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岁的少东家出手,天喔国际能否绝处逢生?

25岁的少东家出手,天喔国际能否绝处逢生?
2018年11月22日 18:56 野马财经

(上图来源于《金融投资报》)

作者|郑颗粒

来源|野马财经

留给林奇的时间只有3个月了!

临危受命的天喔国际(1219.HK)25岁少东家林奇,让濒临破产清算的公司迎来了一线转机。

11月19日,天喔国际公告称,开曼群岛大法院批准天喔国际的共同临时清盘人申请,天喔国际董事会将保留一切与管理公司日常业务有关权力,以便制订债务重组计划。

而此前,一名债权人向开曼群岛大法院提交清盘呈请,已排期于2018年12月12日进行聆讯。林奇坐阵的天喔国际也立刻反应,向大法院提交传票,寻求委任公司低度干预共同临时清盘人以进行重组,作为强制清盘的替代方案。

债权人要求天喔国际立即破产清算,寻找的是“正式清盘人”,而天喔国际则希望寻找“低度干预的共同临时清盘人”,目的不是债权人要求的强制清算,而是想争取一点回旋时间进行债务重组。从结果来看,天喔国际似乎暂时胜利,为自己争得了时间和空间。

董事长失联

天喔国际创始于1999年,总部位于上海松江,近年来,因为一款蜂蜜柚子茶而成为食品饮料界的“网红”而大受追捧。还曾砸巨资冠名湖南卫视《百变大咖秀》,请过范冰冰、李敏镐、李宇春等明星代言,一时风头无两。

实际上,天喔并不是林建华创立的第一个和唯一一个品牌,在上海家喻户晓的南浦食品也是林建华一手创办的。

早在1992年,林建华就注册成立了上海南浦食品有限公司,创立之初就代理经销了世界某著名洋酒品牌、雀巢系列产品、荷兰乳牛奶粉,在1997年更是与雀巢公司合作成立天成公司雀巢专营部。林建华曾回忆说雀巢的第一瓶速溶咖啡就是由他亲手卖到国内市场的。南浦还创造了加州乐事在中国年销售900万瓶的奇迹,成为中国最大的包装食品及饮料分销商之一。

上图为林建华

然而,林建华一切的灿烂和辉煌在今年5月戛然而止。天喔国际公告称,林建华自5月2日起缺勤,公司一直无法联系或者接触他,据其家人提供的资料,他因涉及南浦食品问题,正在协助有关部门调查。有媒体披露,林建华失联或与光明食品(集团)有关。

在做大做强天喔国际和南浦食品两个品牌的过程中,林建华通过资本运作使得天喔虽然比南浦成立要晚8年,却持股南浦49%。另一家持股51%的大股东为上海糖业烟酒集团,系光明食品(集团)的全资子公司。林建华和光明食品(集团)的联系就是这样发生的。

光明食品(集团)近年来多位高层出现贪腐问题。2015年,光明食品(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王宗南被判入狱18年,其后光明乳业旗下金枫酒业总经理董鲁平因受贿入罪;2016年,光明乳业原总裁郭本恒因受贿330万元被判入狱6年;2018年8月24日,上海人民检察院对光明食品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吕永杰以滥用公款罪、受贿罪等作出逮捕决定。

11月21日下午,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来到位于上海市松江区的天喔国际总部,大门口的天喔专卖店里天喔自有品牌的饮料和休闲食品琳琅满目,摆放得井然有序,工作人员正在忙碌地搬运着货物,此情此景很难让人相信天喔已徘徊在被破产清算的边缘。

瞒天过海的“不寻常交易”

林建华失联的消息一经传出,给天喔国际带来剧烈地震,股价暴跌,市值蒸发。之后的半年多里,天喔国际更是不断“爆雷”。

8月20日,天喔国际发布公告,称因公司发现若干“不寻常交易”,预期2018年中期业绩会重大亏损,其中多数“不寻常交易”指向林建华,总金额超过21亿元。

第一个“不寻常交易”是:向合作伙伴预付16.85亿元,却尚未确认收到任何待交付货品。自2016年以来,天喔国际旗下多家附属公司共向上海天浦食品、威谊国际贸易等公司预付约16.85亿元货款,却不知悉有收到任何待交付货品,公司董事会成员亦不知情。

第二个“不寻常交易”是:附属公司授信向林建华持股公司提供财务支持,多名董事竟然不知情。2017年,林建华代表天喔国际全资附属公司天喔食品向宁波通商银行签订综合授信合同,获得贷款额度4.5亿元。按照授信合同,宁波通商银行有权向天喔食品直接收回所有贷款,且划拨款项时不需取得天喔食品的事前同意,目前其已经划拨3.36亿元。

