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年市值蒸发387亿,贵人鸟为何凤凰变山鸡?

6年市值蒸发387亿,贵人鸟为何凤凰变山鸡?
2020年09月25日 11:00 财视传媒

作者:张霞

来源:商业人物(ID:biz-leaders)

最近,债务缠身的贵人鸟(SH:603555)可谓是焦头烂额。

9月22日,*ST贵人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件的诉讼仲裁,调解裁定的还款期限已至,公司无法按照约定还款期限履行还款义务,涉案金额为4.061亿元。次日,*ST贵人再度发布公告,收到厦门中级法院的执行裁定书,列为被执行人,涉案金额8002万元。

这已不是第一次,9月9日,贵人鸟股份有限公司就已被厦门中级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9000多万元。今年8月,贵人鸟还被合肥中级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为1.3亿元。

据其2020年中报显示,公司今年上半年营收为5.53亿元,同比下降31.74%;净亏损约1.61亿元。公司合计负债达34.50亿元,而同时间公司资产合计为37.85亿元,已濒临资不抵债的边缘。

“无力还债”“净利润大跌”“退市危机”成为这家公司今年上半年的关键词。

这距2014年1月24日,贵人鸟头顶“A股运动品牌第一股”的光环登陆上交所,不过6年时间。最巅峰时,贵人鸟的市值曾高达400亿,而截至今天下午,其市值仅为13.51亿元,缩水逾96%。

成也林天福,败也林天福

贵人鸟从高光上市从走到今天困顿局面,只花了6年,但其创始人林天福的白手起家之路,却走了33年。

公开资料显示,林天福的创业史始于1987年左右,最初从事小规模的运动鞋贴牌代工。1993年,他成立了公司向菲律宾出口运动鞋类产品。代工持续到2002年,他开始使用“贵人鸟”商标生产鞋类产品,开始发展自主品牌。

在品牌营销上,贵人鸟与泉州晋江系其他体育品牌类似,采用了明星代言+广告组合营销的套路。成立之初,就斥巨资邀请巨星刘德华担任代言人,之后又请了张柏芝、林志玲等,迅速小有名气。

2005年,贵人鸟进军专业体育运动领域。为了品牌宣传,林天福不惜重金,连当时的美国国家男子篮球队“梦七队”也穿上了贵人鸟的装备。2007年,因赞助了当时大红大紫的湖南卫视《快乐男声》,名声大噪。

2008年北京奥运前后,贵人鸟赶上体育产业的红利,进入跑马圈地的阶段。2009到2011年这三年间,贵人鸟门店由1847家激增至5067家,营业收入亦从6亿元涨至26.5亿元,应收账款从1.9亿元增至5.9亿元。

2012年,贵人鸟的营收达到28.6亿元,居于市场头部地位。巅峰时期,其全国门店数量有5560家,遍布全国31个省、自治区和直辖市。

2014年,贵人鸟抓住了一张A股IPO的门票,在上交所上市,一时风头无两。其后乘着2015年A股大牛市的东风,其股价一路飙升,最高时达69.37元/股,市值突破400亿元。2017年,贵人鸟创下最大规模营收32亿元。得益于品牌的增长,贵人鸟创始人林天福在2015年,以190亿身价登上泉州首富位置。

林天福为人颇为神秘,几乎没有接受过主流媒体的专访,也很少在公众场合露面。贵人鸟的官方资料显示,其为中国籍香港居民,拥有菲律宾永久居留权。媒体报道,他非常看重自己手中的股权,将公司管理权牢牢把控在林家人手中。IPO时,他通过贵人鸟集团持有上市公司76.50%的股份;截至目前,他仍然持有公司71.45%的股份,为贵人鸟的实际控制人,对公司有着绝对的话语权。

也因此,成也林天福,败也林天福。他的一言堂和野心勃勃,将贵人鸟拖向了泥潭。

“买”出来的悲剧

上市之后,林天福便不再满足于贵人鸟仅只是生产、销售运动鞋服,开始实施公司的全面战略升级——从“传统运动鞋服行业经营”向“以体育服饰制造为基础,多种体育产业形态协调发展的体育产业化集团”转型。开启了疯狂的并购、扩张和产业链整合之路。

图源:贵人鸟公号

2015年,贵人鸟以2.39亿元入股虎扑体育,渗入体育竞赛娱乐、体育消费板块,入局体育经纪业务,以及大学生体育运动产业;其后,又联手虎扑等合作方,设立专注于体育产业投资的动域资本。2016年,公司再度联合虎扑等成立第二期体育产业基金——竞动域。

