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投大佬汪潮涌又被强制执行5.5亿元,兼因个人承担连带责任

风投大佬汪潮涌又被强制执行5.5亿元,兼因个人承担连带责任
2022年08月04日 23:29 野马财经

作者 | 高远山

来源 | 独角金融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在创投市场叱咤风云逾三十年的风投教父汪潮涌,如今却数次被列为被执行人,面临无法借贷、被限制高消费,衣食住行、子女学习生活均受到管制的窘境。

不久前,汪潮涌一手创办的北京信中利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信中利”)及其本人又新增一则被执行记录。

再‍被强制执行5.5亿元,一年内4次成被执行人

来源:企业预警通

企业预警通显示,7月29日,信中利新增一则被执行人信息,执行标的为5.54亿元,执行法院为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这已是信中利近一年来第四次成为被执行人。据爱企查显示,2022年4月、6月,2021年10月,信中利先后被强制执行6005万元、1320万元、1.05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7月29日新增的执行案件中,被执行人还包括该公司法定代表人汪超涌(汪潮涌)。今年6月份,汪潮涌还被限制高消费,申请人为武汉璟瑜多盈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

来源:裁判文书网

裁判文书网有一则2021年12月22日判决的,关于汪潮涌等与中冀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冀投资”)股权转让纠纷的案子。

2017年12月,中冀投资、信中利、汪潮涌三方共同签署《合作协议》,约定中冀投资受让成都哆可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哆可梦”)22.43%的股权,股权转让价款为6.33亿元。同时,信中利和汪潮涌承诺,在中冀投资受让该股权满24个月前,将促使关联方深圳市惠程电气股份有限公司以全现金形式收购中冀投资持有的标的股权。

不过,截至2019年12月31日,中冀投资仅收到哆可梦向其支付的股东分红6054.29万元,信中利、汪潮涌以资金紧张为由,未按约定支付收购股权价款,双方因此见诸法庭。

2021年9月,因未及时披露与中冀投资发生诉讼事项,信中利及相关责任人收到深交所通报批评处分。

风投大佬折戟惠程科技

说起中国PE行业的“明星”,汪潮涌算是实至名归的一位。“华尔街神童”、“风投教父”、“中国最会玩的富豪”......众多光环集中在这位创投界代表人士的身上。

15岁就考入华中科技大学,被称为神童的汪潮涌,拥有另人艳羡的履历。

现年57岁的汪潮涌,19岁进入清华大学成为经管学院第一批研究生,20岁公派美国留学,22岁MBA毕业。早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汪潮涌就在美国摩根大通银行,任职投资部高级经理。90年代,先后在美国标准普尔和美国摩根史丹利,担任总裁办联席董事和亚洲区副总裁。1998年6月,回国后的汪潮涌受国家开发银行之邀,担任高级顾问。

1999年,汪潮涌创办信中利资本集团,是国内最早从事风险投资和私募股权投资的机构之一。2015年10月,信中利在新三板市场挂牌,主要由汪潮涌及其夫人李亦非实际控制,持股比例63.59%,其中汪潮涌持股30.71%。

信中利累计投资了200多家企业,包括阿斯顿·马丁(AML.L)、百度(BIDU.O)、搜狐(SOHU.O)、居然之家(000785.SZ)等国内外上市公司。

大众眼中的顶尖投资人,却在高光时刻转身涉险。汪潮涌拟效仿九鼎,将私募平台避开监管注入上市公司,最终杀入互联网游戏这个已是竞争红海的赛道。

在信中利新三板挂牌半年后的2016年4月,汪潮涌夫妇斥资16.5亿元的高溢价收取了A股上市公司惠程科技(002168.SZ),以11.1%股份晋身其实际控制人。

16.5亿的收购资金中,12亿为信中利通过招商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招商财富”)的资管计划融资而来,3.5亿由信中利向北京恒宇天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12%利率贷款而来。

由此可见,汪潮涌的收购资金基金是举债而来,以约1亿元的自有资金撬动16.5亿的杠杆资金,也因此不惜高成本融资。按彼时惠程科技停牌前最后一个交易日股价8.89元/股计算,溢价高达113.7%。

惠程科技主要以游戏和电气收入为主。在互联网游戏行业鼎盛期,惠程科技为股东带来了日进斗金的超额利润。

从2018年数据可以看出,游戏业务为惠程科技贡献了83%的业务收入以及超过90%的净利润,在惠程科技的业务构成中占据举足轻重的地位。无疑汪潮涌的选择,也给信中利股东带来不菲的回报。

巧合的是,2018年,也是信中利营收高点,当年营收27.22亿,增长172.34%,归属于股东的净利润3.37亿。

信中利控股惠程科技后的2016年12月,汪潮涌通过上述两家控股上市公司、中航信托组成18亿元规模的北京信中利赞信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下称“赞信并购基金”),其中用4亿元从成都哆可梦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哆可梦”)原创始股东手上收购22.43%的股权。

2017年12月,惠程科技以13.83亿元现金收购哆可梦其余77.57%股权。惠程科技借助中航信托的资管计划融资不超过8.3亿元资金,占到收购资金的60%。

由此来看,信中利再次通过外借杠杆资金,现金支付收购,先利用其和惠程科技组成的并购基金收购一部分股权,再利用上市公司收购其余股权。汪潮涌又一次高溢价收购了哆可梦100%股权,后者价格高达17.8亿元。

