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水达里奥今天TED演讲:我们正在进入一场与1930年代类似的大萧条,企业家精神是复苏催化剂

桥水达里奥今天TED演讲:我们正在进入一场与1930年代类似的大萧条,企业家精神是复苏催化剂
2020年04月09日 16:07 聪明投资者

桥水基金(Bridgewater Associates)创始人雷·达里奥(Ray Dalio)北京时间今天9日(美国时间8日下午),参加了一线上TED演讲说,我们正在进入一场与1930年代类似的大萧条,这将需要数年的金融和经济重组,再加上我们的创新能力才能从中恢复。

雷·达里奥的桥水基金管理着1600亿美元的资产,这也使得达里奥以180亿美元的净资产成为福布斯全球第46名富豪。

据介绍,达里奥在今年2月已向中国捐助了1000万美元,用在与冠状病毒作斗争,并提供400万美元,用于在危机中援助他的家乡康涅狄格州。

目前在全球蔓延的新冠病毒已经对经济造成了灾难性的后果,仅在3月的最后两周,美国就有1000万人申请失业救济。

美联储前主席珍妮特·耶伦(Janet Yellen)对CNBC表示:“这是巨大的,前所未有的,破坏性的打击。”她预计第二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将下降30%。

雷·达里奥还称:“我们难以回到原来的样子了”。以下是聪明投资者翻译提炼的达里奥最新TED演讲部分要点:

1、我们难以回到原来的样子了。为了复苏,未来几年我们将重组我们的经济,并重组我们的金融体系。

2、最大的担心是,在目前两党政争的局势下,经济的重组,恐怕难以按照既要做大蛋糕,又能合理分配的目标推进,党派政治会妨碍有效的解决方案,“破坏”而不是修复经济。

3、作为个人投资者成功的关键是,知道如何以均衡的方式很好地实现多元化投资。所有投资者所犯的最大的错误,就是认为最近做得好的就是更好的投资;现金几乎总是最糟糕的投资。

4、中国人民通过各种方式,在管理这场危机所需的许多方面都在出力。

5、穿越时空的最大一股力量是人类的创造力,这其中最大的一份是再创造力。企业家精神是复苏的催化剂。

6、这不是经济衰退;这是一场撕裂。你会看到在1930年代大萧条时期发生过的同样的故事。”

聪明投资者在此前也已报道了达里奥的几次发声和他撰写的分析文章,在过去这段时间,达里奥开始多次警告风险,中间还传出过桥水基金爆仓的传闻,不过达里奥也很快出来回应。

长期触及零利率意味着

所有储备国央行利率刺激工具失效

在国外疫情爆发,市场连续暴跌,美联储大幅降息到零利率的时候,达里奥就曾发布长文称:

我一直担心,下一次经济衰退来临时,会导致利率触及0%的下限,出现大量未偿债务、巨额财富和政治差距,就像上世纪30年代发生的情况一样。

冠状病毒是导致经济衰退的原因,这让我很惊讶。虽然这是一种极为严重的传染病,会产生许多有害的经济影响,但单凭这些并不吓唬我;

然而,如果再加上长期利率触达0%下限,我真的很担心。

长期利率跌至0%的下限意味着几乎所有资产类别都将下跌,因为利率下降的积极影响将不复存在(至少不多)。

达到这个0%的下限还意味着几乎所有储备国中央银行的利率刺激工具(包括降息和收益率曲线指导)都将失效。

现在几乎可以肯定,印钞和购买央行现在允许购买的债务资产几乎肯定不会起多大作用(因为债券不能被推高太多,也不太可能被出售购买陷入财务困境的实体的其他资产)。

此外,在零利率下限下,实际利率可能会上升,因为石油和其他大宗商品价格下跌,经济疲软,还有更多的信用问题。

如果这种情况以典型的方式发展下去,在信贷紧缩的同时,不断上升的信贷息差将使还本付息提高到较低的信贷水平,这将加剧信贷紧缩、通货紧缩压力和负增长力量。

上帝会帮助那些拥有这些东西和不断货币升值的国家。

最有针对性的对策来自中国

在这篇长文中,达里奥热别提到了中国,他认为:

