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夺乐视大厦!与贾跃亭恩怨纠葛的韬蕴资本什么来头?

争夺乐视大厦!与贾跃亭恩怨纠葛的韬蕴资本什么来头?
2021年12月04日 19:49 野马财经

作者 | 高远山

来源 | 独角金融

一家仅成立5天的物业公司,以超过5亿元的价格成为乐视大厦的新主人。此前积极接盘贾跃亭的易到用车的韬蕴资本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韬蕴资本”),出来质疑本次拍卖,声称躲在该物业公司背后的浙江中泰是拍卖人也是竞拍人。韬蕴资本质疑点在于,此次的“资金来源系中植系公司所提供”。为何昔日伙伴站出来公开声明此事?背后与中植系以及乐视还有哪些恩怨纠葛?

1

乐视大厦成功拍卖韬蕴资本质疑拍卖人也是竞拍人11月29日,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在阿里拍卖平台对“北京市朝阳区姚家园路105号3号楼1-14层不动所(原乐视大厦,后改名“乐融大厦”)项目进行法拍。本次拍卖引起了超过1万人次的围观,最终仅一人报名。乐视大厦的神秘买家,一家成立时间仅为5天的北京衡盈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下称“衡盈物业”),以5.73亿元竞拍成功。

天眼查信息显示,衡盈物业成立于2021年11月25日,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经营范围包括物业管理、出租商业用房、出租办公用房等。法人代表为张弘明,任职该公司执行董事与经理。衡盈物业由北京泽瀚物业管理有限公司100%持股,穿透后发现,自然人温彩云通过青岛星悦卉卉泰资有限公司持股90%。

图片来源:天眼查

梳理发现,该房产不止一次被拍卖。2019年11月18日,乐视大厦被公开拍卖的起拍价6.78亿元,相较于房产评估价的9.69亿元,相当于打了7折;2021年9月9日,该房产降价1亿再次拍卖,但又因案外人异议被中止,而本次拍卖可谓速战速决。此次拍卖引起了韬蕴资本的注意,并通过“易道用车”官微发表了官方声明,表示深感震惊和不解。

为何乐视大厦拍卖引起韬蕴资本的震惊?据《中国经营报》报道,有知情人士透露,“此前叫停乐视大厦拍卖的案外人,与易到控制人韬蕴资本不无关联。

该声明称,早于该次拍卖开始之前,韬蕴资本于11月15日向北京市三中院提交了"案外人异议申请书",并向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申请。11月16日,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向北京市三中院发出了"DX20212735号债权转让协议争议案财产保全事宜",明确中国贸仲委受理了申请人韬蕴资本与被申请人浙江中泰创展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之间因双方及案外人北京车云信息有限责任公司债权转让争议引发的仲裁案件。

对于北京三中院收到"案外人异议申请书"以及中国贸仲委的财产保全通知后,浙江中泰通过提供担保物的方式强行推进乐视大厦的拍卖。

在韬蕴资本看来,股权转让、工商登记完成后,其已经依法取得原属于浙江中泰的14.52亿元债权。这也意味着,乐视大厦的拍卖申请执行人应该由浙江中泰转移给韬蕴资本。

2

韬蕴资本是什么来头?

韬蕴资本背后股东是谁,与贾跃亭又有哪些资本往来?大手笔借钱给贾跃亭,其背后的资金又来自何处?

韬蕴资本成立于2014年11月,注册资本为2亿元人民币,控股股东为温晓东,持股90%。

韬蕴资本涉及业务覆盖保险、证券、私募股权基金等领域,下设实业、文化、农业、矿业、基金、新能源等。

温晓东控股的北京韬蕴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韬蕴投资)是一家较为典型的私募投资公司,通过对外投资平台曾下辖60多只基金产品。作为乐视网的支持者,并积极接盘易到用车被私募圈所知。

去年12月4日,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公告称,韬蕴投资等17家管理人不能持续符合管理人登记要求。协会将注销该17家机构的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记,并将上述情形录入资本市场诚信档案数据库。

温晓东麾下的韬蕴资本、北京蓝巨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蓝巨投资”)曾投资过京东金融、摩拜单车、51信用卡、恒大地产等等。

2016年,韬蕴资本曾接盘“上海国际皮革城”。后被中国长城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辽宁省分公司因借款合同纠纷起诉。有知情人士曾表示该案案值在1亿元左右。

同年,韬蕴资本子公司蓝巨投资控股旗下北京溢生沣农业投资有限公司因欠工程款1115万元,被广汇建设集团起诉,原告还起诉了蓝巨投资和韬蕴资本实际控制人、北京溢生沣法人温晓东。

韬蕴资本与贾跃亭曾有多起生意往来。

温晓东系资本曾多次投资乐视系的乐视影业、乐视移动、乐视体育和乐视汽车,为乐视系投资近40亿元。

2017年7月,韬蕴资本以5亿美元(约合30亿人民币)收购易到67%的股份。

因资金紧张,2016年11月,乐视大厦被贾跃亭抵押给浙江中泰创展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从而为乐视换取了为期两年、年利率8%的14.52亿元融资。此次借款方是东方车云信息公司,即易到用车的运营主体。彼时,乐视还是易到用车的大股东。

