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控人被抓,红岭系220亿兑付危机蔓延,深南股份行至何方?

实控人被抓,红岭系220亿兑付危机蔓延,深南股份行至何方?
2021年07月24日 22:56 野马财经

作者 | 武丽娟

来源 | 独角金融

曾几何时,上市公司成为追逐“互金梦”的主力,然而,逐“金”路一波三折,更有人终酿苦果,行至尽头。

7月22日晚间,深南股份(002417.SZ)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周世平已被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分局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深南股份同时声明,上述事项为个人案件,对其日常生产经营不构成重大影响。

不过,资本市场并不买账。7月23日,深南股份开盘不久后即封死跌停,收盘报5.45元/股,总市值为14.72亿元。7月以来,其股价累计下跌14.71%,如今距周世平2015年入主时股价最高点跌幅近8成。

这家老牌P2P平台红岭创投创始人周世平掌控的公司,近年来面临着业绩低迷、股东减持、实控人股权被冻结等诸多不利。

如今,深南股份已经陆续剥离金融业务,但周世平和深南股份之间的“纠缠”从未停歇。周世平曾经“三年清盘”的豪言壮语已然破灭,逾200亿烂摊子将如何收尾?“红岭系”危机会蔓延至深南股份吗?

1

借力“互金”东风,背后满目疮痍

2010年6月,深南股份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中小板上市,原名为福建三元达通讯股份有限公司。正如其名,深南股份最初只是一家通讯网络平台。

回顾周世平入主深南股份始末,跨界路上荆棘不少,这个转型的结局最终不太理想。

相比深南股份实控人的身份,周世平的另一个身份在金融圈无人不晓——他是P2P网贷平台红岭创投的创始人,旗下还有投资宝、亿钱贷等P2P平台。从股民出身,到成为网贷行业的带头大哥,周世平是“草根创业时代”的风云人物。

红岭创投成立于2009年3月,曾是国内领先的P2P网贷平台;投资宝成立于2013年4月,主体公司为深圳前海新派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是周世平旗下红岭控股旗下首家全资子公司。

2015年深南股份(当时简称:*ST元达)“披星戴帽”之时,周世平成功入主。原股东减持股份转让给这位P2P大佬,转让股份占总股本的13.33%,转让价款约3.96亿元。经过几度增资,周世平坐稳了实控人的位置。值得一提的是,深南股份董事长周海燕为周世平之女,目前周海燕并未持有深南股份,而周世平个人持有深南股份16.99%的股权,还通过其控股的红岭控股持有该公司6.51%的股权。

此后,周世平带领深南股份进军金融领域。深南股份的主营业务逐渐从通讯业务转为“计算机技术服务+类金融”双业务,公司的金融属性逐渐加强。

2017年,其主营业务已经务由通讯业务变更为商业保理、融资租赁等业务。2018年2月,三元达更名为深南股份。一个月后,深南股份收购了亿钱贷51%的股份试水布局网贷行业,同时,关联方红岭创投收购了其余49%的股份,周世平成为亿钱贷的实控人。

2018年5月,深南股份与红岭创投共同成立了深圳市红岭电商有限公司,深南股份占股51%,红岭创投占股49%。

此外,深南股份还与深圳市康成亨资本管理集团有限公司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共同发起成立战略新兴产业投资基金,基金投资方向为金融科技和军民融合领域。

其实,业界一直猜测“周世平入主深南股份实为借壳上市”。谁料互金热来得快,退得也快,重组事宜因监管政策不明朗屡次被推迟,最终,红岭创投注入上市公司的计划落败。

虽然,深南股份进军金融领域的动作频频,但自2015年周世平入主以来,最近几年的业绩却差强人意。

独角金融(微信公号:uni-fin)梳理历史财务数据发现,除通过转让原三元达通讯业务相关公司等收益使得深南股份2015年扭亏外,自2016年至2018年,净利陷入盈亏交替的循环中,而扣非净利则连亏4年。

2015年至2018年的四年,其净利润分别为2937.67万元、-1.05亿元、767.18万元、-4906.78万元。扣非净利润为-1.13亿元、-1.11亿元、-5614.81万元、-3484.16万元,连续四年亏损。

另外,自周世平入主深南股份后,深南股份股价已经从2015年的最高点25.85元/股跌至如今不到5.5元/股,跌幅近8成。

虽然周世平被刑事强制的事由目前暂不明确,但业内普遍猜测,大概率与其实控的红岭系P2P平台逾期兑付有关。2021年一季报显示,深南股份前两大股东,包括实控人周世平和红岭控股持有的公司股份中,部分仍在冻结状态,周世平还有部分所持股份在质押状态。

除了对董事长的“剥离”,深南股份也开始逐步清空金融资产。

然而,在过去的几年里,互联网金融行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风起时,一片大好,风过后,一地鸡毛。轻松搭上互联网金融“顺风车”,想要平稳下车,容易吗?

2

关联方“红岭系”220亿兑付谜局

曾经辉煌一时的网贷行业已经退出历史舞台,但兑付余音始终未了。

回顾红岭创投的高光时刻,截至2019年2月28日的数据,红岭创投累计成交金额4496亿4255万元,累计注册人数272万人。

2014年3月,红岭创投发布了第一个亿元融资“大标”,随后超亿元“大标”相继出现,同时所暴露的资金风险也使其承受了巨大压力。

2015年2月,森海园林项目导致红岭创投亏损7000万;2016年红岭创投又因“安徽九号”地产项目借款人跑路陷入坏账危机;2017年8月,大连机床一笔4亿元的债券未能足额支付利息,构成实质性违约。红岭创投不幸踩雷,1.5亿资金难以收回;2017年,红岭创投踩雷亿阳集团,6000万待归还......