然而,好景不长。

在监管环境收紧之下,信中利控股惠程科技后,因资金压力失去了二级市场的融资通道,加上惠程科技股价的持续低迷,无法帮助控股股东获得较高的融资。

2019年,信中利收入和净利润双双下滑。

2020年,信中利全年营业收入下降至不足10亿,仅8.79亿元,同比下降32.26%,归属于股东的净利润为-16.27亿元,下降23751.03%。总资产从年初的81.36亿下降到55.13亿,降幅高达32.23%。

业绩暴跌,信中利在财报中也给出说明,由于行业政策变化和市场竞争加剧,惠程科技的游戏收入和电气收入大幅下滑,导致营收和毛利较同期相比下降69.93%和76.53%。

2021年上半年,信中利收入2.21亿元,下降63.56%,归属于股东的净利润为-2.12亿元,下降387.36%。

来源:信中利财报

与此同时,2021上半年信中利有息负债余额1.48亿元,而其货币资金余额仅为2241万元,该公司承认已经出现流动性风险敞口。

针对面临的流动性风险,信中利又采取了哪些措施?根据其公告披露,2021年11月初,该公司向深圳市高新融资担保有限公司借款2652万元,以此偿还到期债务。此外,正在引入战略投资者,并与潜在投资人洽谈,拟转让部分资产,与不良资产处置机构签订合作协议,处置呆滞资产。

2021年7月,惠程科技公告,该公司实际控股人易主,同月,汪潮涌辞去惠程科技董事长职务。至此,汪潮涌与惠程科技看上去似乎已经再无关联。

对于汪潮涌及其控股上市公司困境,尚智逢源(北京)基金销售有限公司业务管理部赵娇认为,随着国家对产业发展的政策性调整,游戏产业遭遇寒冬,惠程科技的衰落也正式把大股东信中利和一代百亿私募大佬汪潮涌推向困境。

PE+上市公司模式能走多远?

在资本市场,上市公司通过与私募股权投资机构(PE)合作参与设立并购基金曾经风靡一时。

汪潮涌曾表示,很推崇PE+上市公司模式,他认为中国未来会出现兼并收购和产业整合的浪潮,并购基金会成为很多交易的主导方。当时他正在致力于做中国帆船运动的拓荒者,并且也因此把名字中的超涌改名为“潮涌”。

“PE+上市公司”的投资手法是,PE通过收购目标企业股权获得其控制权,上市公司通常是有限合伙人,PE充当一般合伙人,围绕上市公司的发展战略开展投资,在退出时优先将所投资的企业出售给上市公司。

由此,产业基金实现一级市场投资收益,上市公司获得优质资产,这种模式在某种意义上可以加快上市公司的产业整合、结构升级,业内将其称为“PE+上市公司”的模式。

这样的组合在国内资本市场的试金石便是大康牧业(现更名为鹏都农牧,002505.SZ)的案例。2011年9月,天堂硅谷和大康牧业共同发起设立天堂硅谷大康产业发展合伙企业(天堂大康)。

优势互补,各取所需,听起来很美好,但现实很残酷。

后因大康牧业转行,在产业整合上,这桩合作没有开花结果,双方甚至对簿公堂。不过,最终双方冰释前嫌,于2016年共同发起设立总规模为人民币50亿元的国际农业产业并购基金。

2012年,“资本运作高手”高特佳将执掌控股权8年之久的博雅生物(300294.SZ)带上创业板,被看作是国内PE机构尝试控股权投资的标杆性案例。此后,“PE+上市公司”为主设立的产业并购基金,成为机构退出的主要模式,一度备受追捧。

高特佳在2007年以1亿元买下博雅生物,5年后打造出一家上市公司,13年后终于迎来了退出。根据博雅生物的相关公告估算,待到华润医药的收购最终完成,高特佳将完成套现约28亿元,另外还将保留博雅生物小股东的身份,持股市值约24亿元。

九鼎“借壳”中江地产,IDG资本收购四川双马、顺昌集团,盛世景创投并购康跃科技控股权、中钰资本借壳“金字火腿”......近年来,不乏经典案例。

Choice数据统计,2011年-2016年,有近700多只并购基金背后有上市公司参与的身影。

然而,因为牵涉多方利益,现实中不欢而散、合作失败的案例也不在少数,曾被资本市场热炒的“PE+上市公司”模式或许遭遇发展的瓶颈。

新华网2016年曾有过一组统计:2014年起至2015年底,两年时间内共有194家上市公司宣布与PE机构成立产业并购基金,基金总规模逾2000亿元,有125家公司在基金设立后并未披露任何进展事项,占比高达64.43%。

可见,对于“PE+上市公司”模式,有机遇但也面临挑战。赵娇认为,无论个人能力多强,历史业绩多辉煌,还须谨言慎行。不过,她认为,信中利未见得会一落不起,毕竟合规备案私募基金的客户资金是充分隔离运作的,只要基金本身按合同履约兑付,老投资人可能仍然会选择信中利的私募产品。

曾被汪潮涌看好的PE+上市公司模式,你认为这一模式有哪些瓶颈;面临债务缠身,汪潮涌接下来又能走多远?欢迎留言讨论。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