根据《等深线》报道,韬蕴资本在对易到用车完成尽调后,发现其负债规模远远超过最初认为的20多亿元,而是猛增至40亿~50亿元,韬蕴资本原计划以其他投资项目股票套现回款覆盖预期中的20多亿元债务,但现在,这个计划难以实现。

后来韬蕴资本开始在市场上接触新的投资方,消息在圈内传开后,浙江中泰出场。而这为乐视大厦此后的风波,埋下了伏笔。

早在2017年,曾有媒体报道韬蕴资本与乐视合作投资P2P平台懒财网,懒财网对此辟谣称韬蕴资本从未投资过懒财网,只是将其持有的对乐视的债权质押给了懒财网,并从懒财网借款。

3

韬蕴资本与贾跃亭的恩怨

2010年,乐视网披着“A股网络视频第一股”的嫁衣荣耀上市,彼时贾跃亭风光无限。上市后的乐视网更是纷纷被各大券商看好,评级不是“买入”便是“增持”。

2015年10月20日,易到完成D轮融资,乐视控股正式确认乐视汽车已经与易到用车签署股权投资协议,获得后者70%的股权,成为易到的控股股东。

2016年底,乐视网被媒体曝出资金链出现问题。不久,贾跃亭发布全员公开信,承认烧钱追求扩张,导致资金链紧张。乐视帝国就此开始崩塌。

“乐视大厦”的前身为宏城鑫泰大厦。2013年,乐视处于高速扩张时期,原有办公大楼已无法容纳增长的员工人数,于是整体搬入了宏城鑫泰大厦。而后,乐视买下了宏城鑫泰大厦,并更名为乐视大厦。此后,“乐视大厦”成为了乐视的总部大楼。

随着乐视资金链断裂,深陷债务危机,“乐视大厦”由此开启了“抵债之路”。

图片来源:阿里拍卖

2017年,贾跃亭的山西老乡孙宏斌曾注资150亿真金白银,准备接盘乐视。遗憾的是,孙宏斌在融创2017年度业绩发布会上表示,收购乐视是一次失败的投资,而后并逐渐撤出。

2016年9月,乐视宣布融资10.8亿美元,当时的投资者包括柳传志、卢志强、沈国军、傅军、姚其湧等人,都与贾跃亭有着不错的交情。在众多参与江湖救急的“朋友圈”中,知名投资机构韬蕴资本,也是其中之一,其于2016年参与乐视体育规模为80亿的B轮融资。在乐视资金饥渴之际,通过韬蕴资本等公司的救急救急乐视换取了数十亿元融资。

韬蕴资本旗下管理30只基金,独角金融此前曾报道《联储证券30亿产品踩雷8家上市公司,多少投资者被套牢?》,联储证券一款名为“聚诚1号”的产品成立于2016年,信托计划便是给韬蕴资本提供贷款,并用于其补充流动性。而投资者纷纷质疑资金被转投挪用,该产品最终投向乐视网的关联企业“易到用车”而产生亏损,导致资金链紧张,项目无法还本付息。

2017年12月25日,韬蕴资本与浙江中泰、东方车云信息公司、中泰创展控股有限公司签订《债权转让协议》,约定浙江中泰公司将其对乐视公司、东方车云信息公司、贾跃亭、甘薇、吴孟享有的执行债权作价14.52亿元转让给韬蕴资本,而韬蕴资本则以持有的东方车云20%股权作为受让对价。

同日,韬蕴公司和浙江中泰公司、东方车云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约定浙江中泰公司以对(2017)京03执646号案件被执行人享有的债权作为对价受让韬蕴资本持有东方车云信息公司20%的股权,并由浙江中泰公司指定北京中泰创盈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代为持有上述股权。

东方车云与韬蕴资本又有什么关联?

公开信息显示,王菲和中植系旗下的中泰创盈分别持有东方车云33.82%、20%股权,其中王菲为第一大股东,同时还是韬蕴资本的一致行动人,也是韬蕴资本实际控制人温晓东的秘书。

昔日好伙伴转眼反目。2019年初,温晓东曾与贾跃亭发生了一场“大战”。温晓东直指贾跃亭是骗子,称自己被骗了50亿。而贾跃亭则回击:韬蕴资本没有正视公司运营管理存在的问题,是“甩锅”。

藉此,围绕谁才是乐视大厦拍卖申请执行人的问题,韬蕴资本与浙江中泰进行了长达2年之久的司法诉讼。与此同时,2019年11月、2020年9月,乐视大厦2度被拍卖,申请执行人均为浙江中泰。

最终,2020年12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做出执行裁定,驳回韬蕴资本变更为申请执行人的申诉请求。

为了确保自身权益,韬蕴资本方面之前已经向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并对乐视大厦进行了财产保全的申请。

然而,申请执行人变更的实体问题尚未得到裁决,乐视大厦却已经易手,此次拍卖的申请执行人,能否转移给韬蕴资本?欢迎留言讨论。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