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干妈拒不上市,“老干爹”却3闯A股,蓝瘦香菇背后浮现隐秘财技

老干妈拒不上市,“老干爹”却3闯A股,蓝瘦香菇背后浮现隐秘财技
2019年06月25日 18:47 野马财经

作者|王玥

来源|野马财经

1800多年前的“医圣”张仲景不会想到,如今,自己的名字会跟香菇酱一起送往资本市场拼杀。

如果问谁是走遍世界的中国女人,那老干妈的创始人陶华碧当之无愧,一瓶又一瓶销往国外的老干妈辣椒酱足以让那个瓶身上的女人享誉世界。

当老干妈辣椒酱渐渐成为一个代表中国的符号时,其带来的回报也极为可观。以2016年为例,平均8元一瓶,每天销售130万瓶计算,老干妈辣椒酱的销售额就高达45亿元,让人艳羡不已。

而在这一众羡慕者中,要数来自河南的仲景食品为当中翘楚。尽管销售额只有老干妈的一个零头,不过这家公司已经3闯A股ipo了。

香菇酱打擂辣椒油,

“老干爹”单挑“老干妈”

提到仲景食品,不由让人想起那则“采蘑菇的小姑娘”广告。事实上,作为一个调料食品公司,自其2002年成立以来,也一直试图以主打香菇酱的“爆款单品”策略与老干妈争夺江湖。

来源:仲景食品官网

随着广告火遍中国大地,仲景食品也凭借香菇酱的热销快速崛起。也许是连年攀升的业绩给了仲景食品对标老干妈的勇气,在其此前公开的招股书内,赫然将后者列为竞争对手,虽然目前来看,老干妈的江湖它似乎还搅动不了。

来源:仲景食品招股书

据仲景食品招股书中的数据显示,在2014年至2016年间,香菇酱的销量基本上在3500万瓶到4000万瓶之间,这三年的营收分别是3.8亿元、4.3亿元和4.7亿元。与此同时,老干妈的年营收基本保持在每年45亿元左右,10倍的业绩差距让这对“竞争对头”间的鸿沟看起来有点难以逾越。

在国内想要撼动老干妈的江湖并不容易,于是仲景食品也开始走上了“国际化”道路,试图与老干妈在海外一搏。据其招股书介绍,在2008年推向市场后,仲景香菇酱已经逐步登陆了韩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荷兰等多个国家的市场。

但是即便如此,仲景食品也没有能及时建立起有效的“护城河”,随着其招股书的披露,仲景食品对单一产品过度依赖、高库存、增长乏力等问题也变得愈发透明。如今,在老干妈和海天味业旗下香菇酱产品相继问世之后,仲景香菇酱的处境也变得愈发窘迫。

面对这一切,寻求新的出路成为了仲景食品不得不面临的选择。而与“拒不上市”、“不要贷款”、“不要融资”的老干妈不同的是,谋求资本市场的一席之地成了这几年仲景食品发展的主旋律。

两度败走创业板,

“蓝瘦香菇”3闯IPO

或许是香菇酱的蹿红让实控人孙耀志看出了其他“门路”,早在2014年,这位已在资本市场辗转腾挪多年的“隐形大佬”,就开始为仲景食品的IPO做着准备。

然而,首次冲击IPO的仲景食品(当时名为“仲景大厨房”)并未能如愿,2015年,其第一次冲击IPO“无疾而终”,仲景食品在资本市场首次折戟。两年过去后,仲景香菇酱瓶身“采蘑菇的小姑娘”形象都由真人变成了卡通,但其挑战IPO的初心仍没有改变。

但当仲景食品于2017年5月份再次递交上市申请书的时候,却又因嫌违规减持、财务数据、经营范围等问题被监管部门叫停,第二次被资本市场拒之门外。

去年(2018年)6月,屡败屡战的仲景食品卷土重来,其名称也由“仲景大厨房”变更为“仲景食品”,而随着其公司工商信息的调整、保荐券商的更换,“换了个马甲”的仲景食品再度冲击IPO。

