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得不少,回款寥寥,号称“氢能第一股”,经营现金流却连年为负!

卖得不少,回款寥寥,号称“氢能第一股”,经营现金流却连年为负!
2019年07月21日 11:47 野马财经

作者 | 李攸宁

编辑 | 缪凌云

来源 | 首席科创官

多年前,江湖上流传一笑话。某位山西煤老板到深圳考察市场,一下飞机便晕倒在地,接机人见状不知所措,欲拨打120抢救,谁知遭遇煤老板助理制止,要求开来一辆汽车,对着煤老板口鼻排放尾气。照做之后,煤老板果然安然无恙苏醒。

笑话流传多年,自然无人会信,但这呼吸尾气的场景却给不少人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

在全球变暖、化石能源枯竭的大背景下,汽车用油如果依然无法找出更加环保、可持续的能源替代,那么笑话变现实也只是时间问题。

作为汽车产业链中一员,北京亿华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亿华通”)专注于氢燃料电池发动机系统研发及产业化。氢能作为一种新兴清洁能源和燃料电池产业结合以后,有望替代化石能源为汽车提供可持续发展的动力。

这也是近年来汽车产业最大的风口。

率先开启商业化

燃料电池技术并不是一项新兴技术,早在1839年就已经被英国Willam Grove发明出来。

20世纪60年代,NASA(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将燃料电池应用于双子星航天飞船,开启了燃料电池的现代发展史。20世纪70年代,石油危机引起了能源恐慌,氢能作为一种新兴清洁能源开始受到各国政府关注。

20世纪90年代,包括奔驰、福特在内的国际知名车企纷纷推出燃料电池概念车型。进入21世纪后,氢能与燃料电池技术发展逐渐成熟,日本丰田汽车于2014年12月推出Mirai燃料电池汽车,续航里程达到502公里,成为燃料电池领域里程碑事件。此后,全球燃料电池产业开始快速发展。

目前,我国燃料电池发动机系统及电堆独立供应商主要分为三类,一类是较早从事燃料电池行业且具备自主核心技术的发动机供应商,以新源动力、亿华通、弗尔赛为代表。

另一类是近年来兴起的以国际技术引进与合作见长、具备一定批量化生产能力的供应商,以上海重塑、国鸿氢能为代表。

此外还有一系列上市公司通过投资、产业链合作与技术引进等方式不断拓展燃料电池相关业务,以大洋电机(002249.SZ)、雄韬股份(002733.SZ)为代表。

其中,亿华通诞生于2012年,目前已实现发动机系统及燃料电池电堆批量国产化,产品主要应用于客车、物流车等商用车型,与宇通客车、北汽福田、中通客车、苏州金龙、申龙客车等国内商用车企均已合作。

2016年—2018年,全国燃料电池汽车销量分别为629、1275、1527辆,亿华通分别销售燃料电池发动机系统76、192、303套,占比分别为12%、15%、20%,呈逐年递增趋势。实现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1.38亿元、2.01亿元、3.68亿元,占亿华通总营收比重均为100%。

这些产品主要供给北京公共交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张家口市公共交通集团有限公司、郑州市公共交通总公司、张家港市港城公共交通有限公司、上海奉贤巴士公共交通有限公司等多家公交公司及整车运营厂商。

根据工信部发布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推荐车型目录》可知,2018 年度共83款燃料电池商用车型被纳入目录,其中,配套亿华通燃料电池发动机系统的车型共计24款,占比为28.92%,位居行业第一位且大幅领先。排名前列的其他业内厂商主要包括国鸿重塑、上海重塑、国鸿氢能。

图片来源:亿华通招股书

左右为难

虽然单从市场覆盖率看,亿华通表现还不错,但财务数据所反映的结果却不太理想。

招股书显示,2016年—2018年亿华通实现营收分别为1.38亿元、2.01亿元、3.68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64.4万元、2926万元、1787万元,业绩稳步增长,但利润存在巨大波动。研发投入占比分别为12.65%、12.44%、13.4%,相较于科创板众多受理公司,此研发投入只能说是一般水准。

更多状况反映在存货和应收账款方面。

招股书显示,2016年—2018年亿华通存货分别为0.2亿元、0.8亿元、1.1亿元,呈逐年递增趋势。

亿华通对此解释,存货量逐年递增是由于2016年、2017年总体产能较小,每年仅能产240台。而2018年基于我国燃料电池行业发展规划,为应对未来快速增长的需求,亿华通燃料电池发动机系统一期工程已建成投产,形成了2000台/年的燃料电池发动机产能,因此当前整体产能利用率仍相对较低。

与此同时,2016年—2018年亿华通应收账款分别为1.02亿元、2.88亿元、4.19亿元,额度较大,且增长态势明显。表明公司在销售合作中话语权偏弱。

这一点也体现在前五大客户占比中。招股书显示,2016年—2018年亿华通前五大客户销售收入占比分别为100%、99.17%、95.59%,虽然呈逐年下降趋势,但所占比例依旧很高,大客户依赖明显。未来若有部分客户出现合作中断或中止等情况,将对亿华通当期营收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一边是卖出去的钱收不回来,另一边辛苦研发的产品卖不出去,亿华通可谓两边承压。

当然,公司2018年营收同比增速83.08%、应收同比增速45.48%,存货同比增速37.5%,趋势正在好转。

现金流为负,持续经营承压

应收账款和存货过高的影响不止反应在市场需求和话语权方面,还影响着亿华通的持续经营能力,反映在它的现金流上。

招股书显示,2016年—2018年,亿华通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8063.35万元、-16891.47万元、-7853.91万元。

亿华通对此解释,经营性现金流持续为负主要由于随着营业收入规模快速扩张,应收账款和存货规模快速增长所致。2016年—2018年亿华通应收账款和存货金额合计分别为1.23亿元、3.65亿元、5.30亿元,占用了大量营运资金。

事实上,亿华通这些年在融资方面所做的努力并不少。从2014年pre-A轮融资500万人民币开始,包括新三板定向增发在内,亿华通至今已进行11轮融资。

作为征战资本市场的老兵,亿华通曾于2016年1月挂牌新三板,成为“氢能第一股”。自挂牌以来在新三板累计完成约7.88亿元融资,是其营运资金的主要来源。

众多知名机构和上市公司参与了亿华通数轮融资。其中,水木扬帆持有亿华通5.40%股份,水木长风持有亿华通3.97%股份,水木愿景持有亿华通2.75%股份,而水木创信为水木 扬帆、水木长风、水木愿景的执行事务合伙人,其通过上述股东合计控制亿华通12.13%股份。

康瑞盈实持有亿华通5.29%股份,康瑞盈实是宇通客车(600066.SH)的全资子公司。东旭光电(000413.SZ)持有亿华通4.85%的股份位列第四大股东。

另外,清华大学交易基金会、国创高新(002377.SZ)等均位列公司股东榜单之中。

图片来源:亿华通招股书

如果亿华通现金流长期为负,未来又不能持续拓宽融资渠道,改善现金流情况,则可能导致营运资金不足,影响其长期发展。此番闯关科创板,亿华通拟募资12亿元,其中5亿元将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