天喔国际在公告中声称,经过审阅合同发现,此次综合授信主要目标是财务支援给天盛仓储,而天盛仓储是林建华持股30%的南浦(香港)投资公司的附属公司。

第三个“不寻常交易”则是:公司附属公司南浦酩酒坊与寰发投资签订购买协议,由公司支付6000万港币(约5254万元人民币)购买红酒,后因为到期未交付,两次延期并将货品由红酒变更为烈酒。其中,对于延期操作,多名执行董事、非执行董事及独立非执行董事也并不知情。2018年6月,寰发投资通知南浦酩酒坊已将货品交付,但天喔国际却表示尚未收到寰发投资的货品。

以上三个“不寻常交易”加起来金额涉及已经超过21亿元,几乎占天喔国际2017年公司营业收入50.18亿元的一半。那么,这蹊跷消失了的21亿元到底去了哪里?

根据港交所的相关要求,上述问题都需要董事会的授权,林建华是如何绕过董事会成员的决议,是一个巨大的谜团。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相信其瞒天过海、上下其手的“招数”最终会昭告于天下。一位食品界业内人士告诉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仅凭以上三个“不寻常交易”和如此巨额的资金去向不明,林建华都难逃其咎。

关系微妙的天喔和南浦

在今年5月2日至7日期间,有关部门要求天喔集团(天喔国际及其附属公司)提供2008年以来向南浦销售的财务资料,时间跨度长达10年。

风起于青萍之末,浪成于微澜之间。据了解,天喔国际近年来业绩每况愈下。2015年至2017年,天喔国际营收从49.08亿元略微增长到50.18亿元,净利润却从3.66亿元大幅跌至1.7亿元,同比大幅下跌20.66%,负债总额由33.84亿元增至46.75亿元,资产负债率从53.9%跃升至58.7%,每股收益EPS从0.17%下降到了0.07%。

再来看南浦。相关资料显示,自2015年后,南浦的业绩便开始“萎靡不振”。2013至2015年,南浦的年收入在55亿元上下浮动,可到了2016年,南浦的收入突然同比下滑了9.24亿元,仅为46.67亿元。另据“酒业家”报道,2015年至2017年,南浦的净利润分别为0.3亿元、0.1亿元、146.12万元。曾经在市场上风光无限的南浦食品年盈利竟只有区区146万元,不禁让人唏嘘。

南浦今日的落魄某种程度上是被时代甩在了身后。随着近年来外部市场竞争的加剧,南浦和上游厂家的合作关系处于流失状态。雀巢、加州乐事、红牛等知名品牌经销权已从南浦转移,全球第一大葡萄酒集团美国嘉露酒庄也与南浦解除合作,南浦不再代理该酒庄旗下大单品“加州乐事”。

天喔比南浦晚成立7年,创立初期曾利用南浦食品原有的资本积累和渠道,自有品牌发展也部分依托南浦食品经销,一直以来,南浦都是天喔国际最大的经销商和合营公司。

而作为持股南浦49%的大股东,天喔国际与南浦的关系却微妙越来越微妙。据野马财经(微信公号:8686)了解,早在2016年,林建华已不再担任南浦食品董事长,由龚如杰出任,而龚如杰的另一职务是上海市糖业烟酒(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

实际上,天喔国际一直想改变自己对南浦食品的“过度依赖症”。截至2017年12月31日,南浦作为天喔国际最大经销商所贡献收益及南浦作为天喔国际合营公司所贡献盈利分别为3.69亿元及71.6万元,占天喔国际期内收益及应占溢利分别7.4%及 0.4%。南浦为天喔国际贡献之收益及溢利于过去3年一直下跌,且预期2018年度将继续减少。而在2010年,南浦对天喔国际的贡献率高达44.8%!

11月21日下午,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又来到与天喔国际相隔半小时路程的南浦食品,前台人员对天喔国际和南浦食品两者之间的关系显得讳莫如深,强调说天喔国际和南浦食品是“两个不同的公司”,并说原来天喔国际在南浦食品任职的人于2017年已全部都离开,回天喔国际了。

如今,天喔国际将满目疮痍的一个烂摊子交给年仅25岁的林建华之子林奇。对上任半年的他而言,破产清算就像是一把悬在头上随时可以落下的剑,而他拼尽全力要做的是保住天喔国际不被债权人破产清算,从而进行破产保护和债务重组。

开曼群岛大法院颁令将呈请聆讯押后至不迟于2019年3月1日,留给林奇的时间最多只有3个多月了。林奇能在这3个多月里改写天喔国际的命运吗?欢迎小伙伴们来评论区讨论。

在新金融行业信心难振,屡遭质疑的时刻,野马财经汇集新金融监管层、学界与行业主流从业者,共同探讨新金融的价值回归,重振公众对新金融,和新金融企业的信心。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