2017年7月,周世平曾在红岭创投官网的“红岭社区”发帖称,“清盘”过渡期大概要三年,到2020年年底,会将“现有产品全部清理完成”。

2019年3月,周世平突然在“红岭社区”宣布良性退出,同时公布3年清退计划:即2019年兑付20%;2020年兑付35%;2021年兑付45%,逐步有序完成兑付。

同年3月21日,红岭创投官宣,自2019年4月1日起全面停发净值标,这也被视为曾经是深圳地区最大规模的P2P网贷平台宣布清盘的开始。

然而,“三年清盘”承诺看似美好,兑付之路却不容乐观。

红岭创投官网每个月都会发布兑付通知,最近的两次是2021年7月10日、7月16日。

其7月16日披露的兑付通知显示:累计兑付25.48亿元,尚有158.37亿元待兑付,这次是红岭创投进行第五十三次兑付。兑付比例仅为13.8%,尚未完成计划2019年兑付20%的目标,此前“在2021年达到45%的兑付比例”的承诺恐怕成空。同时,截至今年4月,投资宝累计兑付3.6亿元,待兑付约60亿元。如此,红岭系共计近220亿元的资金窟窿尚待填补。

然而,兑付难题属实吗?

据“蓝鲸财经”此前报道,红岭系疑通过“投资宝”资金,拿下了深南股份和南通总部大楼,而作为“投资宝”的底层资产并未转移,实际的兑付进展不及红岭创投。“界面”也曾报道,包括实控人周世平在内,有多位红岭创投股东在投资宝借款(主要为资产标),或涉自融行为,且相关借款尚未还清。

值得注意的是,周世平曾多次违规减持深南股份股票,并被深交所“点名批评”。2019年11月,周世平未按照相关规定,在首次卖出前15个交易日前披露减持预披露公告,且在连续90个自然日内,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合计减持股份数量超过公司股份总数的1%,已经违规。

时隔4个月,周世平违规减持再次受到深交所的公开谴责处分。2020年3月底,周世平在首次集中竞价交易减持股份时,未按规定提前十五个交易日披露减持计划,违反相关规定。深交所再次对周世平给予公开谴责的处分。

深圳相关部门曾发布《深圳市网络借贷信息中介良性退出指引》,长期从事刑事诉讼的陈律师告诉独角金融,上述《指引》可能就是个地方政策,如果投资者报案,平台有涉嫌犯罪的情形,比如打着良性退出的幌子,背地里却在转移资产,是可以立案的。

中国社会科学院产业金融研究基地副秘书长、百舸新金融智库创始人陈文在分析红岭创投清盘艰难的原因时,对独角金融表示:“红岭创投发的主要是大标,大标很考验该公司不良资产的处置能力。另外,催收、接征信在小额标的面前是有效的,但在像红岭创投发的这种大标面前没有什么作用,主要还得靠它自身不良资产的处置能力,包括问题企业重组等。”

3

深南股份逐步“去P2P化”,分手容易吗?

昔日之“蜜糖”,谁料成为后日之“砒霜”。时至2018年P2P退潮的背景下,上市公司竞相撤离P2P。

除了对董事长的“剥离”,深南股份也开始逐步清空金融资产。

2018年年报显示,深南股份已对融资租赁、商业保理、资产管理等类金融业务进行了关停调整,有利于公司收回投资成本,优化业务结构,改善经营业绩。2019年,深南股份公告,红岭创投放弃增资亿钱贷。2020年,旗下亿钱贷宣布清盘。

“去P2P化”后,深南股份靠收购大数据公司救场。2018年3月,深南股份和广州铭诚计算机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铭诚科技”)自然人股东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受让铭诚科技51%股权。

2019年,扣非净利润连亏6年后,深南股份开始扭亏为盈,营收增长,扣非净利润、归母净利润也转负为正。其年报披露营收增长的主要原因是控股子公司铭诚科技相比去年同期营业总收入增长所致。

2020年深南股份业绩继续保持增长,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681.79万元,同比增长100.83%。

从业务构成来看,2018年收购铭诚科技51%的股权后,深南股份的主营业务变更为大数据信息服务业。据其年报信息,2019、2020年,计算机技术服务业占比营业收入比重均超90%。

不过,2021年年中预告,深南股份由盈转亏,业绩再次不理想。其中,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预计亏损300万元–400万元,同比下降134.65%- 146.20%。对于亏损原因,深南股份称因受内外部环境、股票期权激励费用及行业收入季节性等因素影响,盈利能力有所下降。

其实,深南股份在2020年年报中曾提到,前期业务投入成本较大,下游客户的主要验收和回款均在下半年,上半年公司的现金流面临阶段性压力,若后续公司盈利能力不能有效提升,保障公司的持续“造血”能力,将面临缺乏资金拓展业务的困境,进一步遏制公司发展。

灿烂的烟花喧嚣过后,剩下满地尘屑与狼藉。

曾经的实控人落幕,其关联方红岭系仍有220亿资金窟窿,且两大股东周世平和红岭控股的部分股权还在冻结状态,深南股份剥离互金的道路恐怕不太好走。“红岭系危机”还会蔓延至深南股份吗?关于红岭,关于周世平,相信大家一定还有许多想说的,欢迎留言分享!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