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方正系”出身、G端客户近八成,开普云净利5年翻了409倍

老板“方正系”出身、G端客户近八成,开普云净利5年翻了409倍
2019年08月09日 18:19 野马财经

作者 | 雷晨

编辑 | 缪凌云

来源 | 首席科创官

近日,开普云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开普云”)向上交所递交了科创板申报材料。这家公司曾于2017年2月23日挂牌新三板,2019年3月21日终止挂牌。

公司致力于研发数字内容管理和大数据相关的核心技术,为全国各事业单位、大中型企业、媒体机构等提供互联网内容服务平台的建设、运维以及大数据服务。

开普云本次拟募集资金4.6亿元,计划用于互联网内容服务平台升级建设、大数据服务平台升级建设、研发中心升级建设三个项目。

偏安广东一隅的开普云虽然不显山露水,但却有着“出身名门”的实控人、令人羡慕的客户群体,以及“惊心动魄”的诉讼风波,成功引起了首席科创官(微信公号:sxkcg666)的注意。

服务G端,闷声发大财

在开普云挂牌新三板之前,很多人大概都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但其估值和业绩的增长可谓十分迅速。

若根据2016年1月和2019年3月的两次股权交易来算,开普云三年间估值从3720万元增长至10.1亿元,足足翻了26倍。

2016年1月,石龙工业总公司将其持有的开普云25%股权以93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东莞政通,可推算公司当时估值约为3720万元。

次年9月,开普云以当时总股本2098万股为基数,向全体股东每10股转增14股,总股本增至5035万股。另外,公司最近的一笔股权交易发生在今年3月,转让价格为20.5元/股。将股价乘以总股本,可见公司今年3月的估值已达10.1亿元。

短短3年时间,开普云估值就实现了巨大飞跃,或许与它近年来的业绩表现有关。

近三年,公司收入来自于互联网内容服务平台、大数据服务平台和运维服务。各类业务收入逐年增长,来自互联网内容服务平台的收入各年占比均在60%以上。

营业收入按业务类型划分(图片来源:招股说明书)

2014年-2018年,公司营收分别为3989万元、7215万元、1.06亿元、1.57亿元和2.28亿元,年均增长率为55.28%;净利润分别为15万元、741万元、1318万元、3601万元和6152万元,5年翻了409倍,盈利能力水涨船高。

而开普云的业绩“高楼”,是靠多年的技术积累与市场开拓“一砖一瓦”筑成的。

自2000年成立后,公司花了8年时间进行基础技术的积累;2008年至2014年,公司对政务内容管理领域进行开拓,在平台产品化阶段,逐步开发事业单位和大型企业等客户;2015年以来,公司向平台智能化和大数据服务化转型,大数据服务不断推出,收入也迅速增长。与此同时,公司已经积累了不少优质客户。

营业收入按客户类型划分(图片来源:招股说明书)

2016年-2018年,公司已为1500余家机关客户提供了服务,这类客户收入占营业收入比重分别为79.44%、78.31%和78.57%。

报告期内,公司的存货周转率分别为1.38、1.9和3.01,呈稳步上涨态势,印证了开普云产品的市场接受度。

与同行毛利率对比(图片来源:招股说明书)

而从毛利率来看,与同行业公司相比,公司的综合毛利率高于科创信息(300730.SZ)和南威软件(603636.SH),低于拓尔思(300229.SZ),在行业中处于中等水平。

实控人曾为“方正系”高管

开普云的前身为东莞互联,2000年4月17日,由石龙工业总公司与首信发展分别出资700万元、300万元设立,两家股东的背后均有国资身影。

首信发展成立于1998年,现为首都信息(1075.HK),背靠北京国资。成立初衷就是推动北京地区乃至全国政务的电子化。

石龙工业总公司是由东莞市石龙镇国资100%控股。得益于改革开放春风,石龙镇1996年被国家科委评定为“国家星火技术密集区建设单位”,1999年被国家信息办公室评定为“全国首个信息化试点镇”,是孕育电子政务企业的“沃土”。

