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阜兴系”565亿非法集资案落槌,朱一栋被判无期,资金黑洞揭开

“阜兴系”565亿非法集资案落槌,朱一栋被判无期,资金黑洞揭开
2021年11月23日 17:53 野马财经

作者 |高远山

来源 | 独角金融

被捕三年多后,80后“富二代”朱一栋被判无期徒刑。

曾领证监会“1号罚单”,“阜兴系”非法集资、操纵证券市场系列案迎来审判。

阜兴集团原实控人朱一栋,曾一度掌控三家A股上市公司,2018年旗下私募产品兑付逾期后,携款逃亡海外,如今资本征途划上句点。

1

“阜兴系”565亿非法集资案宣判

11月22日上午,上海阜兴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简称“阜兴集团”)、朱一栋、赵卓权、朱成伟犯集资诈骗罪、操纵证券市场罪一案在上海二中院公开开庭审理,并于当日下午宣判。

上海二中院官微显示,至2018年6月,阜兴集团非法集资金额达565亿余元,决定对阜兴集团犯集资诈骗罪判处罚金20亿元,犯操纵证券市场罪判处罚金1亿元,决定执行罚金21亿元

朱一栋犯集资诈骗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一千万元;犯操纵证券市场罪判处有期徒刑九年,并处罚金五百万元,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一千五百万元。

赵卓权也被判处无期徒刑,并处罚金800万元;朱成伟犯集资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罚金400万元;犯操纵证券市场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百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六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百万元。

此外,对其余被告人分别以集资诈骗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操纵证券市场罪判处三年至十五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及相应财产刑。

2

“阜兴系”的幻灭之路

回溯此案,因“吃下”证监会2020年“1号罚单”,“阜兴系”曾轰动一时。

2020年1月8日,证监会公布了有关“阜兴系”的《行政处罚决定书》(下称《决定书》),对阜兴集团朱一栋、赵卓权、余亮等7名责任人员下达市场禁入决定书,同时披露了“阜兴系”作案的大量细节。

《决定书》提到,“阜兴系”私募机构发行基金产品募集资金,绝大部分产品资金在募集后未按照产品设计投向约定用途使用,已核查的160个基金产品共计募集资金368.45亿元

2020年11月30日,阜兴集团、朱一栋、赵卓权、朱成伟涉嫌集资诈骗罪、操纵证券期货市场罪的刑事案件在上海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开庭。

阜兴集团是一家集商业地产、资产管理、金融等产业于一体的大型民营集团。2017年集团资产管理总额超过350亿元,朱一栋是该集团实际控制人。

朱一栋是名副其实的富二代,不同于他大搞特搞金融业,其父朱冠成的财富则是靠实业起家。

1990年,在盐城市阜宁县陈良镇有一家阜宁县化工厂,生产铁镍钴化合物,不过由于地处偏远,产销成了问题。朱冠成被任命为厂长后,开始开发稀土项目,使其扭亏为盈。1997年,朱冠成组建了阜宁稀土实业有限公司,继续在稀土行业扩张。

从其履历中也可以看出,在任大连电瓷董事长之前的26年间,朱冠成一直在稀土行业摸爬滚打。1997年7月朱冠成就是阜宁稀土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2016年11月才开始出任大连电瓷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朱一栋接棒后,并未像父辈一样专心经营既有家族实业,而是更热衷于资本运作,在资本市场开展拳脚。

以朱一栋为首的阜兴系,在轻松募集了巨额资金后,曾在资本市场“兴风作浪”。

2016年6月28日起,阜兴集团开始与李卫卫合作,以做大公司市值为目的,操纵大连电瓷股价,2016年6月28日至2017年3月2日,阜兴集团、李卫卫累计控制使用461个账户,在155个交易日交易大连电瓷。期间大连电瓷涨幅高达170%。这些账户账面获利一度超过6亿。

这触发深交所大数据检测系统警报。随后,大连电瓷被停牌调查。

2017年12月6日,大连电瓷复牌,股价连续跌停。至12月11日盘中打开跌停,之后账户组陆续卖出大连电瓷股票,截至2018年3月28日,合计亏损5.51亿元。

最终,证监会最终决定:对阜兴集团、李卫卫处以300万元罚款,其中对阜兴集团处以100万元罚款,对李卫卫处以200万元罚款;对朱一栋、郑卫星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60万元、50万元罚款等。

