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行《神庙逃亡2》的公司赴港上市,似乎证明手游还是一门好生意

发行《神庙逃亡2》的公司赴港上市,似乎证明手游还是一门好生意
2018年11月29日 22:41 野马财经

作者|蔡真

来源|野马财经

二级市场已经很久没有广受认同的手游概念股了。

2018年11月25日,创梦天地(股份代号:1119.HK)在香港宣布26日起公开发售,并且拟于12月6日在香港联交所主板交易。

如果说出现在发布会上的CMO——赌王公子何猷君给了创梦天地上市的话题性,那么创梦天地豪华的股东阵容则给了市场更多的想象空间。

如今的创梦天地,似乎在向资本市场证明手游仍然是一门好生意。

含着金汤匙上市

对于创立于2011年2月的创梦天地来说,此次赴港上市并不是它第一次接触资本市场。2014年8月,成立仅三年半的创梦天地就成功登陆了美国纳斯达克,又在2016年9月完成私有化并退市。

在内地市场监管趋严的环境下,游戏行业已经不再是曾经的炙手可热,二级市场也已经很久没有获得足够认同的游戏股出现了。

正是在这个不平静的寒冬中,含着“金汤匙”的创梦天地毅然赴港上市,必然引人侧目。

创梦天地此次港股上市招股书显示,公司股东除了创梦天地董事会主席兼CEO陈湘宇旗下基金Brilliant Seed之外,还包括马化腾的腾讯、王思聪的普思资本、赌王何鸿燊四太梁安琪的Vigo Global、香港富豪林建岳旗下的香港丽新发展等。

创梦天地在成长过程中不断引入战略性股东,先后获得联想之星、君联资本、腾讯、普思资本、达晨创投、一村资本、正心谷创新资本、StarVC、保利置业等众多机构的投资。

除此之外,创梦天地的基石投资者也是坊间经常聊起的话题。

谈到游戏产业,索尼无疑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它聚集了一帮最为顶级、硬核的用户。索尼正是以500万美元成为创梦天地基石投资者之一。这也是索尼集团在中国投资的第一家游戏公司,也是第一次参加港股IPO。

创梦天地的另一个基石投资者则是京东。京东透过位于英属维京群岛的投资公司Windcreek Limited同样投资了创梦天地500万美元,获得基石投资者身份。

有了全球顶级游戏公司的加持,又有顶级富豪真金白银的支持,还有明星富二代的闪烁出面站台,创梦天地似乎在证明手游仍然是一门好生意。

如今,作为一家数字娱乐平台,公司主要发行并经营多种类游戏。公司将所有游戏均提供给用户免费畅玩,变现则来自于销售游戏内虚拟物品的收益。创梦天地旗下的乐逗游戏优势是国内最早在手游领域实现规模化运作的发行商之一。

招股文件显示,2018年上半年,创梦天地实现营收10.74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43.5%,经调整利润为1.51亿元,同比增长51.58%。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资料,创梦天地在中国所有独立手游发行商中按平均月活跃用户计排名第一;按收益计在推出及发行海外游戏方面亦是中国最大的独立手游发行商,在中国手游市场中排名第五。

分蛋糕,转飞轮

作为创梦天地创始人、CEO的陈湘宇毕业于中南大学计算机专业。技术男懂商业的结果,便是短短几年,创梦天地就成了国内最大的独立手游发行平台。截至2018年9月30日止九个月的平均月活跃用户达1.295亿。

外界给予陈湘宇很多符号,比如电子游戏爱好者、商人、老板、80后。带有同样标签的王思聪,在9年前带着5亿“零花钱”入局,一步步把电子游戏去污名化,一手推动建立了一个价值上千亿的巨大产业。

这块大蛋糕,也有创梦天地的一块。

2013年的一天,同样带有许多标签的王思聪和陈湘宇曾经相约畅聊。这次畅聊对普思资本正式入股起到了关键作用。陈湘宇最后决定将部分股份转让给普思资本。

在日益火热的电竞领域,创梦天地也是很早就投资了王思聪的熊猫TV,今年又投资了NW俱乐部,成立自己的战队IDS。创梦天地联合创始人兼总裁高炼惇和CMO何猷君还分别担任深圳电竞协会和澳门电竞总会会长。

另外,与腾讯合作开设的“好时光”影游社,则是创梦天地针对年轻一代打造的线下娱乐社交平台,集影视、游戏、电竞、周边、餐饮等于一体,最终成为一个线上线下融合的数字娱乐平台。

然而,无论平台如何丰富,游戏始终是创梦天地的核心业务。公司预计,游戏收益将继续成为公司收益的主要来源,而来自电子竞技、漫画及视频等领域的收益也会增长。

陈湘宇推崇商业上的“飞轮效应”——为了使静止的飞轮转动起来,开始会非常费力,但一旦飞轮高速转动,所具有的动量和动能就会很大。

创梦天地的飞轮,能量确实已然不小。

收入稳步成长的同时,创梦天地的毛利率也保持了相对稳定。在“农药”、“吃鸡”分食大部分手游空间的2017年,创梦天地的毛利率居然大幅上升,达到40.2%。

蓝海不再,如何远航?

陈湘宇转起了飞轮,创梦天地也吃到了大蛋糕。然而,现在并不是手游概念股的春天。

2011年,月流水百万元的手游已经足以问鼎头部。而在2013、2014年,手游A级产品的定义已经是月流水千万。2015年,最顶尖的一批手游都做到流水上亿。

级数增长的背后,一方面是智能手机的普及带来的人口红利,另一方面是手游玩家经过这几年的培育,游戏的两极分化越来越明显。

然而,冬天很快就来了。经历2014的过热,行业重新洗牌,理性回归。2015年底业内已经显得萧瑟,投资也没有那么好找了。

蓝海泛红,以发行业务为主的创梦天地给出了自己的解法——离用户更近。这让创梦天地在同等规模公司中,看起来更像是一家用户型公司。

并且同类型游戏的用户画像接近,使得其对用户价值的利用率更高,获客成本更低。

这通常是腾讯、SONY这样的平台型公司的特权。这样的特征,可以让创梦天地在长时间里,通过精品内容和运营能力去低成本获取用户及有效提升用户留存。这让创梦天地这家中体量公司在网易和腾讯的缝隙间活下来。

创梦天地拥有全球丰富的游戏开发者资源。经过多年积累,创梦天地与全球知名开发商建立了紧密的关系。

比如,2016年创梦天地成立indieSky,持续不断地支持全球独立游戏开发者,推动他们生产更多更有创意的游戏。2018年11月12—14日,创梦天地还联合国际游戏组织CGA在深圳举办了Casual Connect全球游戏开会者大会,集结全球上千名游戏精英……

索尼为了丰富PS的游戏内容,也于2016年就推出了“中国星”计划,扶持中国的独立游戏开发者,这和创梦天地不谋而合。陈湘宇也表示,未来创梦天地和索尼合作将推动全球更多的开发者产出更多更好的精品游戏内容。

腾讯系也看到了游戏以外更多的延展空间。此前的10月底,创梦天地与京东在广州宣布联手推出一款融合游戏、电商、社交的APP“衣范儿”,“衣范儿”将联合UGG、周生生、FILA等时尚品牌,为热爱穿搭的年轻人提供全新的游戏化电商新体验。高炼惇表示,双方未来将有很大的合作空间。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