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创业(000557.SZ)尴尬了:营收净利双双增长,但遭三名独董集体“唱反调”

西部创业(000557.SZ)尴尬了:营收净利双双增长,但遭三名独董集体“唱反调”
2019年08月07日 17:47 格隆汇

近日,A股市场上第一份“无法保证真实、准确、完整”的2019年半年报新鲜出炉。

8月6日晚间,西部创业(000557)披露2019年上半年业绩报告。财报显示,公司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3.66亿元,同比增长6.84%;净利润6626.22万元,同比增长30.85%。整体而言,营收净利均实现增长符合此前预计,算得上一份表现良好的财报。

但没想到的是,戏剧性的一幕却发生了:三名独立董事集体认为,半年报中对于公司全资子公司大古物流涉税事件没有合理反映,无法保证半年报真实、准确、完整。

而受此消息影响,西部创业股价大跌4.48%,收于3.2元,成交额为4466.18万,总市值为46.6亿元。

据公开资料显示,西部创业前身是当年大名鼎鼎的银广夏,后来披星戴帽成为*ST广夏。2014年,其在经历了两次重组失败后,收购宁东铁路100%股权。在2016年2月,重组完成后,其主营业务就变更为目前的铁路运输、物流、葡萄酒业务、酒店餐饮等业务,并在同年5月更名为“西部创业”。

半年报遭三名独董“唱反调”

据半年报显示,西部创业1-6月实现营业收入3.66亿元,同比上年同期增长6.84%;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0.66亿元,同比上年同期增长30.85%,且与此前业绩预告相符。对此,公司表示,上半年实现营收、净利润双增长主要是因加强代维代管业务进度管理,对往年年底一次性结算的代维代管收入按照权责发生制原则进行了分期确认。

不过尴尬的是,该公司的三位独立董事吴春芳、赵恩慧、罗立邦却对此报告投出了反对票,并认为报告中对于全资子公司宁夏大古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古物流”)涉税时间没有合理反映,无法保证半年报真实、准确。

具体而言,上述三位独董在公告中给出的反对理由是:

2019年7月3日,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大古物流收到国家税务总局宁夏回族自治区税务局稽查局做出的宁税稽罚告(2019)33034号《税务行政处罚事项告知书》,之后参加了听证和辩论,但目前尚无结果,而他们经过认真了解、研究、分析,认为该涉税事项重大。

此外,大古物流作为西部创业的全资子公司应依据谨慎性原则,在会计报表中反映此事项。而2019年半年度报告财务报表没有合理反映大古物流涉税事项,三位独董认为公司2019年6月30日的财务报表没有公允反映其财务状况及经营成果。

而此反对意见一经发布,便立马引起行业人士的关注,毕竟“无法保证半年报真实、准确”的消息在资本市场上可不是什么好事情。比如,在2018年年报披露期,也曾有多份“无法保证真实、准确、完整”的年报出现,但实际上它们的境况似乎也不怎么美妙。

就拿*ST赫美来说,4月30日其发布2018年年报,但该公司总经理、副总经理、财务总监同时宣布无法保证年报真实、准确、完整,而广东正中珠江会计师事务所也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而随着这份疑点重重的年报出现,这家公司的“业绩巨亏”“债务诉讼缠身”问等题就彻底被暴露出来,也从而引起监管层不断关注。

因此当晚,西部创业不得不马上发布一则公告对此事进行解释。该公司在公告中表示,对于大古物流的涉税事项,公司一直以来作为重要的信息披露事项管理。公司认为,目前此涉税事项依然不满足转化为会计事项的条件,故会计报表中不包含对此事项的会计确认与计量。

而针对独立董事反对意见涉及事项,西部创业表示,公司在编制2019年半年度报告时,对稽查局出具的《税务行政处罚事项告知书》内容,并结合听证情况进行了审慎判断,认为大古物流前期存在的涉税事项可能造成的后果仍然具有不确定性,不属于半年度报告所属期之期后事项。截至公司2019年半年度报告批准报出之时,大古物流仍未收到税务机关有关涉税事项的处理意见。

子公司实力“坑爹”

事实上,子公司大古物流涉嫌收受虚开增值税发票一事已经困扰西部创业2年之久。

2017年7月,公司首次披露,大古物流涉嫌收受业务单位虚开的增值税发票,可能要缴纳一定数额的税款。随后,深交所火速下发关注函。西部创业在回复关注函中称,大古物流因在2016年10月开展煤炭贸易过程中涉嫌收取北京美隆康元商贸公司(以下简称“美隆康元”)虚开的450份、5247.66万元增值税发票,于2017年7月接受当地国税稽查局的检查。

不过,需要注意的事,当时西部创业的态度还是比较“刚”的,其一再强调,大古物流与美隆康元之间的煤炭贸易业务是真实的,发票也是真实的,并在2016年已经税务系统审核通过,可作为进项税票抵扣。同时披露,因美隆康元未按规定期限在2017年公示年度报告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不过,这一回复并没有让外界信服。深交所也曾在当年的年报问询函中追问此事,但公司在回复中进一步强调,大古物流煤炭贸易同时符合有真实的交易,有真实的资金交付,开具了真实的发票,不属于取得虚开的增值税发票。

而今年5月,面对深交所在年报问询函中再一次追问,西部创业也表示,从大古物流与上下游企业的交易情况来看,有真实的货物和资金交付,大古物流以自己名义向下游企业开具了增值税发票,也取得了上游企业经过认证的增值税发票。

随后,大古物流的一则《税务行政处罚事项告知书》便进一步揭露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据《告知书》显示,大古物流虚开3600份增值税专用发票,涉及金额数亿元,而这是因大古物流与上下游企业形成了资金空转,大量资金形成闭环回流所致。

而根据《税务行政处罚事项告知书》显示,如果税务部门认定大古物流涉税事项成立并做出处罚决定,大古物流需将已抵扣的进项税额转出。根据《告知书》显示,大古物流应补缴增值税、城市维护建设税等,可能补缴的税金及罚款合计约为1.03亿元,还不包括滞纳金。

对此,西部创业则表示,如果税务部门认定大古物流涉税事项成立,当处理结果导致其资不抵债或不能支付时,可能要破产清算,届时公司将以出资额为限对其承担责任。因大古物流纳入合并报表,该事项的会计处理将对公司2019年净利润产生不利影响,如果涉及舞弊,将对以前年度财务报表进行追溯调整。

至此结合上述可知,西部创业的子公司大古物流还真可谓是实力“坑爹”。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