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负债超千亿,泛海陷“债海”!

总负债超千亿,泛海陷“债海”!
2021年04月21日 11:00 财视传媒

作者:沈庹

来源 :斑马消费(ID:banmaxiaofei)

泛海被追债已成为常态。

昨日,债权人向法院申请冻结中国泛海所持泛海控股8.03亿股股份。此前,上市公司已被中英益利、山东高速等债主追债。

泛海控股淡化地产实施转型多年,公司横跨金融、地产和科技等多个行业,然盈利能力并不强,还因久积沉疴导致公司资金链紧绷。

截至去年9月,公司短期借款和一年内到期非流动负债合计408亿元,同期货币资金仅188.7亿元。

商海沉浮30多年,卢志强能如何解危局?

债务危机未了

4月20日,泛海控股(000046.SZ)公告披露,因债务纠纷,控股股东中国泛海所持公司8.03亿股被北京二中院冻结,占公司总股本的15.46%,占所持公司股份比例22.57%。

截至目前,中国泛海和一致行动合计持有泛海控股71.23%股份,所持股份的29.65%已被冻结。

上市公司的资金状况同样堪忧。

今年2月底,泛海控股就因未及时偿还中英益利13亿元借款,被后者诉至法院;4月2日,公司旗下重要地产平台武汉中央商务区向山东高速借款20亿元因未清偿完毕,被起诉冻结相关资产。

上述几次事件,公司唯一是办法就是“积极沟通协商处理方案”。

转型6年来,泛海控股涉足证券、保险及信托等业务领域,已成为拥有全金融牌照的民营金控集团,旗下拥有民生银行、民生信托和亚太保险等,部分公司正处于筹划上市或引进股东等关键时刻。

联合资信早在去年9月已看出端倪,将泛海控股评级展望从稳定调整为负面,主要是因武汉房地产项目去化慢,以及境外资产处置存不确定性,难以保障公司现金流。

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总负债规模达1445亿元,公司短期借款157.7亿元,一年内到期非流动负债250.4亿元,货币资金仅188.7亿元。同期,公司资产负债率虽降至79.06%,在行业内仍处于高位。

为此,公司要付出巨大的财务成本。公司在今年2月回复深交所一次函件中披露,预计去年财务费用约48亿元,同比增长68%。

缓解债务危机,最直接的办法是卖资产。

去年下半年,公司转让民生证券27%股权,换来资金42.3亿元。今年以来,公司卖资产的动作更大。公司将民生证券13.49%股权、武汉中央商务区一幅8.4万平方米的土地、武汉万怡酒店及宗地14B地块上商业等出售。初步估算完成转让后,将获得资金不少于百亿元。但这只能解燃眉之急,远不能彻底化解危机。

泛海深陷债海,卢志强四处求援。他在今年3月一封给投资者的函中明确表示,中国泛海控股及所属公司因融资偿还逾期等原因而引发了个别法律诉讼,正加快引进战投,计划将分别争取在今年7、10和12月完成兑付。

启信宝显示,卢志强实际控制的中国泛海在3月3日-11日,先后6次成为北京第二中院的被执行人,累计执行总金额57.23亿元。

业绩暴跌522%

资金链紧绷的同时,泛海控股业绩爆雷。

4月15日,公司披露2020年度业绩快报显示,实现营业收入140.57亿元、归母净利润-46.21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2.17%和-522.09%。

业绩变动幅度之大,公司上市以来从未有过。公司在公告中解释称,主要是来自计提减值的影响。

据公告,上述涉及美国地产项目、印尼电厂及相关商誉计提减值准备、控股子公司民生信托针对个别风险项目计提减值准备,与此同时,武汉中央商务区项目结算收入也未达预期。

今年一季度,公司亏损还有扩大的趋势,预计归母净利润为-1.2亿元至-2.2亿元之间。

疫情、市场变化以及转型中累积的众多问题集中爆发,公司当前面临的困难,是卢志强商海沉浮30多年从未遇到过的。

中国泛海前身是1989年创立的南海石油深圳开发服务总公司物业发展公司,1994年在深交所挂牌,股票简称“深南物A”。

1998年,深南物A将所持公司52.50%法人股转让给卢志强控制的泛海资源投资,并在7年后更名为泛海建设,主要从事房地产开发等业务。

2014年,公司向金融业转型,证券简称变更为泛海控股。此后仅仅几年,公司迅速成为拥有全金融牌照的民营金控集团,卢志强更是被“内地李嘉诚”的美誉加身。

斑马消费梳理发现,在这转型6年里,泛海控股业绩持续下行。2016年至2019年,其归母净利润分别为31.09亿元、28.91亿元、9.31亿元和10.95亿元。

去年上半年,公司金融板块实现收入51.60亿元,占比公司收入的94.47%,成为公司业绩主要来源,而起家的房地产业务收入仅为2.91亿元,占比5.33%。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