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内22家信托公司更换高管,背后有哪些故事?

年内22家信托公司更换高管,背后有哪些故事?
2021年10月10日 19:58 野马财经

作者 | 付影

来源 | 独角金融

在信托业频发的高管变动中,正常因素如换届、调任、退休等是主要原因。梳理发现,今年以来,围绕着行业转型和业务创新,22家信托公司更换了新掌舵人(包括:董事长、总经理、总裁)。

年内更换高管的信托公司,不乏有“标志性人物”称号的闫桂军于今年卸任、刚上任一年就被免职的金谷信托前董事长徐兵……信托公司“换帅”的背后,又有哪些故事发生?

对于22家信托公司来说,挑战或许刚刚开始。

1

22家信托公司更换高管

10月9日,平安信托官网发布了一则变更总经理的公告,内容中显示由戴巍接替宋成立出任公司总经理职务,公司董事会还对宋成立做出的贡献表示感谢。

宋成立1992年加入中国平安,历任平安产险副总经理等职务。平安信托总经理相当稳定,2003年至今的18年里,仅更换过两次总经理人选。

2003年7月至2015年7月的12年中,宋成立一直担任平安信托总经理,2017年5月,宋成立再次出任总经理。扣除中间大约一年的时间由冷培栋出任总经理外,其余时间一直由宋成立担任。

此次戴巍的调任属于内部晋升。在此之前,戴巍在平安信托担任副总经理兼董事会秘书已有将近两年的时间。

梳理公开资料发现,戴巍拥有多年的金融从业经验,曾任职平安银行特殊资产管理事业部总裁、平安银行南京分行行长、中国工商银行江苏分行副行长等职务。

实际上,自1月5日北方信托更换总经理后,截至9月末,今年已有22家信托公司“一把手”,更换董事长、总经理、总裁职位的信托公司分别有12家、7家和4家,其中外贸信托的董事长和总经理均做出了变更。

值得注意的是,中海信托董事长汤全荣、光大信托董事长冯翔、山东信托总经理方灏均为“空降兵”。

用益信托研究员喻智表示,从董事长、总裁、总经理等“一把手”的高管变动情况看,内部调换是最多的,或原职提拔,或大股东委派。

他认为,近三年信托公司的高管变动很频繁,变动情况多有相似之处,但这都是为了实现信托公司的稳健转型做出的调整。信托公司高管密集变动,与信托业转型的大背景息息相关。

2

岁月不再静好,人事变动只是开始?

年内信托公司“一把手”更换近三分之一,背后又有哪些故事?

2020年5月8日,银保监会发布《信托公司资金信托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要求,信托公司管理的全部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向他人提供贷款或者投资于其他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的合计金额在任何时点均不得超过全部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合计实收信托的50%,监管设定了信托非标资产投资比例限制,对非标资产划出了明确的“红线”。

金乐数据分析师廖鹤凯称,信托行业经过10年的高速发展,传统业务到了瓶颈期规模受限,行业发展在经历下行周期后今年才开始企稳。原有的非标业务,特别是其中的房地产业务、基建业务面临结构性调整,信托公司发展方式正在重大转变,发展思路也有较大调整,合规经营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

资管新规环境下,当信托公司优化并引入专业人才后,其战略布局也做出了调整,业务转型的脚步加快。近年来,投资类信托实现快速增长,相反,融资类信托规模从去年3季度连续下降。

中国信托业协会发布的今年二季度数据显示,2020年2季度以来,投资类信托规模迅速接近事务管理类信托。截至2021年2季度末,投资类信托规模增至7.64万亿元,同比大幅增长45.33%,环比增长8.96%;投资类信托占比升至37.00%,同比上升12.31个百分点,环比上升2.61个百分点。

在监管明确要求压缩融资类信托的情况下,融资类信托规模自2020年3季度以来连续下滑。截至2021年2季度末,融资类信托规模降至4.13万亿元,同比大幅下降35.92%,环比下降7.24%;融资类信托占比降至20.02%,同比降低10.27个百分点,环比降低1.84个百分点。

在“房住不炒”的政策定位下,投向房地产的资金信托持续下滑。截至2021年2季度末,投向房地产业的资金信托余额为2.08万亿元,同比下降16.94%,环比下降4.39%;房地产业信托占比降至13.01%,同比降低1.16个百分点,环比降低0.60个百分点。

“引进或者调配适应新时期公司的发展需求的人才,指引公司合规稳健的持续经营下去,是现阶段不少公司高管发生变动的底层原因”。廖鹤凯表示。

在信托新规明确信托机构非标比例限制的情况下,过去以非标业务为主的信托公司在不断向标品类信托业务靠拢,成为信托公司展业的重心之一。

标品信托,主要将信托资金投资于公开市场发行交易的金融产品的信托业务,投资的底层资产为标准化债权类资产。

标品信托主要有三大代表产品,分别是ABS,固收类、TOF(基金中的信托)。自2020年以来,多家信托公司成立标品业务部门,招募专业人才进行相关布局。

标品信托在发行数量和规模上都不容小觑。

根据用益信托研究院发布的9月13日至9月19日这一周,集合信托市场中,标品信托发行123款,较此前一周增加40.82%;发行规模为118.78亿元,环比增加39.27%。

有业内人士认为,标品信托业务的风险控制需要通过专业化的投研体系,通过深入专业的市场研究,提前预判市场风险,有效控制市场波动风险。

个别机构前高管因纪律等问题被免职。

6月初,外贸信托总经理刘剑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任职获批仅4个月;9月8日,金谷信托前董事长徐兵被免职,这离职其上任刚满一年,是什么原因被金谷信托董事会罢免?华夏时报曾援引消息称是因徐兵被“双规”所致,不过目前尚无官方消息。

3

信托界频繁强调“提升风控能力”

有信托公司在更换高管人员前,产品还暴露出风控隐患。

据不完全统计,仅2020年,光大信托有3只信托产品发生违约,合计涉及资金逾10亿元, 包括“信益21号”、”智兴5号”、“弘信6号”等产品。

上述延期兑付产品,早在去年10月份已经全部完成兑付。

此外,已经离开东莞信托的两位“掌舵人”黄晓雯、陈英任职期间,2020年上半年,东莞信托卷入轰动一时的武汉金凰假黄金案件。

8月末至9月初,多家信托公司召开了2021年年中工作会,加强风控、夯实收入等关键词在会上被频繁提及。

“创新转型就是要走出舒适区,打破固有风控思维模式和路径依赖,但绝不能因为创新转型就降低风控标准,而是要建设适应公司战略转型的风控能力。”中国外贸信托董事长李强表示。

北方信托在2021年年中工作会上明确,持续完善风险管控体系,增强风险预警、管控和化解能力。

光大信托在年中工作会上,要求构建全面风险管理体系,持续增强风险管控能力,加强投后管理力度,向不良资产要收益。

今年10余家信托公司首席风险官、风险总监也发生了变动,例如:金谷信托、五矿信托、华润信托、北京信托、天津信托、中粮信托、平安信托等。

资管新规下,信托公司经营管理能力的差距逐渐被拉大。对于投资人,最关注的还是此前信托项目能否如期兑付,你认为哪家风控能力更强?欢迎留言。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