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老板还能重新快乐吗?

黄老板还能重新快乐吗?
2021年01月19日 11:00 财视传媒

作者 :金不换

来源 :一粒金(ID:yilijinya)

这两天,不少人的手机里突然多了个叫“真快乐”的APP。

这名字怎么看,都不像个正经APP。

有人以为中了博彩病毒,或者下载了不可描述的播放器,点都没点开果断卸载。

事后才发现,它其实是国美APP,只不过改了个名字,换上新的马甲。

有网友调侃,这是国美掌门人黄光裕出狱后心情的外化——蹲了12年大狱,终于获得自由,要跟用户分享自己的快乐。

不过,更多人在吐槽这名字难以让人快乐。听起来土里土气、不知所云,完全抛弃了国美攒下来的品牌名气。

APP改名就像人换名字一样,意味着重新出发。“改过自新、重新做人”的黄老板,有自己的考虑:

据国美方面透露,“真快乐”主打娱乐化、社交化购物,要让用户在“买买买”中感受到有趣、快乐的消费体验。

这也被当作是,黄老板出狱后的第一个大动作。不过,和他当年在商界搅起的风浪相比,这次动作就像小石子溅起的水花,扑通一声后没了声响。

时代变了,黄老板要想重新感受当年首富的快乐,还得加把劲。

1

在中国商界,黄光裕是个特殊的存在:

2008年,他在财富和名气达到顶峰时,因为经济犯罪入狱。服刑期间,外面一大帮“粉丝”等着他出狱。每当有他出狱的假消息,国美的股价都会大涨,A股中甚至还有他的“出狱概念股”。

虽然身在大牢内,但黄老板的心仍在国美上。

有媒体报道,国美的转型方向都由黄光裕亲自确定。他会定期以书信的方式和高管沟通,还会像小学老师批作业一样,给下属的报告打分。

这个被困在监狱里的犯人,从来没有在自己的公司里消失。

直到去年6月,黄老板在网友的呼喊声中真的出狱了。牢笼打开,曾经的商界明星归来,国美股价按照惯例又一次大涨20%。很多簇拥者都挥舞着拳头为他助威:

东山再起,再战马首富和王首富。

不过,长江后浪推前浪,浮事新人换旧人。黄老板出来后,已经换了人间:

国美早已从当年家电行业的霸主地位,掉入第二梯队。京东苏宁易购、天猫把它远远甩在身后。黄老板要想跟当年的小弟斗一斗,本钱还不够。

出来了几个月,黄老板一直很低调,外界难以窥探到他的动静。直到十几天前,网上爆出一张他的近照。

从照片上看,黄老板在监狱里快不快乐不敢确定,伙食应该还不错——他的身材明显发福,发际线后移。眼神中少了过去的犀利锋芒,多了几分柔和慈祥。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国美的食堂大师傅。

出狱大半年,突然在最近露面,黄老板必然有他的用意。果然,前几天国美就开始改名、改路线。看来之前的露面,是为这次的大动作预热。

说回这次的改名,除了将APP改为“真快乐”,国美还搞了一个“快乐大本营”:

密集注册了一大批名称上具有娱乐属性的新公司,比如乐呵盒(宁波)科技有限公司、真快乐(北京)科技有限公司等等。

看来,这次国美露出了“快乐到底”的决心。并且,“真快乐”已经动了真格,推出了一些娱乐化玩法,也就是:

一抢、二拼、三ZAO。

只不过,这些玩法完全看不出创新点和竞争力。

抢与拼不难理解,也是抢购与拼购。大家已经在拼多多上,见识到这种已经被用烂的电商玩法。

“ZAO”,恐怕是国美娱乐化的主战场,主打的牌路是让消费者在视频导购中 “躁动”。

如今,最具有娱乐玩法的电商模式,无非就在热闹的短视频和直播里。改名之前,国美已经在这两大领域有所动作:

去年5月1日,国美联合央视新闻推出“为美好生活拼了”的超级直播,用段子给消费者演“群口相声”;

短视频领域,国美在34周年庆上,推出以“快乐”为主题的活动,比如在抖音发起“快乐发动心愿舞挑战赛”。

但是,这些活动都没引起太大反响,淹没在天猫、京东、拼多多的营销热潮中。

并且,玩娱乐化电商是抖音、快手的拿手好戏。国美要走这条路,必然要跟两大短视频巨头抢市场份额。目前来看,它的竞争力很弱。

市场,已经回应了这次黄老板的动作:

