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面伴侣”贵过泡面,“榨茅涪陵”还会有新故事吗?

“泡面伴侣”贵过泡面,“榨茅涪陵”还会有新故事吗?
2021年11月22日 20:48 野马财经

作者| 姚悦

编辑|缪凌云

作为榨菜行业唯一的上市公司,归母净利润十年增长了1288%倍,涪陵榨菜的护城河固然很深。但面对行业天花板,自身新业务乏力,涪陵榨菜又是否能讲出新的故事?

干饭人要流泪,“泡面伴侣”比泡面还贵。

近日,榨菜行业龙头企业——涪陵榨菜又官宣涨价了,各品类上调幅度为3%-19%不等,11月12日17:00开始实施。以目前市场中常见的3.5元80g/包为例,涨价后每包价格在3.6元-4.17元之间。

有意思的是,外界对于涪陵榨菜此次涨价的态度存在很大反差:这边消费者直呼“榨菜都快吃不起了”,另一边投资者却躁动了起来。

11月15日,宣布提价后的第一个交易日,涪陵榨菜涨停,收盘价为35.44元/股,总市值大涨28.59亿元。

不过,这一针“强心剂”依然未能让涪陵榨菜“恢复元气”。此前,涪陵榨菜因为业绩不振,尤其是三季度归母净利润下滑明显,股价持续下跌,区间最大跌幅超过50%,较去年9月创下历史新高以来,市值最高蒸发超过260亿元。

此次涨价策略能否成为涪陵榨菜2021年收官时的“临门一脚”,助阵业绩?又能否保持长效?作为榨菜行业唯一的上市企业,面对行业天花板,涪陵榨菜又怎么讲出新的故事?

十年涨价12次,0.5元到逼近4元

三个月前,还表示“暂无提价安排,会审慎考虑提价措施”的涪陵榨菜,为何突然直接提价?

涪陵榨菜在公告中解释称,此次涨价是由于主要原料、包材、辅材、能源等成本持续上涨,及公司优化升级产品带来的成本上升。

据了解,涪陵榨菜主打品牌为“乌江”,核心产品为榨菜,2020年营收占比达87%。榨菜的原材料青菜头在榨菜成本中所占的比例高达45%。

2021年,青菜头价格大幅上涨,每吨价格突破1500元,创出历史新高,相比2020年730元/吨左右的平均价格增长了一倍。

含泪接受榨菜都“奔4”的事实的同时,不少干饭人一定还会怀念0.5元一袋乌江榨菜的时代。

风云资本界了解到,自2008年起,包括此次涨价在内,涪陵榨菜累计提价12次。其中,通过直接提价或间接提价(相对于间接提价,间接提价是缩小包装量等方式)的方式,涪陵榨菜一路从2008年前的0.5元一袋,到如今直逼4元一袋。

毕竟不是刚需,又没有精神属性,一袋榨菜频繁涨价,对于涪陵榨菜来说又有什么影响?

据了解,2013年,涪陵榨菜在销量不计泡菜销量是10.44万吨;2020年,榨菜销量是11.86万吨。可以看出,榨菜销量增长非常缓慢,而2013年到2020年,营收总额增长了约14亿元,净利润增长了约6亿元。也就证明,提价是涪陵榨菜利润增长的重要驱动。

然而,对于涪陵榨菜此次涨价,业内人士则有不同的看法。

战略定位专家、上海九德定位咨询公司创始人徐雄俊表示,由于榨菜市场规模不大,涪陵榨菜一家独大。在增量有限的情况下,提价保证了涪陵榨菜持续盈利能力。

不过,上海至汇营销首席分析师张戟表示,消费者对于榨菜的品牌忠诚度并不算高,榨菜单价虽低,但要根据大众需求,不能频繁涨价。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表示,提价虽然对于涪陵榨菜提升利润有一定的帮助,但未来成本还会持续上涨,所以此次涨价对涪陵榨菜提升阶段性的利润有一定帮助,特别是四季度的业绩,对2022年的业绩未必会有帮助。

业绩承压,未来如何增长?

涪陵榨菜坐落于青菜头重要产地重庆市涪陵区,在2000年新董事长周斌全上任之后,实现扭亏为盈,并于2010年11月在深交所上市,不仅成为“榨菜第一股”,也是至今榨菜行业唯一一家上市公司。

从2010年上市至2020年,涪陵榨菜的营收从5.45亿元增长至22.73亿元,增长了317%;归母净利润从0.56亿元增至7.77亿元,增长了1288%,市场占有率更是已经超过36%。

凭借着绝对的市场规模和高增长性,涪陵榨菜被称为“榨菜中的茅台”。不过,在最近一年里,这个榨菜江湖的传奇也开始遭遇瓶颈。

2021年三季度报告显示,前三季度,涪陵榨菜实现营业收入19.55 亿元,同比增长8.73%;归母净利润为5.04 亿元,同比下降17.92%。

其中,第三季度实现营收6.09亿元,同比增长1.30%;归母净利润1.27 亿元,同比下降39.07%;扣非归母净利润1.13亿元,同比下降45.54%。

造成涪陵榨菜利润承压,除了前文提到的原材料成本上升,销售等费用上涨则是另一大主要原因。

据了解,2021年前三季度,涪陵榨菜销售费用高达5.19亿元,同比增长84%,占总营收的比重增至27%。其中,涪陵榨菜在新媒体、梯媒和央视等多平台投放了大量广告。

此外,2021年前三个季度,涪陵榨菜的销售费用相比去年同期,分别增长了123.24%、50.78%和90.32%,管理费用率分别增长38.04%、32.12%和75.64%。

涪陵榨菜之所以如此不断“卖力”营销,很大程度是因为国内包装榨菜的市场增速开始放缓,榨菜行业已经逼近天花板。

数据显示,2013-2019年,中国包装榨菜市场规模从37.79亿增长至66.88亿元,年复合增速为9.98%,机构预计5年内(2020-2024年)年复合增长率将降低至8.23%。

作为绝对的头部企业,涪陵榨菜自然率先感受到了逼仄感,应对的策略之一就是积极发力下沉市场。

然而,有证券人士表示,经过调研发现,涪陵榨菜的渠道主要还是集中在一二线城市,下沉市场还未渗透到位。此外,公司对于餐饮渠道和一些新兴渠道的覆盖还不到位。

除了争夺市场份额,涪陵榨菜也早已经进行了多元化战略,布局了泡菜、萝卜和海带丝等产品。

但目前新业务依然难堪重任。截至今年上半年,榨菜营收12亿元,占总营收的89.14%,而泡菜、萝卜及其他产品和业务收入分别占总营收的6.15%、3.01%和1.69%,对营收的贡献不到10%。

除了原材料上涨,涪陵榨菜还面临着更多问题。除了涨价,作为行业内唯一的上市公司,涪陵榨菜是否能为榨菜江湖增添新的故事?

你现在还吃包装榨菜吗?欢迎留言评论!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