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德时代供应商IPO前创始人去世!儿子继承股权,女儿出任董事长

宁德时代供应商IPO前创始人去世!儿子继承股权,女儿出任董事长
2021年06月10日 20:47 野马财经

作者|刘钦文

来源|野马财经

中一科技的上市路能否顺利?

正在推进上市的湖北中一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一科技”)突然遇到人事大变动。原董事长汪汉平去世,汪汉平共拥有两女一子,根据遗嘱,其1997年出生还在上大学的儿子汪立继承其全部股权,中一科技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均变更为汪立。

汪汉平的女儿汪晓霞则担任公司董事长,汪晓霞简历显示,从2013年起汪晓霞就在公司任职,曾于2018年至2019年短暂离开公司,后又回归。另一位女儿汪静霞则没有直接持股,也未参与公司经营。关于父亲的遗嘱,两个女儿均表示没有异议。

女儿从一线做起,儿子继承家产

中一科技成立于2007年,主要从事各类单、双面光高性能电解铜箔系列产品的研发、生产与销售。在冲刺IPO之前,中一科技还曾于2016年12月在新三板挂牌,但融资金额并未透露,挂牌仅一年后,便于2017年12月摘牌。

▲图片来源:官网

摘牌3年后,于2020年11月向深交所递交招股书,拟募资7.16亿元,目前正处于问询阶段。

正是此次对问询函的回复中,才牵出了汪家人的股权转让。最新招股书显示,根据湖北省应城市人民医院出具的《居民死亡医学证明(推断)书》,发行人原实际控制人汪汉平于2021年4月6日去世。

去世时汪汉平年仅54岁,死亡原因并未透露。和汪汉平去世信息一同出现的还有其股份继承事项。

汪汉平共拥有中一科技56.38%的股份,遗嘱早在2015年就已经立下。由于汪汉平所持股权为夫妻共同财产,汪汉平先与配偶詹桂凤签订《协议书》,协议声明詹桂凤自愿放弃该股权的一切权利,并同意该股权归汪汉平单独所有。

签订《协议书》的同一天,汪汉平便立下遗嘱,其所持有的100%股权由儿子汪立继承。这一年,汪立刚满18岁。

而汪立的姐姐汪晓霞此时已在公司工作多年,根据汪晓霞简历显示,她出生于1990年,2013年8月入职中一科技市场部,2015年3月起任总经理助理,2016年7月又调任至深圳办事处担任负责人,同时担任中一科技副董事长,直至2018年6月。

然而自2018年1月至2019年2月的一年时间,汪晓霞又脱离了中一科技,先后任深圳冠霖基金有限公司、深圳前海仁禾基金管理有限公司项目经理助理。到2019年3月才重新回归中一科技,任职营销部,2021年4月汪汉平去世后,汪晓霞被推选为董事长。

关于汪汉平的遗嘱,詹桂凤、汪晓霞、汪静霞、汪立于2021年4月19日签署《确认函》,确认对汪汉平去世后留有的56.38%的股份由汪立一人全部继承,没有任何异议。

另外,根据汪立简历显示,汪立1997年出生,本科在读,目前处于休学状态。

新任董事长汪晓霞持有中一科技7.92%的股份,为仅次于弟弟的中一科技第二大股东。

股权换合作疑云

那么,由汪立继承的中一科技成色如何?

中一科技的产品主要为电解铜箔产品。而电解铜箔是锂离子电池、覆铜板和印制电路板制造的重要材料。产品广泛应用于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储能设备及电子产品、覆铜板、印制电路板等多个领域。

▲图片来源:官网

而动力电池的市场集中度很高,根据GGII数据显示,2019年前十企业市场占有率为88%。其中宁德时代2017-2019年市场份额逐年攀升,占据龙头地位。

根据招股书显示,2017年9月5日,公司与宁德时代进行第一次邮件沟通,开始接洽,并将公司产品送样检测。

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10月31日,汪汉平以25元/股的价格转让给长江合志120万股,截至2021年3月31日,长江合志持股2.38%,为中一科技第十大股东。而长江合志同时还是宁德时代的间接股东,其投资的湖北长江招银动力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有宁德时代2.32%股份。

2019年2月,中一科技又引入新股东黄晓艳,她以30.59元/股的价格认购中一科技147万股股份,截至2021年3月31日,黄晓艳持股2.91%,为中一科技第八大股东。而黄晓艳配偶的表舅是宁德时代的关联方,也是宁德时代股东及董事、高管的亲属。

随后2019年5月,中一科技与宁德时代签署《框架采购合同》,2019年6月开始向宁德时代供货,随后宁德时代成为了中一科技的第一大客户,其中2019年销售金额为3938万元,占销售收入的4.74%,2020年采购金额升为1.22亿元,占销售收入的10.44%。

这也遭到了深交所的问询,要求中一科技说明与宁德时代合作历程、获得其认证的过程、订单获取方式、是否存在商业贿赂或其他不正当竞争行为,以及公司是否存在被其他供应商替代的风险。

中一科技对此表示否认,“公司不存在通过长江合志、黄晓艳或其亲属从宁德时代获取商业机会或订单的情况,不存在通过长江合志、黄晓艳或其亲属从中起到居间、介绍作用的情况,不存在通过长江合志、黄晓艳或其亲属为公司代垫成本费用、进行资金体外循环或进行利益输送等情形,与宁德时代之间的合作中不存在商业贿赂或其他不正当竞争行为。”

但这一回复,显然并没有打消市场对中一科技“股权”换合作的怀疑。

经营活动现金流为负,上市补血

根据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20年,中一科技分别实现营业收入4.98亿元、6.02亿元、8.3亿元和11.69亿元。同期,实现净利润分别为5699万元、6588万元、4074万元和1.23亿元。

虽然营收、净利持续增长,但从现金流量表来看,中一科技的状况并不乐观。

现金流量表中一般有经营活动、投资活动和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三项,2018年-2020年中一科技前两项均为负数,仅筹资活动一项为正数,“筹资活动现金流入主要为引入外部投资者投入的资金、银行借款以及票据贴现等。”中一科技在招股书中解释。

而前两项均为负数的指标中,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负数最大,2018年-2020年分别为-1.03亿元、-2.57亿元和-7159万元。对于经营活动现金流量持续为负的状况,中一科技则解释为,“主要系报告期内电解铜箔市场经营环境变化,公司客户使用票据付款方式较多,公司取得票据后主要用于贴现或支付固定资产采购款,而公司上游原材料供应商仍以现款结算为主,导致公司报告期内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持续为负。”

经营性现金流净额为负,投资性现金流净额为负,筹资现金流净额为正。简称输血等死型!企业自有经营业务不赚钱,还要投资,只能靠着对外筹资维系生命,一旦筹资这边被卡住就真的玩完。”财税专家马靖昊对野马财经表示。

经营活动现金流持续为负,负债也不少。根据天眼查显示,中一科技动产抵押信息共有19条,被担保债权总数额达到1.77亿元。

▲图片来源:天眼查

缺流动资金显然已成了摆在中一科技面前的问题。此次上市中一科技共筹资7.15亿元,其中2亿元将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占总募资金额的27.94%。

▲图片来源:招股书

IPO期间创始人突然去世,90后女董事长临危受命,摆在面前的问题有:公司经营层面的流动资金紧张、过亿债务;还有IPO审核要面对的,诸如“股权换合作”质疑等。

千头万绪,你认为中一科技能够顺利登陆资本市场吗?欢迎留言讨论。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