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来为一汽夏利和博郡的“冲动”买单?

谁来为一汽夏利和博郡的“冲动”买单?
2020年01月16日 20:32 汽车头条APP

何以解博郡之忧?钱。

近日,据北斗星通发布的业绩预告显示,其应收账款减值预计5100万元,主要来自于众泰汽车和博郡汽车,其中,博郡汽车预计减值损失617万元,由于博郡汽车资金链紧张,整车整体项目均处于停工状态。

此时此刻,相比于被白纸黑字“通缉”的博郡,作为刚“新婚”组建合资公司的一汽夏利或许更为焦虑。此前,一汽夏利以整车相关土地、厂房、设备及负债出资,与博郡组建合资公司,双方互相搭配,博郡解决生产资质问题,一汽夏利则解决负债问题,进而一汽夏利能够将控股权无偿划转中铁物晟,使其完成重组上市。

如今,资金短缺的博郡不仅还不上617万元的欠款,更是连出资给自家天津博郡的19.86亿元“尾款”都未能到账,这场“互相拯救”的风花雪月,现在也只剩下久刮不息的“风”。在617万元之外,博郡究竟还有多少“应付账款”?博郡与一汽夏利的“婚姻”是否会因博郡的账单破裂?中铁物晟重组上市梦是否会因此再度梦碎?

故事的开始,是一个发布会扎堆的黄道吉日,2019年4月11日。相信热衷于吃瓜堵门的汽车媒体们肯定还记得,在那一场让“九亿少女”津津乐道的博郡品牌之夜里,博郡iV6、iV7左手林更新,右手电音跑,前有智能化前沿的科技梦,后有泛着银光的新设备,全方位无死角的第一次站在聚光灯面前,自带壕气。

信心满满的“时机刚好”,全是真诚的“造车也要工匠精神”,满腹壮志的“后来者居上”,相信黄希鸣也从未想到,自己时隔不到半年就进入了“出师未捷恐身先死”的缺钱开工困境,曾经的“性价比暂无对手,产品力不输特斯拉”或许也将变成一纸“夙愿”。

百因必有果,其实,博郡汽车缺钱早已是业内公开的秘密。自博郡2016年创立以来,三年时间,只见投入不见量产上市,没有收入来源,自然是被亏损“内定”。2017年,博郡营业收入为1318万元,净利润亏损3亿元;2018年,博郡亏损继续扩大,达4.79亿元,而公司也以亏损为由,拒绝为员工发放2018年年终奖;2019年,为获得生产资质,博郡开启“砸锅卖铁”花20.34亿买一汽夏利的艰辛历程。

时机一去不复返,曾经新势力闭眼就能飞天的华丽开场,如今已难复制,博郡前后6轮融资也并未能解决“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困境,反倒是随着时间和新投入让原本就紧张且高压的资金流水进入了一轮新的“紧衣缩食”。

“缩食”之下,一汽夏利又该如何面对这一场“婚变”?从近期黄希鸣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的“博郡2020年到2025年将推出10款车型。”、“与一汽夏利的合资公司项目已经落地,目前还有一些程序要走,但这不会影响博郡的量产计划。”等等一系列暗含“情比金坚”之意的言论来看,博郡并未因“缺钱”一事而推迟合资的计划,反倒是依旧不改自信之姿。

截止到目前,一汽夏利并未发表任何声明,是夫妻同心还是无力发声?不可否认的是,受连锁反应影响的中铁物晟,这一次的借一汽夏利“壳”的上市梦恐怕要先碎一会。此前,一汽股份将持有的一汽夏利的控股股权无偿划转给中国铁路物资股份有限公司,而资产负债剥离是中铁物晟重组一汽夏利的前提。受到博郡拖欠19.86亿元“尾款”的影响,中铁物晟无法将一汽夏利资产负债部分进一步剥离,上市也自然成为一段道阻且长的征程。

在资本愈发冷静的今天,站在命运高崖上的造车新势力并不只有博郡一家。以同样牵手一汽的拜腾来说,在2018年9月,其以1元的价格将天津一汽华利的100%股权买回,外界围观群众皆言是个“大便宜”,但是实际上在“大便宜”的背后却是还要承担一汽华利应付给一汽夏利的8亿元欠款以及5462万元的职工薪酬。时至今日,“曲线”造车的拜腾还未能还清其8亿巨额的债务,而债务的逾期也将势必影响拜腾的造车资质,其最终结果似乎也和今日的博郡殊途同归,或者更难。

客观来说,不论是收购资质,还是找代工厂,其最终结果都是让自家的概念车量产落地。从代工来看,无非是新势力们难逃“寄人篱下”的尴尬,尾部难逃要贴上合作伙伴的标识,而每辆车的利润也会按比例进行分红;从收购资质来看,挡在各家刚起步车企面前的,不仅仅少数可购买的资质,更是一笔笔巨额且难以看到前景回馈的投入深渊。若想取舍,二者的难度不相上下。

纵观国内众多造车新势力的发展轨迹,从中外合资经营可办到贴牌代工,再到“曲线”合资造车,层出不穷且布满荆棘的新路径,让每家车企难逃鲜血淋漓的“换骨路”,未来没有钱的造车新势力们到底该何去何从?这一次次的“互相拯救”是否真的要变成“互相送葬”?博郡又是否能坚持等到那一位踩着七彩云彩带着救命自救的盖世英雄?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