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岁万隆还要干4年,52岁长子头撞玻璃,1800亿双汇走向何方?

81岁万隆还要干4年,52岁长子头撞玻璃,1800亿双汇走向何方?
2021年07月16日 21:47 野马财经

作者|高远山

来源|野马财经

罢免风波一个多月后,双汇帝国“接班人”万洪建揭开了“对公司财务作出不当攻击行为”的真相:被父亲万隆训斥后,情绪激动,拳砸房门,头撞玻璃,满头流血......

据《新京报》、“第一财经”7月16日报道,万洪建自述,在2021年6月3日上午10点左右,在已被罢免万洲国际副主席的情况下,他走进万隆办公室与父亲商讨两件事,一是自己计划离开香港,在内地和美国待一段时间;二是对CEO任职问题提出自己的意见。

但在第二件事上,父子二人意见产生分歧,万隆称自己没有和任何人说过要提CEO,“谁告诉你的?”万洪建回复:“你要这样讲,那咱两个就没啥话可说了。”随即准备走出办公间。

当时万隆秘书还让万洪建出去,这触怒了万洪建。他情绪激动,大声狂呼“滚!”,以拳头砸向靠墙的房门,用头撞击玻璃墙柜,宣泄心中愤懑。

随后被万隆保镖等人摁倒在地,满头血迹,万隆还要求拍照取证。

接下来就有了6月17日的罢免公告。公告称,万洪建因近期对公司财物作出“不当的攻击行为”,使公司认为他“无法履行其作为董事的才能、审慎及勤勉行事的职责”。因此,万隆亲手罢免了万洪建在万洲国际(0288.HK)的所有职务,即时生效。

针对万洪建言论,7月16日,野马财经致电万洲国际,其工作人员表示对万洪建上述言论真实性不负责,也不会对此进行回应。

“强人”万隆

万隆创建双汇帝国的历程颇具传奇性。

据《中国企业家》,高中还没毕业的万隆就入伍成了一名铁道兵,复员后被分配到连年亏损的漯河肉联厂(双汇前身)。当时,漯河当地有一句顺口溜,叫“外单位不要,肉联厂报到”,意思是如果你不好好干被开除了,就可以到漯河肉联厂上班去,这也导致了工厂内部管理混乱不堪。

▲万隆 图源官网

万隆在肉联厂从办事员开始,后来做办公室主任、副厂长。1984年,漯河肉联厂经营状况持续恶化,固定资产468万元,亏损却有580万元。这时候老厂长准备调走,临行前推荐当时的副厂长万隆做代理厂长。800多名工人几乎都投票给万隆。

上台之后,万隆做了一件谁也想不到的事情,重新“组阁”,一下开掉所有副厂长。万隆行走在因此在剃刀边缘行走。有人打电话威胁万隆,有人往他家里扔砖头,还有人拿刀当面恐吓。“说实话,我是把这个企业搞上去了,如果我没有把它弄好,我的下场比谁都惨,你想想我得罪了多少人。”

漯河肉联厂的老工人谈起万隆,对他的一个评价就是“手硬”,想到做到,绝不容情,后来和他一起创业的副总都让他亲手拿掉过几个

在万隆治下,肉联厂经营状况逐渐好转,此后为解决猪肉库存问题,转向火腿肠项目,即为后来家喻户晓的双汇。到1998年,踏入行业才6年的双汇,已是全国火腿肠的产销第一,而曾经的劲敌、中国第一根火腿肠“春都”早已淡出市场。

快消品营销专家肖竹青向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分析,当年无论是面对“春都”的竞争,还是原亚洲女首富龚心如的外资收购,万隆都是以强硬姿态回击,“万隆的管理风格一向强硬,在当地政府眼里是一个很成功的企业家,在员工、供应商、投资人中也是一呼万应。万隆也养成了在集团内部说一不二的习惯,他的权威不容挑战。

进入到二十一世纪,万隆大胆吃螃蟹,举债数十亿美元,收购了美国知名的生猪养殖企业史密斯菲尔德,再将其推上港股,成为了今天的万洲国际,目前万洲国际为全球最大的猪肉企业。有行业人士评价万隆是中国少数真正利用外资,而不是最终只被外资利用的人。

如今年过八旬,万隆仍然执掌着两个营收相加超2千亿元人民币的上市公司——2020年,万洲国际营收255.89亿美元(约1655.56亿元人民币),双汇发展(000895.SZ)营收738.63亿元。

