰化银行、创兴银行、中国信托商业银行、玉山银行、马来亚银行等。

中科建设于事后做了言辞否认,但还不起钱却是真的。经与上述债权人协商,中科建设该笔贷款最终实现展期,原定到期日已延期至2019年1月27日。此次中粮信托涉及中科建设的诉讼金额超过5亿元。

在强监管、去杠杆背景下,近一年来违约浪潮此起彼伏。中粮信托踩雷企业大都是此前金融机构竞相合作的对象,受政策风险及市场情绪波动影响较大,如果解决不好,容易给此次曲线上市计划增加困难,同时也将损害众多投资者的利益。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