直到今年5月14日,国金证券发布了辅导总结报告,称仲景食品已如期完成辅导工作,并已符合创业板上市公开发行股票条件。而对于上次仲景食品IPO失败的种种质疑,国金证券也一一给予回应,称仲景食品已经对相关问题进行了认真的检讨和深刻反省,并保证以后不再有类似事件发生。

都说“事不过三”,关于此番再战IPO,仲景食品的大股东们都笃定几无悬念。然而在仲景食品2016-2018年间业绩看似实现连续上涨的背后,是其2017年香菇酱产品达到2.3亿“天花板”的事实——到了2018年,其香菇酱产、销量双双下降,销售额更是同比下跌了21.6%,此间若不是仲景食品另一调味品及时补上缺口,想必其最终的财报不会这么好看。

而关于单一产品的增长困境如何破局,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致函询问了仲景食品,不过截止发稿对方并没有做出回应。

值得一提的是,随着一波三折、越挫越勇的IPO之路,仲景食品实控人孙耀志以及其布局资本市场“高瞻远瞩”的眼光似乎也越发开始被验证。

小城里的孟尝公,

南阳山下资本国

仲景食品起步于南阳西峡,从2014年谋求上市开始,其背后的“宛西系”就开始逐渐浮出水面,而宛西系的历史要从堪比“孟尝公”的孙耀志说起。

上世纪50年代,孙志耀出生于紧邻西峡县的内乡,像大多少勤劳的河南人一样,被这里的山水孕育长大。据公开资料显示,1968年,当时还未满17周岁的孙耀志便入了伍。几年后,退伍转业的孙耀志被调到了相邻的西峡县工作,而这一调动也阴差阳错的成为了他人生的转折点。

1979年,孙耀志进入当时还名不见经传的宛西制药,三年后被任命为副厂长。6年后,被任命为党委书记兼厂长的孙耀志先是和江苏中医研究院联合开发了“痛经宝颗粒”,后是亲力亲为层层筛选出“月月舒 ”为品牌命名,开始率领宛西制药走上了一条转型之路。

虽然现在已被人渐渐淡忘,但在那个看电视还是高级休闲方式的年代,孙耀志便曾拍下了央视的广告为“月月舒”宣传造势。到了1991年,彼时名声大噪的月月舒创下了在当时堪称“神话”的2800万元销售额,而其背后的宛西制药自此也步入了扩张期。

到了1998年,宛西制药的总资产已经从几十万扩张到几千万,过亿的销售规模也让这家企业成为了河南当地的支柱产业。也是在同一年,孙耀志对宛西制药进行了内部改革,一路从国企改制为民企。

而关于“仲景”品牌的由来和建立,相比更颇为传奇。1999年,已在当地家喻户晓的孙耀志为了力压竞对,以808万元的价格收购了濒临破产的南阳仲景制药。一年之后,宛西制药旗下几乎所有的产品都因被冠以“仲景”牌而知名。

1999年8月,伴随着仲景六味地黄丸广告在央视热播,宛西制药“药材好,药才好”的品牌形象深入人心。据统计,到了2005年时,“仲景”的商标价值已经高达27亿元。孙耀志在让宛西制药走上健康发展快车道的同时,其财技也逐渐开始显现。

2001年9月,孙耀志将自己的触角伸向了汽配行业,其通过宛西制药间接投资那时已经陷入困境的西泵股份(002536.SH),并以1000万元换来了后者74%的股份。2010年西泵股份登陆资本市场,并于2019年5月更名为飞龙股份。更名完成后,孙耀志仍以22.19%的持股比例成为实控人,对应财富值若以其现在的股权估算约为7.38亿元。

18年,正好是一个人从初生到成年所需要的时间。在此期间,孙耀志仅靠西泵股份就实现了从1000万跨越到7亿的投资回报,让普通人望尘莫及。

在2010年西泵股份登录A股之后,仲景食品以及宛西制药分别于2014年及2016年在河南证监局备案辅导。不过遗憾的是,这二者的上市路都波折不断,均在2017年中断。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