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事长、总裁被立案调查!舍得酒业暴雷连环炸,5亿占款余波不断

董事长、总裁被立案调查!舍得酒业暴雷连环炸,5亿占款余波不断
2020年09月25日 18:38 野马财经

作者| 宋冠宇 

   来源 | 野马财经

曾被誉为川酒“六朵金花”之一的舍得酒业在白酒行业竞争已经白炽化的今天,市值百亿的舍得酒业却因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一事,董事长等四人接连被立案调查。

违规占用资金,董事长等人被立案调查……接连出事,“后院起火”的舍得酒业迎大考。

四高管被采取强制措施,

花式绕弯占用4.75亿元

9月24日深夜,ST舍得(600702.SH)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长刘力、总裁李强先、董事张绍平因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被公安机关刑事立案调查,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

图片来源:公司公告

从9月22日复牌至9月24日,ST舍得酒业已连续3个跌停。截至9月25日午间,ST舍得股价28.09元/股,百亿舍得市值跌破100亿,最新市值为94.56亿元。

9月对ST舍得来说注定是难忘的。

9月1日晚间,当时还没有被ST的舍得酒业发布公告称,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公司控股股东四川沱牌舍得集团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周政立案调查。

此外,针对这一事件,舍得酒业的董事长刘力,副董事长、总经理兼董事会代理秘书李强,以及公司首席财务官李富全也于2020年9月1日收到中国证监会的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至此,公司实控人和三位高管都被放到了聚光灯下。

9月17日,舍得酒业接到公安机关通知,公司财务负责人李富全因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

说到这里,大家可能没有注意到的是,舍得酒业的“爷公司”天洋控股由周政、周金兄妹创立于1993年,而舍得酒业董事长刘力,正是天洋控股实控人周政的妹夫。也就是说姐夫将资金兜兜转转到妹夫手里引发百亿上市公司高层接连被调查。

不久,上交所由于舍得酒业违规占用资金的情节严重,对公司股票实施其他风险警示,即被ST。9月22日舍得酒业更名为ST舍得。

四川证监局公告称,舍得酒业与控股股东四川沱牌舍得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沱牌舍得”)以及关联方存在大额非经营性资金往来。根据舍得酒业披露,截至2020年8月19日,相关方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余额约4.75亿元,其中本金4.4亿元, 资金占用费约0.35亿元,构成关联方违规占用上市公司资金。 

值得关注的是,早在2020年8月20日,舍得酒业就已经针对此事件发布了自查报告, 公告当中详细解释了此次资金违规占用事件,下面让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为大家将其中弯弯绕绕的所属关系拆解清楚。

此次事件简单来说,就是舍得酒业的“爷公司”天洋控股通过其关联方,也就是舍得酒业的全资子公司舍得营销公司,与关联方蓬山酒业发生了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的情形。其中关系可见下图中天眼查的股权穿透关系。

图片来源:天眼查(实控人、舍得酒业、天洋控股和舍得营销公司的关系)

图片来源:天眼查(天洋控股、沱牌舍得与蓬山酒业的关系)

其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的具体情况,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也通过表格的方式整理出来。

图片来源:野马财经整理

据了解,天洋控股曾向舍得酒业出具承诺函,称天洋控股及天洋控股的关联方将于2020年9月19日前,将前欠款及相应资金占用费全部归还舍得营销公司。

对此,盈科上海谢连杰律师向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表示: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违反《公司法》《证券法》相关规定。根据新证券法规定,信息披露义务人违反信息披露义务将面临比此前更为严格的行政处罚。另外,如果因为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原因导致投资者损失,或将面临投资者民事赔偿诉讼。

事实上,舍得酒业也不是第一次“后院失火”。

 “母公司”告了“爷公司”

2019年12月4日,舍得酒业发布补充公告称,沱牌集团股权被冻结的原因是其向控股股东天洋控股进行起诉,申请冻结了后者持有的(即“沱牌集团”)70%股权。

简单来说,就是舍得酒业的“母公司”告了“爷公司”…… 究其原因,在于天洋控股向沱牌集团拆借了一部分资金,但是未能如期归还。

这一事件可以追溯到2019年11月18日,彼时,舍得酒业就已发布公告,确认了沱牌集团70%股权被冻结的事情,并解释称是天洋控股和成功(中国)大广场(下称“成功集团”)一笔约9.74亿元的并购尾款未能谈妥,出现了纠纷,被告上了法庭。

图片来源:舍得酒业公告

就在11月18日,舍得酒业盘中一度触及跌停,最后收盘于29.25元/股,暴跌9.05%。截至12月5日,收报28.84元/股,半个月时间,跌幅3.7%。

由此,舍得酒业股东层面内部纷争的裂口,被正式摆上了台面。

结合这次天洋控股花式绕弯占用资金的情况来看,该公司的资金状况到底如何?