APP改名当天,国美股价涨幅仅为3.23%。

另外,有科技媒体还做了个调查,只有极少数人在购物时想起国美。

可见,改名、改路线虽然是个利好,但也非常有限。有人惋惜道:

国美不是真正的快乐,新名字只是它穿的保护色。

2

黄老板也曾经“真正”的快乐过,不过更多的在2008年之前的岁月里。

那是他从穷困小子,崛起为中国首富的热血时代。

功成名就后的他,嘴角总是挂着一丝不屑、轻蔑的笑容。有人为他疯狂,有人批他嚣张。

其中的快乐,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

1969年,黄光裕出生在广东汕头市凤壶村的一个穷苦人家。最难的时候,黄光裕还去捡过垃圾补贴家用。

大概老黄家实在是穷怕了,1986年黄光裕中途辍学跑到内蒙古去做生意。结果,很快就挣了4000元钱。

这是黄光裕挣的第一笔钱,当时他才17岁。短时间内就从捡垃圾的毛头小子,变成做生意的小老板,想必心里乐开了花。

腰包鼓了,黄光裕的胃口也变大。他从内蒙古辗转到北京,在前门的珠市口东大街420号,盘下了一个名为“国美服装店”的门面。

由于不懂服装行业里面料、季节性的讲究,不久黄光裕就在生意上栽了跟头,生活一时之间黯淡无光。

这时候,他把目光转向了家电行业。不得不说,他的市场嗅觉很灵敏。

整个80年代初期,家电市场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老百姓购买家电光有钱还不行,必须凭票,甚至还要预约。

这个市场里,存在着巨大商机。

站在家电行业的大门口,黄老板拿出自己的三项本领:

营销、补贴、垄断。

如今,互联网各大巨头还在这三件事上你争我斗,其实不过是黄老板在三十多年前玩剩下的。

在进军家电行业之初,黄光裕想打广告做推广。但手头上的资金不够,上不了大的报纸版面。

这时,他发现许多报纸的中缝一直是空白的,便想到可以用比较便宜的价格在这里广告。

1991年,黄光裕用低价包下了《北京晚报》的中缝版面,并写上“买电器,到国美”的标语,由此成为在报纸中缝打广告的第一人。

当时,《北京晚报》的发行量达到每天几十万张,国美广告很快就吸引了大量顾客的注意。

有人测算过,当时国美几十块钱的广告投入,就能换来100多件电器商品的销售额。这种程度的广告投入产出比,现在的互联网营销专家看了也直呼内行。

除了用营销吸引顾客,国美还拿出真金白银进行补贴。现在拼多多搞百亿补贴,吸引用户疯狂砍一刀,黄老板看了估计也只是笑笑。

2000年,国美推出特价彩电。9家彩电供应商猝不及防,威胁要断供;第二年,国美又引发空调行业的“价格跳水大战”,格力直接跟他翻脸。

然而,黄光裕直接开怼:“现在降价是我们说了算。”

凭借营销和补贴,从1999年到2002年,国美在全国范围内共开设了54家连锁店。算下来,每18天开一家新店,扩张节奏可谓火速。

随着手中线下渠道的增加,黄光裕已经完全不把供应商放在眼里。

他开始拉长应付账期,并且继续采取低价补贴。

供应商由于没有其他更多的销售渠道,自建渠道成本又非常大,对黄光裕的蛮横垄断是敢怒而不敢言。

当然,也有不服气的主儿。

董明珠曾直言:“当时黄光裕以低价冲击市场,目的是将小经销商消灭,那时的人都胆战心惊的,不敢得罪黄光裕,为了保护自身的利益,屈服于黄光裕之下”。

2004年,由于与国美之间发生纠纷,董小姐将格力电器全线撤出国美所有卖场,开始全力自建销售渠道。

另一边的黄老板,依然我行我素,毫不收敛。在2004年的国美全球战略合作高峰会上,面对一大批供货商,黄光裕发出豪言:

你若拿我黄光裕平衡我的对手,我就有办法去平衡你的对手。

也是在这一年,国美借壳鹏润在香港上市。黄光裕以105亿元的身家,成为当年胡润富豪榜的首富,当时他只有35岁。

媒体问他做了首富是什么感觉,他笑了笑:

“就像左手握右手,什么感觉都没有。”

