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间不戴口罩“互撕”,宁波交运大小股东为何情绪失控?

疫情间不戴口罩“互撕”,宁波交运大小股东为何情绪失控?
2020年03月13日 16:21 野马财经

作者 |  戴鄂

编辑 |  缪凌云

来源 |  首席科创官

小股东争权,大股东夺利,宁波公运集团股东之间近日上演了8小时“互撕”。究其原因,是由于公司一直处于无实控人的治理状态。

3月11日的一纸公告,让新三板挂牌的宁波公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宁波公运)成为资本市场的焦点之一。

8小时激辩,临时股东大会又开不了

据宁波公运公告内容,原定3月6日下午3点召开2020年的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

但在会议前,小股东与大股东宁波保税区东钱永旭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及其一致行动人之间发生激烈的异议和争论,造成现场混乱。

多名股东情绪失控,战“疫”期间,在狭小空间内未戴口罩展开了激烈争论。

来源:公司公告

股东吵架持续了约8个小时,股东大会仍无法召开。

那么,临时股东大会争吵的焦点是什么呢?

1月6日宁波公运公告,将在1月21日现场召开今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事项有三个,一是预计2020年度日常性关联交易;二是董事会换届选举,提名王玉忠、叶晋盛、朱静强、吴琰、赖兴祥为第七届董事会董事候选人;三是监事会换届选举,提名卢文超、孙敏钊为第七届监事会非由职工代表担任的监事候选人。

其中,赖兴祥、朱静强分别是上一届董事会的董事长、副董事长,王玉忠则是总经理,而孙敏钊、卢文超分别是上一届监事会主席和监事。

可是,随后小股东和大股东要增加临时提案,2020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被延期召开。

小股东要提名董事,大股东要大额分红

1月17日,宁波公运称2020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延期,时间推迟到3月6日下午3点。

此前,公司在1月10日收到持有3.1172%股份的方军提交的议案。

方军提交的议案有5个,主要是提名赖兴祥、王玉忠、倪联群、朱彤为公司董事候选人的议案,以及提名宋志栋为监事候选人的议案。其中新增的人是朱彤、倪联群、宋志栋,这3人均不在上一届董监高名单中。

此后,宁波公运的大股东也提出了议案。

2月24日,公司收到合计持股28.09%的股东宁波保税区东钱永旭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宁波保税区东钱深蓝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宁波保税区优悦科技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杭州长运运输集团有限公司、方海明联合向公司提交的《关于宁波公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19年3季度利润分配的临时提案》。

宁波公运根据公司制度,在2月26日分别召开董事会和监事会予以审议,并均获得通过。

此次权益分派预案以公司未分配利润向全体股东每10股派发现金红利20元,预计共派发现金红利3.27亿元。该议案也是要通过3月6日的临时股东大会审议确定的。

提案中称,公司2019年三季度末的未分配利润为10.38亿元。公司常年存在大额的闲置资金用于购买低息理财产品,资金使用效率低下,不利于保护股东利益,尤其是中小股东利益。

值得一提的是,分红金额超过2019年三季度末公司未分配利润的两倍。

这项分红方案的提议方之一宁波保税区东钱永旭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也正是在股东大会上与小股东发生激烈争论的一方。

无实控人,大股东5年变更3次

宁波公运前身是浙江省汽车运输公司宁波分公司,主营业务为道路客运及与之相关的客运站经营及油料销售等业务。

2015年5月,宁波公运挂牌新三板。从当时披露的公开转让说明书来看,公司便无实际控股人,这种情况一直持续至今。

宁波保税区东钱永旭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此前还是宁波公运的大股东。从2016年到2020年,公司第一大股东变更了三次。

2016年11月,宁波公运原来大股东为宁波交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

当时公司公告,宁波保税区东钱永旭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两次以做市交易的方式购买公司股份1633.5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0%,与原第一大股东宁波交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并列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

2018年11月,第一大股东再度变更为宁波交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

2019年三季报披露,宁波交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持股比例20.20%,第二大股东为杭州长运运输集团有限公司,持股比例19.37%,宁波保税区东钱永旭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与杭州长运运输集团有限公司系一致行动人。

2020年1月1日,宁波市旅游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上位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

2020年3月6日,拟参会股东之间发生冲突,临时股东大会现场会议无法召开。见证律师出具了法律意见:此次股东大会未进入审议程序,股东大会亦未形成决议。你对于宁波公运的大小股东权与利之争怎么看,欢迎在评论区留言。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