辉山乳业去哪儿

辉山乳业去哪儿
2018年11月27日 13:21 野马财经

作者|董虹

来源|野马财经

经历过类似血淋淋资本故事的,辉山乳业不是第一家,肯定也不是最后一家。

债务危机已经过去一年多,辉山乳业(6863.HK)及数十家关联公司仍在等待重组方。然而,“白衣骑士”迟迟未到,公司股票近日却已经被香港联交所列入除牌程序的第二阶段。

辉山乳业以这样一种不太好看的姿态再度出现在公众视野中。相比于它当下的落魄,那些过往的辉煌与惨烈还历历在目。

曾经的明星公司

如果对中国乳企进行论资排辈,辉山乳业还是元老级人物呢。1951年,辉山乳业便开始了自己的养牛史,而后几十年,“以牛为本”、“爱牛如子”的文化一直流淌在辉山乳业的血液中。

“当别人把80%的精力和资金用于营销时,我们则把80%的精力用在了以牧草和奶牛饲养为主的全产业链建设上”,辉山乳业集团董事长杨凯曾说。

正是因为这份坚持,辉山乳业“从业”60多年,未曾被曝光过质量安全问题。虽然名头不如伊利、蒙牛响亮,但在业界却是一家值得尊敬的公司,靠过硬的质量赢得了当地消费者的认可,也赢得了自己的生存空间。

公开资料显示,2010年、2011年、2012年,辉山乳业净利润分别为3.28亿元、4.5亿元、9.45亿元,2011年、2012年增速高达37.2%、110%。

裹挟着这份业绩荣耀,及全行业独一无二的“杀手锏”——苜蓿草种植(奶牛饲料),辉山乳业于2013年9月27日成功登陆香港联交所主板,IPO募集资金78亿元,成为香港历史上消费品行业首次发行企业募集金额前三名,其基石投资者阵容也相当华丽,挪威银行认购3.6亿股、伊利及中粮旗下私募基金宝华分别认购5千万美元及4千万美元股份。

期间,杨凯通过多次增持,耗资40多亿港元,将其持股比例从上市初的49.73%增至2016年底的73.12%,不断向外界传递对公司股价的信心。

回A自然也在计划中。“公司一直有回归A股的计划,持续增持不排除是有这方面的考虑。”有投行人士表示。杨凯和公司董秘,也都曾在不同场合公开表达过发行A股的愿望。

在IPO造富效应加持下,杨凯金灿灿的人生正式开始。

2015年,杨凯以140亿元财富登顶沈阳首富,2016年以260亿元身价位列胡润榜第66位,成为辽宁首富,也是中国乳业界个人身家最高的人……

或许是财富的光环太过让人眩晕,杨凯未曾料到危险已悄悄向他逼近。

危险来得猝不及防

2017年3月24日,一个普通交易日,恒指小幅波动,波澜不惊。临近午盘,辉山乳业突然跳水,半小时暴跌90%,市值蒸发300多亿港元。较之前的汉能薄膜发电,其恐怖和惨烈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

那时的杨凯又在做什么?无人知晓。但根据当时港交所披露易的信息显示,杨凯于3月24日通过Champ Harvest(冠丰)场内直接减持辉山乳业逾2.5亿股,减持均价仅为0.394港元/股,套现9884.63万港元(折合人民币近8700万元),持股比例由72.62%降至70.76%。

由此可见,首富还是很敏捷的,即便在几乎无人接盘的情况下依然能抓住那一丝稍纵即逝的机会。韭菜们却损失惨重,这场猝不及防的暴跌,被套港股通资金达20多亿。

事实上,追溯过往和辉山乳业相关的信息,各种蛛丝马迹实则已为这场暴跌埋下伏笔。

早在2016年12月15日,美国知名的做空机构浑水就发布了关于辉山乳业的做空报告,称辉山乳业至少从2014年开始发布虚假财务报表,夸大产奶量,编造“苜蓿自给自足”的谎言,公司价值接近于零。

