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后分析师位列IPO企业大股东!崛起的券业新生代

95后分析师位列IPO企业大股东!崛起的券业新生代
2021年06月04日 21:08 野马财经

作者 | 高远山

来源 | 独角金融

“宣父犹能畏后生,丈夫未可轻年少”。近年来,证券分析行业出现了不少年轻面孔,各大券商纷纷纳入90后发力研究领域。

1

95后分析师持股IPO企业,任董事

近日,龙口联合化学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联合化学”)发布了招股说明书申报稿,拟在创业板上市,其中有关主要股东情况的说明颇受关注。据申报稿显示,安信证券现役分析师,1995年出生的李玺田拥有27.41%股份。

目前,联合化学IPO尚在申报阶段,没有公布发行价格,不过若是上市成功,李玺田很可能是身价数亿的年轻富豪。

来源:联合化学招股说明书(申报稿)

联合化学的法定代表人李秀梅和李玺田系姑侄关系,李玺田1995年出生,2020年毕业于香港城市大学应用社会学专业,2017年3 月至今任联合化学董事,2021年1月至今在安信证券投资银行部任分析师。

证券业协会信息显示,李玺田是现任安信证券投资银行部分析师,一般证券业务岗位。

22岁便担任公司董事,如今又是券商分析师,可谓年轻有为。

2

崛起的新生代“券商首席”

当下,券业研究年轻化势不可挡,90后分析师们正在逐渐成为行业中坚力量。

去年9月,国泰君安分析师陈显顺,被提拔为首席策略分析师,一度惹得众议。

1992年出生的陈显顺,本科就读于西南财经大学统计学院,2015年被保送至清华大学经管学院研究生。毕业后,2016年入职国泰君安研究所策略组,2020年就升任策略首席,成为业内少有的90后“券商首席”。按照证券业协会登记的2017年入职,陈显顺作为正式研究员在国泰君安工作的时间仅有3年。

券商研究员/分析师的晋级一般是分析师(研究助理)——高级分析师——资深分析师——首席分析师。短短3年时间,陈显顺便实现了职业生涯的飞跃

不过,国泰君安研究所所长黄燕铭对这位年轻人倒是不吝赞美之词,曾直言:“陈显顺是我最得意的弟子之一。这一次,国君策略的接力棒交到他的手上,我相信他能一如既往地做好。年轻是他的资本,专注是他的标签。恰如后浪,奔涌而来。”

另外,安信证券张宇,2018年初,任银行业首席分析师时,才27岁,成为市场上第一个“90后”银行首席。2015-2017年,张宇供职于国泰君安研究所银行组。2018年初,转任安信证券银行业首席分析师。2019年11月,张宇获得第一届新浪金麒麟新锐分析师银行业第一名。

新生代中最受瞩目的便是1994年出生的梁凤洁,2018年入职国泰君安银行组,2020年2月,加入浙商证券研究所,仅用一年半时间成为首席分析师,是目前为止行业中“最年轻的银行首席”。而引荐梁凤洁的邱冠华(原国泰君安研究所副所长)认为“梁凤洁是我从业11年所带过的银行研究基本功最扎实的徒弟之一。”

最早的一批90后已入而立之年,在行业内有所成就倒也不足为奇,毕竟00后也开始崭露头角了。2019年,当时仅19岁的学霸俞文静,任职天风证券研究所电子行业分析师,可以说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

不过,券商研究在资本市场中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而研究员的主要工作内容是撰写研究报告、路演、调研以及持续追踪。因此,在分析师群体,研究能力、资历深浅、实践经验也是衡量分析师的重要考量因素

2020年2月19日,在一场电话直播会议中,请来“假高管”解读公司基本面,不料被相关上市公司负责人当场“打假”,华创证券因这场电话“翻车门”事故一度陷入舆论漩涡。

此次的涉事分析师——潘文韬,也是一位初出茅庐的90后,时任华创证券传媒组组长兼首席分析师,负责主导牵头举行这场会议,并担任主持人。

潘文韬2016年毕业于同济大学,系金融硕士。毕业后,曾在国金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上海投资咨询分公司担任分析师一职。在国金证券任职不足一年,潘文韬便从助理研究员转身上任成为华创证券传媒组组长兼首席分析师。

事后,监管对华创证券出具了警示函,并对潘文韬处以3年内不得担任与证券、期货投资咨询业务相关职务的处罚。

3

行业扩容与年轻化并行

不难发现,90后乃至95后分析师已成为券商研究行业的新生力量。不可否认,这些年轻首席们有的确实非常优秀,也抓住了好的机遇。再者,年轻只是年龄的代名词,大胆创新及能力高低也不是完全用生理年龄来划分的。

来源:腾讯图库

那么,策略研究领域分析师年轻化是不是好的现象呢?这个问题可能见仁见智。

华泰证券投资顾问雷振华表示,券商对首席的考核各家不一样,大部分是几个部分:研究报告数量;佣金分成,派点;并购服务中财务顾问;对内研究服务;外部评价主要是“新财富”分析师评选。另外,从业2年就可以成为分析师,有些年轻人从业资历短,可能接触证券行业较早。和过去相比,分析师行业比较成熟了,年轻人成长确实快。“不过,除了个别特别优秀的,大部分人其实还是需要厚积薄发和长期沉淀的。”

“现在首席质量大不如以前,老牌首席薪资上不去,竞争又激烈,券商为了砍成本,年轻的自然就上来了”。证券市场资深人士王兆江表示。

确实,近年来,券商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首席分析师们改换门庭的消息不绝于耳。也有业内人士指出了行业存在的一些痛点,比如分析师的从业时间超过10年以上的很少,因行业待遇和保障不理想、职业发展遭遇瓶颈等原因,资深人士流失现象逐步显现,尤其是中小券商,很难留得住人才;还有“颜值压倒研值”、拔苗助长的现象并不少见,这样无疑不利于研究领域水平的提升。

王兆江认为,策略研究领域分析师年轻化的现象,不能一概而论是好是坏,因为金融行业除了需要专业,更重要需要经验积累,分析师的价值随时间阅历增长而增长,但是一旦在一家平台遇到发展瓶颈,那么就可能另谋出路,或者去同行,或者去买方。遇到这种情况,券商只好培养年轻的分析师,让他们逐步走向首席

2015-2019年,证券业协会注册登记全国分析师人数分别为2278、2460、2663、2985和3382人,处于不断增长的状态。截至2020年11月,券商从业分析师人数为3488人。

研究领域分析师不断扩容的同时,年轻化趋势也越来越明显。这些新鲜力量的注入,会为证券行业带来新的气象吗?你又如何看待这些90后“券商首席”呢?欢迎留言一起讨论!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