罢免董事长未果,爱迪尔内斗升级,A股双头董事会如何破局?

罢免董事长未果,爱迪尔内斗升级,A股双头董事会如何破局?
2021年10月04日 18:41 野马财经
作为上市公司最高权力机构,“双头董事会”的出现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

作者|蒋皓高远山

编辑丨蔡真

     来源 | 野马财经

本文约2776字,阅读时长约5分钟

继新潮能源之后,又有上市公司董事长被股东申请罢免。

最近,珠宝公司爱迪尔(002740.SZ)创始人及第一大股东苏日明以第一大股东的身份,向爱迪尔提交罢免现任董事长李勇在内的四个议案,但遭到公司的驳回。

苏日明持有爱迪尔14.15%的股权,李勇持有爱迪尔8.38%,为第二大股东。去年4月,创始人苏日明卸下董事长一职,交棒李勇。一年多后,苏日明指控董事长李勇涉嫌虚开增值税发票案、侵害公司利益,不适合继续担任爱迪尔公司董事、董事长、总裁、法定代表人职务。而这四个议案,均遭董事会驳回。

爱迪尔“罢免董事长”的股东内斗,亦引来深交所的问询。目前上市公司还未作出回复。

同样是9月,同样深陷股东与管理层“内斗”的新潮能源也有新插曲。

前不久,新潮能源收到了证监会的《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因为6.13亿元巨额担保未披露,对上市公司和原董事长黄万珍、原总经理胡广军分别处以30万元罚款。原公司监事杨毅处以10万元罚款。历史问题尘埃落定,新潮能源迎来一波上涨行情,已摆脱仙股边缘。

两家内斗的公司有颇多相似之处;董事长被股东控告、股东股权分散,业绩不好看等。内斗耗去的是投资者的耐心,形成了双头董事会体系,造成更深的治理难题。

真假德隆

在信披违规被罚之前,新潮能源正处内斗白热化阶段。

7月8日,宁夏顺亿、金志昌盛、东营汇广、杭州鸿裕等9名股东结盟,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罢免了董事长刘珂等人。

原管理层却认为临时股东大会的召集程序违反法律法规,拒绝权力交接。7月21日,新管理层突破北京公司门禁,要求移交公章、证照等,试图强行接管。8月5日,股东北京中金通合创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将新潮能源告上法庭,请求法院判令撤销2021年7月8日作出的股东大会决议。

8月23日,交易所发函关注。8月27日晚,新潮能源回复上交所监管工作函,称程序合法合规,相关信息披露真实、准确、完整。同时提到,因公司已经没有实际控制人,中金君合等股东要求解除不提名承诺,恢复提名公司董事、监事候选人的权力。

公司董事范啸川表示,由于历史原因,公司前50大股东中仅有金志昌盛、绵阳泰合、上海关山等少数几家拥有提名权,同股不同权问题突出,解除承诺更有利于公司规范治理,更好的维护上市公司、广大股民的合法权益。

事实上,因为新潮能源股权分散,此前股东之间已经有过多番争斗。前情可以戳《新潮能源再遭逼宫:剪不断的德隆,理还乱的股东》了解。

如今监管介入或可以推动事件解决。

旷日持久的内斗过程中,德隆系的身影持续高频闪现。

据“中华网财经”报道,在这次联合起义的金志昌盛、宁夏顺亿、东营汇广、东营广泽、杭州鸿裕、宁波善见、宁波驰瑞、绵阳泰合、上海关山9位股东,多位和德隆系关系匪浅:

金志昌盛的大股东和法定代表人梁丽娟,是德隆系核心管理人员梁丽萍的亲姐姐;

绵阳泰合执行事务合伙人为西藏溢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委派代表为赖孝辉,此人曾担任德隆系德恒证券成都八宝街营业部总经理;

被新潮能源告上法庭的傅斌曾是德隆时期德恒证券上海营业部总经理;

宁波驰瑞的实控人朱晓红,目前是德隆融资平台北京市梧桐翔宇投资的主要股东。

股东方代表曾向野马财经解释,曾有德隆系任职经历不代表就是德隆系,何况德隆系已经没落,并不存在于当前资本市场。而现任管理层则认定,股东闹事手法和德隆系如出一辙,其本质就是为唐万新“复辟”。

“其实新潮能源的纠纷和德隆系应该关系不大,如果要说德隆,刘珂更德隆。”有知情人士表示,刘珂曾是唐万新财务顾问,帮其融资。

据爱企查,刘珂和哥哥刘斌控制的中金创新资本,管理规模超200亿元。而财新网曾报道,刘珂通过其控制的多家“中金系”有限合伙企业,以信托、资管为通道,从广州农商行为主的多家银行配资数十亿,或协助、或参与新潮能源、沙钢股份、捷成股份、*ST斯太等多家上市公司的并购、定增项目。

新潮能源里到底有没有德隆?如果有,到底谁是德隆?

双头董事会治理难

无论最终谁是赢家,不解决新潮能源“双头董事会”的问题,广大投资者就无法放心。

无独有偶,另一家A股上市公司皖通科技,大股东西藏景源和二股东南方银谷也因为争夺上市公司控制权,缠斗数年,令公司发展受到影响。

作为当时第一大股东的南方银谷,其实际控制人周发展被踢出董事会,西藏景源代表陈翔炜入局董事会。两强相争之际,一个神秘股东——安徽中战及时介入,并成为第一大股东,疑似政府出面解决两虎相争的问题。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