截至2017年末,贵人鸟已累计向动域资本投入7亿元,涵盖足球、篮球、跑步、健身、户外等热点运动项目,以及电竞、体彩等互联网+项目。

除此,贵人鸟还在传统运动鞋服经营方面加速扩张。2016年6月,贵人鸟以3.83亿元现金收购杰之行50.01%的股份;2017年,公司出资3.675亿元收购名鞋库剩余49%股权,成为其唯一股东,并由杰之行以1.5亿元认购湖北胜道体育45.45%股权,还拟以27亿元高价收购威康健盛100%股权,该笔收购失败告终。

短短几年,贵人鸟共进行了十余次收购,行业横跨互联网+体育、体育经济、赛事主办、体育保险、体育游戏、体育健身等多个领域。

2017年3月,“贵人鸟”发布了第二届董事会第三十四次会议公告,宣布“贵人鸟”改名“全能体育”。公告称,单一品牌运营的“贵人鸟”名称不再符合公司全能性体育产业战略布局规划。背后的野心可谓不言而喻。

忽略能够稳定贡献利润的运动服饰业务,贵人鸟无异于失去了立身之本。不断的盲目收购和多元化布局,使其在日渐强大的对手前节节败退。

2014年-2017年贵人鸟品牌的毛利率从40.99%降至37.84%;同期,品牌营收规模从19.2亿元跌至17.96亿元;品牌的零售终端从5026家减至3730家。公司资产负债率急速飙升,从2014年的46.84%增至2017年的65.36%,财务费用从5118万元增至2.28亿元。

2018年,安踏李宁分别跨越200亿元和100亿元的营收门槛,贵人鸟鞋服业务依然徘徊在25亿元,且毛利率只有26%,只有领军者的一半。这一年,贵人鸟全年亏了6亿元,线下总门店数净减少852家至2878家。

图源:中金公司

至此,经营和债务的双重压力之下,在“全能体育”的道路上狂奔4年之后,贵人鸟犹如大梦初醒,终于决定“回归主业”。

2018年,公司先后发布公告,出售旗下子公司康湃思37%的股权,出售所持有虎扑13.66%股权,以3亿元转让运动用品线下店杰之行50.01%股权。开启了“卖卖卖”的自救之路。

但因其体量已经只及领军者的零头,且债务压力巨大,贵人鸟俨然回头已晚。

欠下的债,已难还

公开资料显示,贵人鸟2018年净亏损6.86亿元,2019年年净亏损了10.18亿元。

也是从那时起,贵人鸟的消息与诉讼、资产冻结、债务等词汇牢牢的绑定在一起。其前期扩张欠下的债,已到了咬着牙也难还的地步。

2019年的6月21日,由于贵人鸟2018年净利润出现大额亏损、集中偿付压力很大等问题,联合评级宣布将贵人鸟的主体长期信用等级由原来的AA下调到了AA-。同年,9月16日,又下调到了A。到了11月5日,又再一次下调到了BBB,评级展望为“负面”。

2019年12月,“14贵人鸟”债券遭停牌处理。此后,由于债务违约已被债权人提起诉前财产保全,导致公司部分银行贷款到期后未能从银行再办理续贷业务。

由于流动性紧张,贵人鸟未能按期支付2019年6月向各银行申请的25亿元综合授信额度。截至今年5月底,贵人鸟在各银行的贷款余额为14.10亿元,逾期贷款及债券本金合计达25.57亿元。

除了财富缩水之外,贵人鸟的门店也没能幸免,从2014年至2018年间,贵人鸟关店数量分别是534家、561家、359家、376家、857家。越到后面关店数量越多,几乎快要突破1000大关了。截止到2019年上半年,贵人鸟的门店数量已经缩水了一半,如今只剩2685家。

今年5月6日,因为业绩亏损贵人鸟股票简称变更为*ST贵人。根据相关规定,若贵人鸟今年净利润仍为负值,公司股票将可能被暂停上市。

9月21日晚,*ST贵人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通知书,贵人鸟集团所持公司股份数量约为4.161亿股,占公司总股本66.2%,已全部被冻结及轮候冻结。

图源:同花顺截图

这家昔日风光无限的运动服装公司,已到了生死边缘。

参考资料:

1.《贵人鸟陨落:一心只想高飞,乱动折了翅膀》,21世纪商业评论

2.《贵人鸟400亿财富只剩下11亿市值 林天福下一步如何落子?》,华夏时报

3.《贵人鸟十年财务复盘:如何从体育第一股跌至股债双杀?》,新浪财经

4.《贵人鸟折翅:踏错的一步、错过的4年》,斑马消费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