啤酒行业深度报告:从消费税的视角出发,再议啤酒行业盈利能力的提升 -基于吨酒收入持续a提升的背景

啤酒行业深度报告:从消费税的视角出发,再议啤酒行业盈利能力的提升 -基于吨酒收入持续a提升的背景
2019年07月16日 09:53 格隆汇

作者:范劲松、熊欣慰

来源:中泰食品饮料

投资要点

核心观点:2018年12月以来我们持续发布多篇报告推荐啤酒板块,强调行业竞争格局从价格战转向结构升级,应积极关注ASP提升。同时行业内企业积极优化产能、降本增效,此外期待格局优化费用率进入下行周期。目前上述逻辑持续验证,2019年啤酒行业业绩进入快速释放期。本文从消费税的视角出发,论证了在吨酒收入持续提升的背景下,除了提价直接带来的净利率提升外,啤酒消费税税率的下降将间接推升公司净利率。

啤酒消费税分两档从量征收,涨价背景下税率有望下降。啤酒企业的消费税根据出厂价格(含包装物及包装物押金)从量征收。出厂价3000元/吨(含3000元,不含增值税)以上的,每吨征收250元消费税;出厂价格在3000元(不含3000元,不含增值税)以下的,每吨征收220元消费税。在不跨越3000元的分档线时,啤酒出厂价格上升将使消费税税率持续下行。当价格上升刚过3000元/吨时,企业通常会采取合理的方式避免提价红利小于消费税增加的情况。长期看随着啤酒行业价格持续提升,啤酒的消费税税率呈下降趋势。

产品结构升级将带动消费税税率下降。青岛啤酒主品牌出厂价格为4122元/吨,按全部主品牌消费税为250元/吨估算,消费税税率为6.1%;其他品牌均价为2455元/吨,按消费税为220元/吨估算,消费税税率为9.0%。重庆啤酒高中低档酒出厂价格分别为5391、3576、2429元/吨,假设各档消费税为250、250、220元/吨,则消费税税率分别为4.6%、7.0%、9.1%。因此,产品结构升级通常会带来消费税税率的下降。横向对比上市公司,出厂价格重庆啤酒>青岛啤酒>珠江啤酒>燕京啤酒,有更高出厂价格的公司消费税税率通常更低。

提价期间啤酒企业消费税/啤酒收入下降明显。2008年行业集体提价,青岛啤酒、重庆啤酒、燕京啤酒的消费税/啤酒收入明显下降。青岛啤酒经历价格战,2018年受益新一轮提价,消费税/啤酒收入再次下降。重庆啤酒受益2012年行业提价和2015年产品结构大幅升级,消费税/啤酒收入加速下降。燕京啤酒和珠江啤酒在2011-2012年和2018年两轮提价周期中,消费税/啤酒收入也明显下降。短期看,2018年行业新一轮的提价带动消费税/啤酒收入加速下降;长期看,行业结构升级拐点已现,吨酒收入将持续提升,使消费税/啤酒收入持续下降。

各公司ASP增幅与消费税/啤酒收入的关系:假设所有产品价格变动时均不会越过分档线,即公司缴纳的消费税总额不变。当所有产品价格上升5%时,青岛啤酒、重庆啤酒、燕京啤酒、珠江啤酒的消费税/啤酒收入理论上将分别下降0.3、0.3、0.4、0.4个pct。啤酒企业吨酒收入上升时,除了直接带来的净利率提升,通过消费税/啤酒收入的下降会间接推动净利率进一步上升。以青岛啤酒2018年5.87%的销售净利率为例,假设吨酒收入提升5%时,消费税/啤酒收入的下降会间接增厚净利润5.4%,净利润增长中枢有望上移5%左右。

投资建议:啤酒行业人均销量变化不大,而消费升级、吨价提升将是未来啤酒行业发展需求端的核心驱动力,格局优的标的有望持续受益。在吨酒收入提升背景下,除了提价直接对净利率的提升,消费税税率的下降将进一步提振上市公司净利率。从议价力的角度,我们认为具备较高市场份额的公司(包括局部地区)具备较强的提价权,同时品牌力更强的企业在结构升级中也具备优势,建议关注华润啤酒、青岛啤酒、嘉士伯(重庆啤酒)等。