此危机其实可以追溯到5年前。 

2015年,舍得酒业进行股权改制时,天洋控股经过203轮的激烈报价,最终入主舍得酒业,以38亿资金拿下舍得酒业控股股东沱牌集团70%的股权。而沱牌集团持有舍得酒业29.85%的股份。 

不过天洋控股的竞购资金大部分是非自有资金。

2016年,天洋控股与中国建设银行廊坊支行签订的《并购融资合同》显示,后者通过理财产品为天洋控股提供融资款项23亿元,用于前者的并购项目。 而天洋控股用其持有的沱牌集团全部股权作为担保,并且还用其地产项目的销售现金流作为补充担保。 

也就是说,天洋控股通过借款拿下了舍得酒业的控制权,一旦天洋控股出现现金流问题,其所持股权就可能被司法处置。所以沱牌集团股权被冻结时,市场一度传言,舍得酒业可能面临实控人易主。

据了解,天洋控股的实控人是周政,从电器行业起家,在青岛做大宗交易积累了原始资金,后来天洋控股转型房地产行业,又逐渐涉足矿业、互金、文化、科技等多个产业。

目前,旗下控制三家上市公司,分别为舍得酒业、梦东方(0593.HK)和多伦多证券交易所上市的China Minerals Mining Corporation。 

其中,梦东方的主营业务是文旅地产,债务问题同样不容乐观。半年报显示,公司资产负债率达到74.85%,上半年其净利润亏损2.09亿港元。 

白酒行业资深营销专家肖竹青则对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表示,目前白酒市场的竞争已经是恶性竞争,行业产能每年都在下降,但是销售额却在增加,说明市场份额在向一线品牌集中。舍得酒业本身面临一线品牌的挤压,股东之间应该团结增加核心竞争力,如今现状让投资者担心。

肖竹青进一步表示,就现状来看,舍得酒业在五年前的那场“混改”并不成功。“天洋控股当时通过向银行借钱收购舍得酒业。在收购成功后,天洋控股排挤了舍得酒业原有的管理层,引进了新的职业经理人。不过,天洋控股并没有兑现当初的业绩目标。”

在肖竹青看来,此次舍得酒业董事长和总经理被带走,则展现了大股东天洋控股与舍得酒业管理层之间的矛盾。“一般来说,中国的白酒产业是按照产地交税,茅台是贵州遵义的支柱产业,洋河是江苏宿迁的纳税大户,那么射洪市政府则希望舍得酒业成为当地的纳税龙头。但自天洋控股收购以来,舍得酒业的经营情况并不理想,自然也就没有完成历年的税收目标。再加上涉嫌违规使用舍得酒业的原有资金,种种行为让人失望,这也让舍得酒业的未来发展更加充满不确定性。”

半年报引关注

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梳理舍得酒业近年经营及财务状况,确实有不少地方值得注意。

8月28日发布的2020年半年报显示, 报告期内实现营收10.26亿元,同比下降15.95%;归母净利润1.64亿元,同比下降11.45%;扣非净利润1.47亿元,同比下降18.66%。此外,公司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为-0.61亿元。

值得关注的是,其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金额-4.95亿元,几乎是由于此次天洋控股违规占用资金所造成的的。

从舍得酒业的资金情况来看,截至2020年6月30日,其货币资金有11.59亿元,其中3.02亿元为票据保证金的受限资金,剩余8.57亿元还要去应对短期借款的10.04亿元。

但值得关注的是,上半年,舍得酒业存货25.28亿元,同比小幅微增1.5亿元;销售费用2.34亿元,占营收比例达到22.8%,同比减少了3%左右。

肖竹青向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表示,白酒消费很大程度是社交符号,面子载体,头部酒企“茅五洋泸”都有自己的面子品牌,但是舍得酒业还没有形成面子消费的符号。

此外,由于新冠肺炎疫情持续影响,宴席、商务应酬等消费场景减少,导致中高端白酒的终端动销减弱。但舍得酒业还是努力克服疫情带来的不利影响,通过降低社会库存、加强宴席促销、拉动终端消费。

自今年5月份以来,舍得酒业以推介会的形式走进深圳、西安、杭州、太原、南宁、青岛等重点城市,开启“大商、优商、大消费者战略”,进行渠道扩张和下沉。

在董事长、总裁、董事、以及财务总监都被公安采取强制措施后,舍得酒业表示,公司已对其相关工作做了妥善安排,董事长、总裁的职务已有人代行。

同时,2020年9月28日公司将召开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选举新一届董事会成员和监事会成员,并聘任公司新一届高层人员,因此立案调查事项不会影响公司日常经营活动。

你觉得ST舍得能够处理好这次“危机”吗?这些事情又会对舍得酒业产生何种影响呢?欢迎在评论区留言。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