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胡润百富榜:我们该如何让自己一直富有?

又是一年胡润百富榜:我们该如何让自己一直富有?
2019年10月11日 09:18 格隆汇

作者 | 格隆汇 钓叟

数据支持 | 勾股大数据

1

好几个欧美朋友都不约而同地问过我同样一个问题:为什么会是一个英国人,大老远跑到中国,做中国的富豪榜?

我告诉他们,正因为胡润是一个“老外”,才可能做成这个事。换任何一个本国人,或许事没做成,人已挂了。

欧美朋友象听天书一样茫然不解。我也不准备再解释,因为不可能解释清。一个没在中国生活的人,永远也不会理解国人对财富、对富豪,热情又冷血,羡慕又仇恨,赞赏又诅咒的复杂、矛盾、纠结的心态。绝大多数时候,人民会出于人性本能对一个财富创造者给予掌声。但如果该富豪遭了殃,第一时间幸灾乐祸、落井下石的,大概率又会是这同一批人。

更微妙的关系,则在于政商之间。未曾身临其境者,真的可能是永远无法理解中国几千年来政商关系的错位与纠结,以及中国商人在边界模糊的政商两道行走的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胡润这个榜,从来都是一个悲欣交集的哈哈镜。是荣耀,还是诅咒,非榜中人,断难解个中味。

去年12月,因为恒大股价大涨,许家印曾非常短暂地成为中国的首富:

坊间传闻,当时恒大全体员工收到的指示是:所有人都绝对不要提“首富”两个字,尽量低调。

许老板如愿以偿,很快让出了首富的宝座。而今天公布的2019年最新胡润富豪榜,许老板则很低调地躲在了二马(马云、马化腾)之后。

绝大多数曾在榜中踱过一圈的人,会宁愿没有进入这个榜单。

胡润这个“老外”深谙其中之道。在推出了今年的榜单后,他意味深长说了这样一句话:

“今年我们百富榜上榜人数近2000人,但我们认为每找到一个人,应该还有两个‘漏网之鱼’,因此外面还有4000个人有资格上榜!

2

今天胡润的最新富豪榜出炉,不出所料,又引起了一堆堪比娱乐新闻的八卦。

我们是做研究的,解剖这份榜单当然不是为了猎奇。所以,整体富豪名单不赘述了,直接上最核心的头部榜单:2019年富豪榜top15。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简单提炼一下重点:

1、上榜门槛连续七年维持在20亿。共1819位企业家财富超过20亿而上榜,比去年1893人减少74人(4%),上榜人数连续两年下滑;

2、超过60%的企业家(1136位)财富比去年缩水(或没有变化)。而今年有266人直接落出榜外。过去两年,平均每天一人落榜,两年共722人出局。即,过去两年,40%的曾经在榜企业家落榜(20亿的门槛),财富消融速度为历年之最;

3、19人财富过千亿,比去年骤增7人,为历年之最。前50的门槛推高到了520亿,比去年提高了整整100亿。榜上平均财富比去年上涨10%至98亿。以上数据,均为有榜以来历年最高,显示社会财富在消融的同时,财富集中度在进一步加速集中;

4、富豪的行业分布能相当程度上代表相关行业的状况。该数据的变化上显示,我们的行业结构,并未出现明显调整。几十年如一日全国投入和积累的长子行业“制造业”的占比明显下滑。金融与地产这种“玩钱”行业则显然继续享受着躺赚的待遇,在多数行业呼吸艰难的情况下,这两个行业的占比也只是略有下滑。从来姥姥不疼,舅舅不爱,自生自灭、最市场化的IT行业仍显示了顽强的生命力,占比继续大幅提高。过去一年表现最突出的是大食品行业:河南“养猪大王”秦英林钱瑛夫妇,财富上涨至去年近三倍,达1000亿,晋身前20。“火锅大王”海底捞张勇、舒萍夫妇财富翻了一番,以1200亿新进前十。“酱油大王”海天味业庞康财富增长63%至850亿;

5、68人上市公司的股权被冻结。当下正有司法麻烦的企业家有17位,其中正在调查的有16位:明天系肖建华、中技颜静刚、晨鑫科技刘德群、丹东港王文良、剑南春乔天明(取保候审)、辉丰农化仲汉根、康得新钟玉、宝塔石化孙衍超、卓达集团杨卓舒、长生生物高俊芳、小黄狗唐军、恺英网络王悦、大智慧张长虹、暴风集团冯鑫、新城王振华、葵花药业关彦斌),国美黄光裕在狱中。一年时间,沧海桑田;

6、新生代是今年榜单的亮点:上榜企业家平均年龄54岁,但有156位“80后”上榜,比去年增加了24位。其中58位是白手起家,比去年多8位。这其中典型的代表是拥有1350亿财富的浙大校友,拼多多39岁的黄峥,以及拥有950亿财富,字节跳动36岁的张一鸣。另外有11位“90后”上榜,比去年增加1位。其中2位是白手起家,分别是用户运营服务平台兑吧28岁的陈晓亮和矿机巨头比特大陆股东27岁的葛越晟。

长江后浪推前浪。有这些新生力量在,就有希望在。如同经典电影《肖申克的救赎》里说的:

Hope is a good thing , maybe the best of things , and no good thing ever dies .