作为万隆长子的万洪建,在父亲羽翼下奋斗了三十余年。1990年从大学毕业后,就被万隆下放到基层,从漯河市肉联厂的熟食车间工人做起,逐步积累基层管理经验。此后历任双汇集团多家公司中高层。

2018年以后,万洪建进入万洪建与弟弟万宏伟均进入双汇集团核心管理层,万洪建获委任为万洲国际执行董事,随后成为董事会副主席。几乎同时段,万宏伟被任命为万洲国际董事长助理及双汇发展副董事长。

万洪建此前最有可能成为万隆集团接班人,但6月17日的一纸公告使之全部归零。

为何一定要罢黜“太子”万洪建?

在猪周期进入下半场后,国内生猪价格从今年开始一路走低,部分市场的猪肉价格甚至跌破10元每斤。“二师兄”的持续跌价,也让万隆国际、双汇发展这类生猪养殖和猪肉制造企业持续承压。

根据财报,2020年,万洲国际营收255.89亿美元,同比增长6.2%,但经营利润却同比下滑29.4%至9.73亿美元。今年万州国际的经营状况继续恶化。2021年一季度,万洲国际收入66.1亿美元,同比增长5.2%,经营利润2.93亿美元,同比减少17%,同时,猪肉业务经营利润大跌70.3%至6200万美元。

此外由于海外疫情仍存在较大不确定性,万洲国际在海外市场上也同样承受着不小的压力。2020年,史密斯菲尔德的一家美国猪肉加工厂被无限期关闭,而这座猪肉加工厂是美国最大的猪肉处理厂之一,其年产量占到了全美猪肉产量的5%左右。今年一季度,美国和欧洲市场,万洲国际猪肉业务的经营利润分别大跌93.4%和87.8%。

对此,肖竹青认为可能是业绩压力加剧了万隆和万洪建的矛盾,毕竟作为一家上市公司,经营业绩的考量还是主要的,“万洪建又在父亲忧心公司业绩之际,提出CEO改选意见,时机不对,让人觉得是在‘夺权’。

视频节目“老板联播”曾提到,多名双汇前员工说,“双汇高层变动向来频繁,像走马灯一样。万隆管理公司和员工的手段强硬,高管被罢免职务甚至陡降到车间工人也不少见。万隆80多岁还没退休,肯定是接班人出现问题了,不少高管貌合神离。”

▲野马财经摄

而万隆的强硬,以及万洪建在6月3日当天拳砸房门,头撞玻璃的冲动行为,或是加剧了双方矛盾。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告诉野马财经,万隆为人比较谨慎,疑心很重。如今长子“退位”,很可能将次子万宏伟推向台前。

另有报道称,万隆的孙辈万子豪早在双汇任职,担任双汇发展副总裁。天眼查显示,名为万子豪的人在双汇旗下7家公司均任职董事。但在双汇发展公告中,并未检索出万子豪的名字。

对于双汇接班问题,7月16日,万洪建接受《新京报》采访表示:“万隆去年做了所谓的第十四五规划,其打算还要任职5年以上,并没有接班人的计划。我其实在公司没有啥权利,与他无斗争之说,只是在业务上提出了不同看法,这触怒了他。”按照万洪建的说法,81岁的万隆丝毫未有退位之意。

家族内部不和对于此类民营家族企业来说是最大的灰犀牛,家庭成员关系不和睦,一旦有问题就是股权之争,控制权争夺。比如最近的金科,实控人黄红云和前妻纠纷不断,上市公司的股价也跟着起起伏伏。此外,还有九牧王(601566.SH)在上市前夕,突然被曝出股权纠纷,现任董事长林聪颖被举报称曾采取非法手段,攫取前任董事长、其叔叔林其仁对公司的80%股权及实际控制权;真功夫董事长蔡达标与其妻子兼创业伙伴潘敏峰、妻舅潘宇海的家族情仇和产权纠纷等。

今年以来双汇发展股价跌幅超过30%,而再往前追溯一段,双汇发展总市值曾达到2163亿元的高点,如今只有1035亿元,几近腰斩。而在万洪建被罢免后,次日双汇发展股价大跌,跌幅超过了5%。万洲国际也难以独善其身,最近一个月股价跌幅达7%,截止发稿报6.58港元/股,市值跌破千亿港元。

由万隆所缔造的庞大的双汇帝国,如今已是波澜再起。这位年过八十的强势老人,将驾驶近1800亿的双汇巨轮舟行何方?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