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岁掌门人重启IPO,菊乐食品洋女婿A股“赶考”?

76岁掌门人重启IPO,菊乐食品洋女婿A股“赶考”?
2023年01月19日 20:41 野马财经

一瓶酸乐奶打天下?

作者 | 于婞

编辑丨武丽娟

来源 | 野马财经

1947年2月,童恩文出生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太爷爷是晚清举人,父亲毕业于哈佛大学,父母婚礼的证婚人还是一代大儒胡适之。

在时代洪流的裹挟下,童恩文没有沿袭家庭高学历的传统,1966年,高中毕业后他就被分到了成都化学制药厂(菊乐食品前身)工作。

或许是在父母那里继承了坚毅的性格,童恩文至今50多年的职业生涯全都奉献给了这家公司,他见证了菊乐食品转型、改制,如今76岁又亲自出征,带领着菊乐食品来到了资本市场的门口。

公司的上市过程并不顺利,从2017年至今,5年多的时间经历过3次递表2次终止。如今新年伊始,菊乐食品又更新了《招股书》。萦绕在菊乐食品的产品单一、内控混乱、关联交易等问题是否厘清?童恩文能否在2023年为这家企业开辟新的纪元?

一瓶“酸乐奶”打天下

研发支出不足1%

如果给乳企排资论辈,菊乐食品也算是行业“老人”了。公司主营业务为含乳饮料及乳制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包括含乳饮料、发酵乳、巴氏杀菌乳及灭菌乳等。

很多人可能没听说过这个品牌,但大多数四川人一定对“酸乐奶”很熟悉。

“酸乐奶”是菊乐食品1996年推出的一款含乳饮料,也是菊乐食品的拳头产品。据《招股书》,“酸乐奶”在成都地区同类产品中长期稳居第一,市场先发优势明显,2018 年市场份额达到 49.2%。同年其在四川的市场占有率也有16.3%。

菊乐食品很长一段时间的收入也主要来自这款产品。2017年-2019年,公司以酸乐奶为主的含乳饮料销售占比都在74%以上,近两年多产品集中度有所降低,销售占比分别是65.31%、51.68%、52.33%。

来源:菊乐食品《招股书》

有一款王牌产品坐镇,菊乐食品仿佛吃下了定心丸,以至于对研发并不那么上心。

《招股书》显示,2019年-2021年及2022年1-6月(下称“报告期”),菊乐食品营业收入分别是8.29亿元、9.94亿元、14.21亿元、7.1亿元。同期,研发费用分别是199.66万元、281.71万元、628.13万元、369.88万元。研发费用率分别是0.24%、0.28%、0.44%、0.52%。

而这期间同行业可比公司的研发费用率平均值分别是0.54%、0.57%、0.66%、0.82%。

但从趋势来看,菊乐王牌产品的未来并不那么明朗。据《招股书》,含乳饮料的行业利润在2016年到达巅峰之后,就有了衰落的迹象。

来源:菊乐食品《招股书》

除了产品较为单一,菊乐食品还极度依赖四川市场,2016年-2021年,其在四川省内市场的营收占比均在98%以上,2020年和2021年有所下降,占比分别为91.53%、74.72%。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认为,以乳饮料为主的菊乐食品在当地基本上已经没有太大的市场空间,乳饮料这个品类只能是在偏远的省份,以及三四五线城市才有市场。

朱丹蓬表示,从目前来看,整个中国食品产业结构在不断地提升,消费升级也不断在加速,所以不看好菊乐食品的发展。

那么,菊乐食品能安于四川一隅,守住自己的市场地位吗?朱丹蓬认为,其在区域内的发展暂时没有问题,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名优大牌巨头的渠道下沉越来越厉害,精耕市场也越来越完善,所以菊乐在四川的市场肯定会被进一步压缩。

在四川称霸多年的菊乐食品,如今想要翻身,似乎不得不借助资本市场的力量。然而在严格的上市审查面前,公司经得住考验吗?

被供应商“拿捏”?

从以上数据的变化可以看到,无论是研发投入、产品结构还是区域分布,菊乐食品在2019年上市失利后都有在努力改善。

但从经营的角度来看,公司依然存在着许多需要厘清的问题,其与最大供应商复杂的关系就是其中之一。

菊乐食品的供应商相对集中,其中前进牧业一直是报告期内的第一大供应商,采购占比分别是32.19%、30.51%、23.78%、17.77%。

前进牧业与菊乐食品2015年开始合作,报告期内,菊乐食品对前进牧业的采购价格均高于其他供应商,对于存在差异的原因,公司解释主要受运费、生鲜乳蛋白质含量及生鲜乳采购等方面影响。