最有针对性和规模适当的财政和货币对策来自中国。

这是因为,中国有更大的能力协调财政和货币政策,更快地解决政治争端,而且有非常聪明的经济决策者。

迄今为止,已宣布的一系列财政措施,不包括基础设施投资,约占GDP的1.2%。这些措施包括免除和减少社会费用(如企业养老金、失业和工伤保险)、减少医疗保险缴费、降低一些企业的增值税、降低企业用户的电费和煤气费等。

地方一级还宣布了一系列规模较小的财政支持措施(包括补贴)。在国家一级,政府出台了一系列措施来支持某些行业,以及监管方面的宽容(比如延迟确认一些银行的不良贷款)。

中国人民银行有更大的回旋余地,因为利率在哪里,它有更多的拉动杠杆来使贷款增加或减少。

其最近已经实际降低了利率,降低了存款准备金率,提供了流动性,并启动了一项790亿美元的一揽子支持计划,帮助受疫情影响的公司。

此外,中国政府已将官方立场转变为“谨慎且适当灵活”,并出台了30项措施,支持受疫情影响的企业(重点是中小企业),例如为银行提供再贷款和再贴现。从全局来看,我认为这是适当的。

总而言之,我认为:

1)利率下限为0%、而且缺乏其他有效的中央银行工具,这意味着需要直接瞄准痛点的更大财政刺激,同时中央银行要维持利率下行通道,并提供充裕的流动性;

2) 迄今为止,各国的应对措施在规模、重点和协调性上都不充分,差异很大;

3)在过去几天,有迹象表明,财政和货币政策制定者正朝着采取“尽其所能”的政策迈进;

4)财富和政治鸿沟将考验社会和政治合作与帮助的能力,而不是在解决这些问题上互相伤害。

回应爆仓传闻:桥水一切安好

公司层面损失大约4万亿美元,全球大概有12万亿

就在达里奥这次发声警告不久,有消息突然称,桥水基金或已“爆仓”。

不过,达里奥很快出来公开回应:“我保证:桥水一切安好。”

3月19日,达里奥在领英上公开发文表示,“我相信冠状病毒对健康,经济和市场的影响将比现在大多数人在讨论的,要大得多。”

“因此直升机式撒钱正在发生,例如特朗普总统将向人们提供的1000美元支票。”

同一天,达里奥出来接受了CNBC采访,他说:

我想强调的是,我们正处于经济低迷之中,这是一场包含了(公共)健康、经济、财政货币的危机。我们正在走向零利率。

所以你现在经历的,是非常典型的,中央银行无力以正常的方式刺激货币政策(的局面)。

换句话说,在一个不正常的周期中,央行按下了按钮去刺激人们,给他们资金——刺激人们更多的消费,提振经济。

但当触及零利率,当货币政策不再起作用时——推动利率不会降低债券收益率;购买债券不会压低债券收益率。

接下来,我们就会经历利率下降带来的损失,经历已经不再起作用的QE,来送钱给有需要的人。

联邦政府已经没有能力创造货币和信用,他们花了更多的钱,而且还远远不够。我们现在估计,在美国,公司层面的损失(corporate losses)大约在4万亿美元左右,全球大概有12万亿。

因此将会有巨大的损失,而这些都是公司(层面的损失)。还会有一些个人层面的巨额损失,也会有一些人无法承受即将到来的冲击。

所以政府需要花更多的钱,多得多的钱。

这取决于它(政府)是作为贷款担保,还是信用担保或类似其他的。我想说,至少在1.5万亿美元到2万亿美元之间。

那么政府从哪里获得资金呢? 现在谁是贷款人呢? 几乎每个人都受到了损失。

历史的运作方式,几乎都是从美联储获得资金。所以, 我们现在就在这个历史的节点上——历史上,在20世纪30年代也是如此运作的——(政府)将会在这些项目上花费巨大,这意味着他们需要出售债券(来融资)。

那么,谁来买这些债券呢? 很多人已经陷入麻烦,比如这些养老基金或其它的捐赠基金。

谁有资金来买这些债券呢? 从历史上看,这些钱只能来自美联储。

你现在看到了。当你看到一个像这样的大项目被宣布时,债券(国债)收益率就会上升。现在,如果中央银行不去购买这些债券——中央银行现在处于两难的境地——利率等方面会发生什么?

如果这些利率上升是因为供求失衡,那么你将面临下一波危机,因为利率上升将导致资产价格再次下跌。

这也意味着债务紧缩将成为一个问题,同时信贷息差也将扩大。其中的原理就是这样。

编辑:慧羊羊

主编:六  里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