3

今年富豪榜,除了财富消融与财富集中这两个令人印象深刻的数据特征外,最令我感兴趣的是一个80后上榜者:财富一天涨一个亿,过去一年涨了400亿,以1350亿财富位列胡润富豪榜第七的拼多多黄峥。

之所以对他感兴趣,是因为我在思考两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的回答,能直接决定第二个问题的答案。这里最关键的经济学疑点,在于需求。绝大多数行业的呼吸在变困难,只是因为整体需求在萎缩:

这也不是什么大事。正常的经济荣枯规律而已。

拼多多的财富故事一定是建立在需求增长上的。这很令人羡慕,但也令人迷惑。

如果只是盯着拼多多自己的财务数据,你很难得出任何有意义的答案。好在,我们能以关联逻辑,从外围逼近可能的真实答案——涪陵榨菜会是一个好的参照。

与拼多多今年上半年营收超过189%的恐怖增长,涪陵榨菜的数据堪称寒碜:其二季度营收根本不增长,利润下滑16%。涪陵榨有农民工下饭菜之称,是农民工解决温饱的绝对必须品。这种必需消费被压缩,符合逻辑的解释应该是,这与消费升级还是降级已无关。

与穷人有关的另一个指标是彩票。在经济学里,彩票被明确定义为穷人的智商税。更通俗的说法是穷人的吗啡。每次花两块钱,说不定哪天就能中五百万。这是支撑很多穷人熬过艰难生活的仅有希望。富人不会需要这种希望,因为它极不靠谱。

今年上半年,我们的彩票销售出现十年来的首次负增长。按月度同比,也是出现过去十年来最大负增长。对穷人而言,如果把买彩票这份希望也放弃,要么是心死了,要么是真的没钱了。

很难对穷人这两个字做一个精确定义。但以突兀的基尼系数而言,只能推测你我在内的绝大多数人可能都应归入这个范畴。

这意味着,越来越多的消费者自身在社会层级上在下坠,需求(消费)或可能在离我们远去。而下坠者愈多,拼多多、快手这类“食腐”型商业模式,则可能迎来更大的狂欢。

所以,我的结论是:很遗憾,黄峥的财富故事,是特殊阶段的特殊个案,没有任何复制的机会与意义。

4

尾声

能够上到胡润榜单里的,多数是企业家。

我一直认为,企业家是一个社会真正的财富,他们解决了社会的就业与财富创造,也真正推动了社会前行。

经济下行不是问题。经济有其自身荣枯规律,这个不以社会制度为转移。

每当经济或者股市出现问题时,我们习惯于求助政府或者央行。人们总是过于迷信央行印钞机的力量了。如果印钞能解决问题,全球最大经济体,会是委内瑞拉与津巴布韦。

张维迎说过一句话 :中国经济,要靠柳传志,不靠周小川。

张维迎总是挨骂。只是因为他总是说实话。人们并不爱听实话。

胡润用他的富豪榜连续21年记录了中国企业和财富的发展轨迹,也见证了这个大国的崛起。以中国人的勤劳智慧,中国未来拥有更远大的前景,几乎是必然的。

但,前行路上,遇到各种困难,经济出现暂时的停滞甚至下行,也都是必然的。

我们需要做的,只是尊重经济规律,尊重人类的财富创造规律——给予财富创造者应有的尊重,给予最基础的科学研究应有的尊重,则所有困难都会迎刃而解。

汉族作为一个民族,最悲怆和困苦的时候,是魏晋南北朝。那400年时间,汉人如同鼠豚被肆意驱逐屠戮。东晋大司马桓温北伐,经金城,见年轻时所种之柳皆已十围,慨然曰:“树犹如此,人何以堪!”攀枝执条,泫然泪流。

昔年种柳,依依汉南。今看摇落,凄怆江潭。

但,1700年后,这个骄傲的民族依然巍然耸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再次祝福这个民族,祝福我们脚下这块土地。

我们同舟共济,众志成城,终会迎来美好明天。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