风险提示:因不可抗要素带来销量的下滑;市场竞争恶化带来超预期促销活动。

报告正文

目录

1.啤酒消费税分两档从量征收,涨价背景下税率有望下降

啤酒消费税分两档从量征收。我国啤酒企业的消费税根据出厂价格(含包装物及包装物押金)从量征收。其中出厂价3000元/吨(含3000元,不含增值税)以上的,每吨征收250元消费税;出厂价格在3000元(不含3000元,不含增值税)以下的,每吨征收220元消费税。税务局还明确了,不得以向关联企业的啤酒销售公司销售的价格作为确定消费税税额的标准,而应当以关联企业的啤酒销售公司对外的销售价格(含包装物及包装物押金)作为确定消费税税额的标准。

在不跨越3000元的分档线时,啤酒出厂价格上升将使消费税税率持续下行;啤酒企业通常会合理避税,避免涨价红利小于消费税增加值(图3中跳点)的情况出现。白酒的消费税按20%的从价税率和0.5元/斤的从量税征收。对比白酒,啤酒分出厂价格3000元以下和3000元以上(含)两个档从量征收,因此在两个区间内随着价格的不断提升,啤酒消费税税率将下降。我们测算,当啤酒出厂价格从2000元/吨提升到无限接近于3000元/吨时,消费税税率将从11.0%下降至7.3%;当啤酒出厂价格从3000元/吨提升到4000元/吨时,消费税税率将从8.3%下降至6.3%。唯一的消费税及消费税税率上升出现在价格上升刚过3000元/吨时,但企业通常会采取合理的方式避免提价带来的红利小于消费税增加的情形。从利润额的角度看,价格跨越3000元/吨时消费税将增加30元/吨,则企业提价至少提至3030元/吨,基于企业盈利的目的,3000-3030元/吨的出厂价格理论上不会出现;从利润率的角度看,价格跨越3000元/吨时消费税税率从7.3%上升至8.3%,则价格至少提到3409元/吨才能保证消费税税率不超过7.3%。企业主要以利润额为经营指标,但长期看随着啤酒行业价格持续提升(包含直接提价和间接的结构升级),啤酒的消费税税率呈下降趋势。

2.产品结构升级带动消费税率下降

啤酒的消费税在生产环节而不是销售环节征收,而上市公司财报通常根据销售编制,因此无法精确计算消费税税率(单位消费税/单位计税价格),我们基于以下假设估算各家企业的消费税税率;

(1)啤酒计税的出厂价格使用销售收入/销量近似;

(2)单位税额使用税金及附加科目中的消费税/(生产量+库存量变动)近似。

假设(1)是由于消费税的计税价格不完全等同于会计上的出厂价格,通过财务报表无法获得,假设(2)是由于啤酒企业存在销售外购产成品的情况,而外购产成品的消费税由外购企业缴纳,计入上市公司的成本而非上市公司消费税科目。

重庆啤酒和珠江啤酒大部分产品的消费税为250元/吨。青岛啤酒的主品牌出厂价格基本在3000元/吨以上,消费税为250元/吨,副品牌的消费税基本为220元/吨。重庆啤酒和珠江啤酒结构偏中高端,大部分产品消费税为250元/吨。燕京啤酒中高端占比较低,大部分产品消费税为220元/吨。

青岛啤酒的主品牌出厂价格更高,消费税税率远低于其他品牌。2018年青岛主品牌出厂价格为4122元/吨,按全部主品牌产品消费税均为250元/吨估算,主品牌消费税税率为6.1%。其他品牌均价为2455元/吨,按全部其他品牌产品消费税均为220元/吨估算,其他品牌消费税税率为9.0%。从产量看,2018年公司生产主品牌393万千升,其他品牌374万千升,主品牌产量占比过半,外购产成品大部分为其他品牌。理论上随青岛啤酒将其他品牌升级成主品牌,公司消费税税率将下降。

重庆啤酒出厂价格高端>中档>低档,消费税税率高端

通过对青岛啤酒和重庆啤酒产品结构的分析,我们发现产品结构升级通常会带来消费税税率的下降,而价格提升刚过3000元/吨时税负压力大于提价红利的情况通常会被企业合理规避。

出厂价格更高的公司,通常具备更低的消费税税率。基于本节开头的两个假设,我们计算了啤酒上市公司的消费税税率。从出厂价格来看,重庆啤酒>青岛啤酒>珠江啤酒>燕京啤酒;从消费税税率来看,有更高出厂价格的公司消费税税率通常更低。重庆啤酒消费税税率略高于青岛啤酒主要系其为嘉士伯代工产品以成本加成法结算收入,若以嘉士伯对外销售价格计收入,消费税税率应低于青岛啤酒。