图片来源:腾讯图库

此外,阜兴系参与收购了华闻传媒和华塑控股的控股权。

2016年11月,阜兴系关联方兴顺文化接过了华闻传媒(000793.SZ)控股股东国广控股50%股份,从而与国广传媒共同成为华闻传媒间接实际控制人。2018年7月12日,兴顺文化转让国广控股股权。之后公司股价也出现连续6个跌停,6.97万投资者被深套其中。

《决定书》披露信息显示,“阜兴系”实际控制了365家企业,利用旗下的4家私募机构募集了368.45亿元,挪用365.65亿元,其中98.9%投向了关联企业

随着“阜兴系”私募产品出现大面积兑付逾期,2018年6月下旬,朱一栋出逃海外,同年8月底,在辗转逃亡了5个国家后,公安机关将其押解回国,依法逮捕。

阜兴系的崩塌,其366亿的资金黑洞被曝光,资本运作手法也被公之于众。

3

资金黑洞谜底揭开

218亿余元赔付路在何方?

从《决定书》披露的信息得知,阜兴系私募在“募、投、管、退”四大环节均存在重大问题。其中,挪用365.65亿元资金显得尤为触目惊心。

朱一栋、赵卓权通过控制的上海意隆、上海郁泰、上海西尚、易财行四家私募,发行了160只私募基金,累计募集本金368.45亿元。

同时,朱一栋、赵卓权等人安排安排员工及亲属注册了大量壳公司,用于资金调配。决定书显示,朱一栋、赵卓权等人实际控制的关联企业达365家(包括阜兴集团以及已注销、吊销的相关公司)。

然而,募集来的资金并没有按照约定使用。

朱一栋等人将募集资金,转入他们控制的24个“资金池”账户。这其中,一部分资金流向是“阜兴系”旗下的上市公司,包括操纵华闻集团(000793.SZ )、大连电瓷(002606.SZ)等公司的股票,以及其它未上市公司的股权和不动产等。

还有部分资金被朱一栋等人用于提成奖励、个人挥霍,用于提成佣金的金额为6.04亿元,用于个人挥霍的金额为0.65亿元,构成侵占基金财产,侵占金额为6.69亿元。

一方面挪用私募基金的资金,另一方面,“阜兴系”还通过与其它金融机构的合作来融资,其融资链条涉及恒丰银行、浦发银行、财通资产、西藏信托、渤海信托、建银国际以及子公司等多家金融机构

此外,因为“阜兴系”暴雷,“阜兴系”被冻结的资产价值大约有150亿元。这其中包括阜兴集团持有的股权、对外投资项目、固定资产,以及阜兴集团高管名下的资金、房产、车辆等资产。

据上海二中院介绍,2014年9月起,朱一栋、赵卓权、朱成伟、王源、余亮等人,使用虚构投资标的、夸大投资项目价值、向社会公开宣传等方式,并以高收益、承诺到期还本付息等为诱饵,设计销售债权类、私募基金类等理财产品,向社会公众非法集资,并发新还旧,不断扩大资金规模,以维持资金链。被告人王永生、曹兆进、朱金华等人参与阜兴集团非法集资活动。

该非法活动一直持续至2018年,至当年6月,阜兴集团非法集资共计565亿余元,案发时未兑付本金共计218亿余元。上海二中院表示,阜兴集团及被告人的违法所得予以追缴,发还各被害人和被害单位,不足部分责令被告单位和各被告人继续退赔

由于“阜兴系”暴雷牵涉的金融机构和投资者众多,其资产如何处置,也成为市场关注焦点。有熟悉证券操纵案件的律师表示,这个不好说,正常会按比例赔付,不过“阜兴系”牵涉众多,不仅有私募投资人还有金融机构,此外,其资产也被冻结,处置起来相对复杂。

对于“阜兴系”的终局,你怎么看?你觉得投资者和金融机构能够得到怎样的赔付呢?欢迎下方留言!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