不过这次做空被辉山乳业以紧急停牌轻易躲了过去。

12月19日,就在辉山乳业意图复盘之际,浑水又丢出一个重磅“炸弹”,指辉山乳业收入数据造假,国家税务总局的增值税数据显示,辉山乳业的报告中呈报巨额欺诈性数据。

辉山乳业不甘示弱,当晚就发布澄清报告,对浑水的质疑做了一一反驳。

说到这里,野马君觉得有必要给大家普及一下浑水这个公司。浑水是美国著名的做空机构,特别喜欢狙击那些财务造假的公司。手段主要有现场取证、行业上下游调查、查存货、怀疑第三方咨询机构出具报告的可靠性等。从2010年起,浑水公司先后做空东方纸业、绿诺科技、中国高速频道、嘉汉林业、奇峰国际等诸多中国公司,简直就是资本市场的“杀手”。

不过,“杀手”也有失误的时候,两次做空报告并没有击倒辉山乳业,辉山乳业股价在此期间一直坚挺在3港元左右,甚至有过最高达4.15%的涨幅。直到3月24日,一则大股东挪用30亿元资金投资房地产的消息成为压倒辉山乳业的最后一根稻草,惨状如下图所示,辉山乳业也被港交所勒令停牌并剔除恒生指数。

辉山乳业股价雪崩,留下一地鸡毛。它的债务情况也是让市场大跌眼镜。

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查询辉山乳业披露的财务报告发现,截至2017年3月31日辉山乳业估计总债务约为267.3亿元,当中包括银行及非银行贷款分别约187.1亿元及约42.5亿元,其他负债为38亿元,综合净负债高达100多亿元。为了最大限度融资,杨凯还将手上71%的股权用于质押。

另据《21世纪经济报道》引用债权人表述称,辉山乳业非上市公司体系负债高达300亿元之多。

巨额债务面前,所有债权人都难以淡定了。包括农业银行、建设银行、平安银行、歌斐资产、P2P机构在内的70多家债权人纷纷拿起“武器”讨债。

重组之路道阻且长

2017年底,辉山乳业被迫进入破产重整程序,董事长杨凯因“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被法院列入“老赖”名单,成了名副其实的“首负”;高管失联、辞职、欠薪等事常有发生……

这个乳业界昔日的明星公司让人大跌眼镜。

不过,在辽宁省内乃至整个东三省,辉山乳业还是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辉山乳业债务危机爆发后,辽宁省政府牵头,辉山乳业与债权人进行了多次会议延长债务期限,并且花9000万买地为其注资。

乳业分析师宋亮告诉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辉山是东三省规模最大的奶牛养殖基地及乳制品加工企业。随着国内奶源重视程度增加,奶价理性回归,辉山代表的不仅仅是一个奶源加工企业,他关系到很多人的就业,承载着辽宁农业转型的希望,是一个重要的排头兵,政府非常重视。”

2018年8月24日,辉山乳业集团系列企业作为重整管理人发布《辽宁辉山乳业集团有限公司等一百零八家企业管理人关于招募重整重组方的公告》,决定通过公开招募的方式引入重组方,设定的截止日期为2018年10月15日。

简单来说,就是辉山乳业希望以引进“白衣骑士”的方式完成自救,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愣是寻不到。于10月15日期满后,辉山乳业不得已又将招募期限延长至2018年11月15日。

如今这个期限也已经满了,最终会不会招募到投资人也是个未知数。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曾就此类事情致电辉山乳业董秘办,电话始终无人应答。

北京普天盛道企业策划有限公司董事长雷永军对野马财经表示,“辉山乳业产业链比较扎实,如果把原来的问题解决比较好,公司还是有机会的。只是,现在一般没人敢进来。”

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也注意到,迟迟未能等到“白衣骑士”的辉山乳业目前已进入联交所规定的除牌程序第二阶段,该阶段将于2019年3月26日届满,接下来将是除牌最后一个阶段。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