一南一北两头国资入股,为开普云的成立奠定了坚实的基础。随后,便是找合适的人来做大、做好企业。2001年,开普云迎来了它的掌舵人——汪敏和刘轩山。

汪敏1995年毕业于北京大学计算机软件专业,在北大“方正系”旗下的方正电子,由软件工程师一路升至事业部总经理;1998年,刘轩山加入方正电子,负责商业信息管理系统的开发工作,汪敏已是其领导;2001年9月,汪敏与刘轩山告别方正电子,南下共赴新事业。

巧合的是,2001年发生了一件轰动资本市场的大事,即方正集团下属公司方正科技的控股权之争。

且不论汪、刘二人的“出走”是否与此有关,首席科创官(微信公号:sxkcg666)注意到,从1999年开始,方正集团、方正控股、方正科技等公司就已然人事动荡,高层频繁更迭。

目前,汪敏任开普云董事长兼总经理、实际控制人,刘轩山为公司董事兼研发部副总经理,率领开普云走上了IPO之路。

股权结构图(图片来源:招股说明书)

入主开普云后,汪敏主持经营管理,刘轩山负责产品技术研发。2015年以来,公司在北京、广州、深圳、成都、扬州、南昌、拉萨等城市设立子公司或分公司,初步建立了以华南、华北、华东和西南区域为主,辐射全国的业务网络布局。

在招股书中,公司仅披露了两家子公司北京开普和成都开普的经营情况,没有提到其余6家分公司。根据已披露信息,开普云最赚钱的子公司是北京开普,其2018年的净利润为1065万元。

一边跑马圈地,一边资本腾挪。报告期内,公司还处置了参股公司新疆开普和扬州开联的持有股份,不过,转让后者股份的过程却并不顺利。

0元转股惹官司、曾因漏税遭处罚

报告期间,股权转让和税务行政处罚,是开普云抹不去的过往。

开普云曾持有扬州开联51%的股权,认缴5.1万元出资额。2016年7月11日,公司指定袁静云为过渡方,先将其持有扬州开联51.00%的股权0元转让给袁静云。

担当如此重任的袁静云是何许人也?招股书显示,她出生于1987年,2013年3月,告别小猪班纳服饰人资行政专员的工作,跳槽开普云任相同职位。2016年9月2日起至今,她历任公司证券事务代表、职工代表监事,间接持有公司0.04%的股份。

图片来源:招股说明书

而袁静云职场的转折点,恰恰发生在其受让扬州开联股权后两个月之内。2017年3月14日,袁静云又以0元将其持有的扬州开联51.00%股权转让给蔡华彪,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让人意外的是,这一资本腾挪历时长达8个月。首席科创官(微信公号:sxkcg666)发现,两次诉讼在“从中作梗”。

扬州开联成立于2011年,由开普云和段金明分别出资5.1万元和4.9万元设立,所属行业为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扬州开联成立6年后,由于未实际参与扬州开联的业务经营,且未实际支付出资款,开普云决定处置扬州开联股权。

大股东“高唱离歌”,可二股东段金明却出于种种原因不愿“放手”。袁静云受让开普云51%的扬州开联股权后,段金明对该股权转让通知30天内置若罔闻,迟迟没有签发出资证明并及时向工商行政管理局办理股东变更登记。

一气之下,袁静云将扬州开联告上了法庭,请求法院判令扬州开联确认她在扬州开联的股东身份。后者随即对法院管辖权提出异议并上诉,认为案件审理地不应该在公司注册地扬州经开区,而应在其营业地扬州邗江区,然而这一请求在2016年11月被法院驳回。

数月之后,或是被新年的喜庆气氛感染,双方不愿再僵持下去,亦或是私下达成了某种协议,2017年正月十二,袁静云向法院提出了撤诉申请,段金明随后便确认了前者的股东身份。3月14日,袁静云终于将手中51%的股权转手,至此,开普云与扬州互联“一刀两断”。

除此之外,报告期间,公司还曾因未按期申报企业所得税而被相关部门罚款,开普云扬州分公司、北京开普、开普云拉萨分公司、北京开普上海分公司分别被罚200元、400元、300元和250元。

虽然诉讼风波给开普云的光鲜形象蒙上些许阴影,但拥有幸运躲过方正集团大变局的实控人和“高大上”的客户群体,你认为开普云能叩开科创板的大门吗?我们评论区见~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