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Work、OYO、Uber,一路踩坑,软银都要卖阿里的股份了!

WeWork、OYO、Uber,一路踩坑,软银都要卖阿里的股份了!
2020年03月26日 12:35 财视传媒

“WeWork快凉了”,这已经不是一句玩笑话了。

3月17日,彭博社报道,软银向WeWork股东发出通知,因SEC等美国政府监管部门对WeWork展开调查,于去年秋天制定的向该公司私人股东提出的30亿美元股份收购计划,可能不再进行。但软银向WeWork承诺注资50亿美元的计划不会改变,并且其中15亿美元的资金已经到位。

有相关业内人士称,如果软银撤回这30亿美元的要约,那么WeWork基本没什么希望了。

此举也遭到WeWork的反对。据国外媒体报道,WeWork董事会特别委员会准备采取措施对日本软银集团进行反击。

但事实上,在全球经济受疫情影响出现下滑的情况下,软银也自顾不暇。一方面背负近20万亿日元债务,另一方面是所投公司的巨额亏损。也因此,软银股价一度下跌不止。

3月23日,为提振市场信心,软银宣布储备现金。将出售近4.5万亿日元(约2899亿元人民币)的资产,为近2万亿日元(约1288亿元人民币)的股份回购筹集资金,同时减少公司债务。出售的资产中,包括了其持有的美股上市的阿里巴巴、Uber等知名企业的股份,有报道称可能会出售140亿美元的阿里巴巴股份。

软银为什么会走到今天这步?

这和它一贯的做法不无关系。重金押注,高举高打砸市场,资本加持下,从Uber到WeWork,被投企业通过资本的优势,快速催熟,短期内与竞争对手快速拉开差距。

OYO就是其中的一例。软银愿景在2017年投资OYO2.5亿美元,之后又投10亿美元,让OYO的估值迅速达到50亿美元。OYO疯狂扩张,并进军中国市场,在美国甚至购买了基础房产,其中包括拉斯维加斯的Hooters赌场酒店。

寻找到有潜力的新科技初创公司,给出高额的估值和投资,并强势介入公司运营,推动被投资公司和软银集团入股的其他公司进行合作,从而获得软银集团内部的一种协同。

同样的手法也运用在其他的投资项目中,2018年愿景基金向Zume Pizza投资了3.75亿美元,对其估值为10亿美元。根据Pitchbook的数据,在软银集团投资之前,祖玛的估值仅为2.18亿美元。该公司的任务是使用机器人来实现比萨的自动化的生产。但是三个月后,Zume仍未彻底变革食品生产,也没有实现盈利。而在去年有消息传出,孙正义准备对Zume进行另一笔投资,让它的估值达到40亿美元。

据业内分析人士透露,巨额的投资背后通常是与被投资公司签署对赌协议,通过用数亿美元来吓跑竞争对手,并以极快的速度扩张。

对初创企业而言,巨额的投资下,能够快速变大,而变大的代价则可能是成熟过早,发育不足。

前不久,一家成立于2014年,致力于打造物美价廉的电商平台,被称为“美国的拼多多” Brandless没有变大,倒闭了。其获得的最大一笔投资就是来自软银,成为软银愿景投资的第一家完全关闭业务的公司。

近乎疯狂的投资和闪电式的扩张,曾造就众多独角兽企业。但随着产业互联网进入深水区,互联网的红利逐渐消退,再造一个雅虎、阿里巴巴不再容易。2018年后,经济下行压力增大,资本进入冷静期,闪电式的扩张逐渐行不通,尽管一些公司在资本的加持下成为行业的领军企业,但亏损加剧,盈利变得遥遥无期,也让软银的投资深陷泥沼。

其中,WeWork不无疑问的成了软银近些年踩过的最大的雷。随着WeWork IPO计划的终止,其估值如水银泻地般地从470亿美元下跌至100亿美元以内,让软银始料不及。要知道,软银对WeWork的投资早已超过100亿美元。

事实上,除WeWork外,软银投的明星项目——OYO和Uber近期也遭受到了沉重的打击。OYO仿佛如无底洞一般,已经“烧”掉了超过23亿美元的融资。为了不让OYO成为WeWork第二,软银通过SVF India Holdings和RA Hospitality Holdings两个投资实体,为OYO母公司Oravel Stays注入了8.07亿美元的资金“续命”。但OYO的2019年财报数据显示,相较于2018年,OYO的营收虽增长4倍,但亏损却扩大了6倍,从5200万美元激增至3.35亿美元,亏损占营收的比例也从25%扩大至35%,盈利希望渺茫。而Uber方面,在此前吸引了软银愿景接近100亿美元的投资,但亏损严重,股价在过去1个月时间里下跌了约45%。

尽管如此,WeWork和OYO的严重亏损“流血”并没有让软银停止对该房地产领域的探索。本月,软银愿景基金分别在贝壳找房、自如投资10亿美元,具体是:在贝壳找房这轮15亿美元融资中,软银愿景领投10亿美元,投后估值140亿美元:投资自如的10亿美元中,5亿美元是直接注资自如,5亿美元是从自如创始团队购买老股,自如投后估值66亿美元。或许中国的房市能够给孙正义带来好运,扭转在该领域的不顺。

在网约车领域,更是不断被“吸血”。近日,网传软银将向滴滴再投3亿美元,但在新冠疫情影响下,用户隔离在家,各大网约车平台都面临窘境。而软银愿景则几乎买下了全球的共享出行赛道,Uber、滴滴、Grab、Ola、99Taxi、Taxify、还有中东的Careem等。无人驾驶的开发仍需要长时间的铺垫才能够落地,而这些公司也将持续消耗资金,或许不久之后,无人驾驶的网约车成为城市生活的中重要组成部分。

高举高打,砸对手的投资套路在产业互联网进入深水区后变得异常艰难,加上疫情影响的全球经济下滑,如果软银的投资毫无起色,势必会加剧软银债务风险,并对愿景基金二期的融资产生不利影响。

近日,孙正义加强了对软银的控制,在软银集团的持股比例从25.5%上升至26.9%。随着软银股价的大幅波动,他还拿出了更多股票用于质押,目前已质押2.169亿股股票,价值74亿美元。

疫情当前,全球经济遭遇重创,向来注重谋求长期投资和收益的软银,接下来面临的挑战恐不再是所投公司的收益问题,而是如何维持生存的问题。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