多年后,另外两位首富也说了类似的话——“一个亿的小目标、对钱没有兴趣“。

在2004年首次登顶首富后,2005年、2006年、2008年黄光裕又三次拿下第一宝座,财富和名声达到了顶峰。

在这期间,黄老板唯我独大的狂,没有停止过。

2005年,他进军房地产行业,喊出“拿出100个亿砸向地产,打造第二个国美电器”的口号。

同一年,国美挺进苏宁的大本营南京新街口,开了南京国美第一店。

开店当天,有10多万南京市民涌入国美门店。有人回忆称,“五分钟后玻璃大门被挤破,当天‘打扫战场’被挤丢的鞋子装满好几个大纸箱。”

黄老板狠狠地给了苏宁掌舵人张近东“一巴掌”。

2006年,国美收购永乐后门店达到800多家、年销售额达800多亿元,远超苏宁的360家门店和397亿元销售额。

此时,黄光裕放出豪言,“收购苏宁是迟早的”。那时候,他的快乐达到了顶峰。

只是,这个愿望最终没有实现。

毕竟,上帝让其灭亡,先让其疯狂。后来的事情,大家也都知道了,狂言、霸气、名声,都在2008年戛然而止:

因涉嫌内幕交易,黄光裕被警方带走。

一代首富,就此谢幕,快乐归零。

4

人们总是喜欢看草根英雄落难后,东山再起的热血故事。

在近三十年中国商业的上半场,黄光裕的确是一个草根英雄。在下半场,他的狂热粉丝期待他东山再起,再次让对手瑟瑟发抖。

只是,洞中方七日,世上已千年。在黄光裕离开的日子里,国美不仅被老对手苏宁超越,还已经被阿里、京东、拼多多这样的后来者甩在身后,从神坛跌落。

新的时代,属于互联网。而在互联网战场上,已经形成阿里系和腾讯系两大阵营。传统零售巨头要乘上网络快车,免不了要在站队上进行选择。

当年的老对手苏宁看到了风向,果断加入阿里系。走出牢门的黄老板,左右看看,走向了腾讯系:

去年,国美已经先后与腾讯系中的京东、拼多多达成合作,站在了阿里、苏宁的对立面。

有人对黄老板发出质疑:

过去了这么多年,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目前看来,黄老板的干劲儿还在。不过,他似乎难以找回唯我独大的快乐,只能在隐忍之下“广结善缘、和气生财”。

拿拼多多入股国美的方式来说,这并不是常规的股权投资,而是“可转债“。

也就是说,拼多多先向国美发放一笔贷款,三年内拼多多可以选择直接收回账款,也可以将这笔贷款转为股权。

相当于,拼多多给了国美三年“观察期”。你表现不好,我拿钱走人。

如果在黄光裕最为巅峰的时候,这无疑是一种羞辱。然而,商场上比拼的是拳头硬不硬。2019年,国美GMV总计1361.1亿元,而拼多多达到10066亿元,不在一个级别。

黄老板也只能接受这种“委屈”自己的合作。

当然,最终这也只能归咎于他的沉沦。在顶峰的那几年,黄光裕沉迷于房地产和首富的快乐,对互联网大势不太敏感,也没有投入重力布局。

那时候,京东在物流上背水一战,才换来如今家电市场上头号玩家的地位。拼多多创始人黄峥,在创业前为了搞清楚电商中的零售门道,甚至还去国美做过柜员。

可以说,黄老板在入狱之前,就已经错过了整个互联网时代。

不过,出狱后的黄老板也在极力跟上时代。

去年8月,以百度搜索总裁身份离职的向海龙加盟国美,担任线上平台公司CEO,成为黄光裕的左膀右臂。向的加入,被看做是黄老板开始更换管理团队,为公司加入更新鲜的互联网血液。

这是主动出击,也是形势所逼:

去年上半年,国美收入下滑44%、亏损加剧。

再不转型,剩下的机会已经不多,黄老板暂时还快乐不起来。

5

 王首富说,最快乐的时候,是挣到第一个一百万的时候。

马首富曾说,最快乐的日子是当老师的时候。因为再努努力,就可以换一辆自行车。

大佬的快乐生活,就是这么“简单而枯燥”。只是,两位现在都知道太高调会被教训,于是都学会低调生活。

狱中的黄老板,用12年懂得这个道理。出狱后,他也学会了低调。

能不能再找回首富的快乐,不敢确定。能确定的是,如果他见到另外两位首富,可以说上一句:

重获自由的快乐,你们不懂。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