但双方的交集不止于买卖关系。

2017年,菊乐食品与前进牧业共同投资成立德瑞牧业,双方各持股20%和80%。

2020年7月,前进牧业又注册成立蜀汉牧业,持股100%。

2021年初,蜀汉牧业因流动资金短缺,向前进牧业拆借资金4182万元用于周转,且前进牧业未收取利息。当年2月,菊乐食品就与前进牧业签署《投资合作协议》,受让了其所持蜀汉牧业55%的股权,并接过了蜀汉牧业对前进牧业的债务。

菊乐食品收购蜀汉牧业后,蜀汉牧业才将上述拆借资金归还前进牧业。

2022年7月,为进一步加强对牧业板块的控制和管理,菊乐食品又增持了蜀汉牧业20%股权,并转让德瑞牧业20%股权给前进牧业。

截至目前,菊乐股份持有蜀汉牧业75%股权,不再持有德瑞牧业股权。

值得注意的是,蜀汉牧业主要业务为奶牛养殖和鲜奶生产销售,生产经营地为甘肃省张掖市,收购时蜀汉牧业牧场在建设过程中,尚未投产;德瑞牧业主营业务也是奶牛养殖、繁育、销售,初级农产品(鲜奶)销售,地址同样在甘肃省张掖市,2021年的净利润已经达到2264万元。

用一家已经盈利的公司换一家尚未投产的企业,菊乐食品看起来对前进牧业有点太大度了。

但事实上,菊乐食品对前进牧业的“好”还不止于此。据《招股书》,公司于2021年向前进牧业共预付奶款6100万元、向德瑞牧业共预付奶款5000万元。仅预付的钱就超过了1亿元。

证监会也关注到了这其中的疑云,要求菊乐食品说明收购蜀汉牧业的必要性,并要求说明蜀汉牧业与菊乐食品、前进牧业的资金往来情况,是否存在真实的交易背景,是否存在资金占用情形。

对此,菊乐食品回复称,公司向前进牧业及德瑞牧业预付款项系用于长期合作的供应商采购大宗原 材料,以防止饲养原料价格上涨造成的原料奶成本增加、供应不稳定风险,存在真实的交易背景,具有合理性。

洋女婿进A股“考场”?

在乳制品市场不断被大牌蚕食的当下,把菊乐食品送上市是对童恩文的考验,也是对童恩文女婿高朝晖的一次考验,或者说检验。

童恩文作为公司实际控制人,其直接和间接合计持有公司42.87%的股份。自菊乐成立至今,童恩文长期担任董事长,并参与集团的经营管理。

不过,童恩文今年已经76岁,在耄耋之年,接任者是其不得不考虑的问题。

童恩文有一女儿TONGZHU,在《招股书》中的个人信息并不多,企查查显示其是加拿大籍人。TONGZHU在国内也有自己的事业,其持有的连锁超市么么集选还与菊乐食品存在关联交易。

童恩文的女婿GAO ZHAOHUI(高朝晖)倒是2011年5月就进入了菊乐食品,担任董事、总经理至今。并被外界看作是菊乐食品未来的掌舵人。

高朝晖1972年7月出生,美国国籍,硕士学历,在加入菊乐食品之前主要做软件工程师的工作,2008年至2011年还曾任波士顿咨询公司咨询顾问、项目经理。

带着在海外积累的企业战略规划、规范治理等方面的经验,高朝晖上任的第一把火,就是拥抱互联网,创办了菊乐“快健康”电商平台,在成都主城区内一小时内送达低温鲜奶等食品。

“只有跑到趋势前头,才能不被时代抛弃。”高朝晖曾说,“如果趋势到来了才作反应,则‘一步晚,步步晚。’”

然而,菊乐食品未来的日子仿佛被这句话言中,在头部乳企扩大市场、做资本化的时候,菊乐食品安于在四川“称霸”的日子。高朝晖还曾在《成都日报》的访谈栏目“观城者”解释,“四川的市场空间非常巨大,但我们发现对全省和成都的消费者还远远没有服务好。”

等到菊乐食品意识到并开始资本化动作时,却已经不被市场看好。朱丹蓬认为,菊乐产品单一、产品组合单一、销售渠道单一、销售区域单一、销售场景单一、消费人群也单一。这几个单一严重制约了菊乐整体核心竞争力以及抗风险能力的打造,对其整体IPO来说影响很大。

在IPO的过程中,菊乐食品也曾出现“事故”。如2020年4月21日,菊乐食品因首次申报稿未披露出纳挪用资金事项、货币资金披露不实、内控制度存在重大缺陷、返利计提不准确等问题,被证监会出具警示函。

值得注意的是,无论是童恩文的女儿,还是女婿高朝晖,至今都未在菊乐食品享有股权。不过高朝晖2021年在菊乐股份领到了411.61万元的薪酬,领跑一众高管,甚至比岳父的年薪还高一倍。

在冲刺资本市场的道路上跑了5年多,不知这位洋女婿能否带领菊乐食品在A股上市?你喜欢什么品牌的乳饮料?评论区留言讨论吧。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