3.提价期间啤酒企业消费税/啤酒收入下降明显

青岛啤酒:受益2008年行业集体提价,青岛啤酒2008年吨酒收入增长了9.5%,推动当年消费税/啤酒收入大幅下降0.7个pct。2005-2011年由于吨酒收入持续提升,消费税/啤酒收入整体呈下降趋势;2012-2017年行业价格战激烈,吨酒收入增长停滞,消费税/啤酒收入出现波动;2018年受益新一轮提价周期,消费税/啤酒收入下降0.2个pct。

重庆啤酒:2008年行业集体提价年,重庆啤酒吨酒收入大幅上升11%,当年消费税/啤酒收入下降1.4个pct。此后重庆啤酒一直延续了消费升级趋势,消费税/啤酒收入持续下降。其中2012年受益行业提价和2015年大幅提升产品结构(重庆品牌替换山城品牌)时,吨酒收入均出现10%+的大幅上升,当年消费税/啤酒收入加速下降。

燕京啤酒:2008年公司吨酒收入受益提价上升6.1%,消费税/啤酒收入下降0.8个pct;2011-2012年公司又迎来一轮提价周期,两年消费税/啤酒收入合计下降0.9个pct;2018年公司第三轮提价周期吨酒收入上升9%,消费税/啤酒收入大幅下降1.1个pct。

珠江啤酒:2011、2012、2018年公司吨酒收入出现明显上升,分别增长10.1%、6.2%、4.2%,当年消费税/啤酒收入分别下降0.8、0.4、0.3个pct。

短期看,2018年行业新一轮的集体提价带动消费税/啤酒收入加速下降,部分提价在2019年仍有滞后效应。长期看,啤酒行业产品结构升级拐点已现,吨酒收入将持续提升,从而使消费税/啤酒收入持续下降。

4.各公司ASP增幅与消费税/啤酒收入的关系

通过财务报表计算的吨酒收入为公司所有产品的平均值,实际上同一公司不同产品的单位税额根据出厂价格不同存在差异。因此从理论上计算价格变动时可能面临公司平均价格跨越3000元/吨分档线的情况。我们测算了公司所有产品同时涨价-10%到10%时消费税/啤酒收入的变化,为排除3000元/吨分档线的影响,假设所有产品价格变动时均不会越过分档线,即公司缴纳的消费税总额不变。

我们测算发现,当所有产品价格上升5%时,青岛啤酒、重庆啤酒、燕京啤酒、珠江啤酒的消费税/啤酒收入理论上将分别下降0.3、0.3、0.4、0.4个pct;当价格上升幅度为10%时,青岛啤酒、重庆啤酒、燕京啤酒、珠江啤酒的消费税/啤酒收入将分别下降0.6、0.5、0.7、0.7个pct。

啤酒企业吨酒收入上升时,除了直接带来的净利率提升,通过消费税/啤酒收入的下降会间接推动净利率进一步上升。以青岛啤酒2018年5.87%的销售净利率为例,假设吨酒收入提升5%时,消费税/啤酒收入的下降会间接增厚净利润5.4%,净利润增长中枢有望上移5%左右。

5.投资建议啤酒行业人均销量变化不大,而消费升级、吨价提升将是未来啤酒行业发展需求端的核心驱动力,格局优的标的有望持续受益。本文从啤酒消费税的视角出发,论证了在吨酒收入提升背景下,除了提价直接对净利率的提升,消费税税率的下降将进一步提振上市公司净利率。从议价力的角度,我们认为具备较高市场份额的公司(包括局部地区)具备较强的提价权,同时品牌力更强的企业在结构升级中也具备优势,建议关注华润啤酒、青岛啤酒、嘉士伯(重庆啤酒)等6.风险提示因不可抗要素带来销量的下滑:人口老龄化加速,餐饮行业增速放缓,均会对啤酒消费量造成负面影响。市场竞争恶化带来超预期促销活动:随着外资啤酒和进口啤酒在国内市场加大促销,可能会进一步加剧市场的竞争态势。而由于市场竞争压力,啤酒企业为提高产能利用率加大促销力度,使广告、促销等市场费用持续增长。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