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景区造了2300座玻璃桥,引来1.2亿人在抖音围观

国内景区造了2300座玻璃桥,引来1.2亿人在抖音围观
2019年08月27日 09:19 格隆汇

作者:巴九灵

来源:吴晓波频道

宏阔的思考常常需要壮阔的景观,而新的观点往往也产生于陌生的所在。

——阿兰·德波顿《旅行的艺术》

景区里的玻璃景观越来越多了。

受2007年美国科罗拉多大峡谷建造U型玻璃观景台的启发,玻璃桥、玻璃栈道、观景平台等玻璃景观在国内遍地开花。

据中国旅游IP产业联盟的统计,目前全国玻璃桥有2300个左右,而中国旅游研究院统计的2017年国内景区数量也不过3万多个。

玻璃景观的火爆程度也可以从另一方面得到验证——在抖音上,玻璃桥相关的视频播放量达到1.2亿次。

对于游客来说,借助透明的玻璃步道,可以凌空俯瞰脚下的悬崖峭壁、急湍飞流,这种视觉上的冲击是传统游览方式无法得到的。

市场嗅觉敏锐的景区,也在玻璃景观项目中赚得盆满钵溢。

比如知名的网红打卡景点——张家界“云天渡”玻璃桥,2016年对外开放后,在今年3月累计接待游客数量达到760万人次,营收12亿元,而当初玻璃桥的总投资额为2.6亿元,不到营收的1/4。

上一种这么多景区扎堆的项目,除了义乌小商品市场承包的纪念品,就是索道了。这其实也反映了国内大部分自然景区的困境。

根据申万行业分类,A股有10家景区类上市公司,2家是人工景区,剩下的8家是自然景区。

而这些自然景区的营收近些年来基本无增长,2018年的营业收入比起4年前平均只增长了9.91%。

以表现最好的长白山来说,近5年的营收平均年化增速也不过9%。但它的净利润却从2014年的7969万元跌落至2018年的6763万元。

是什么原因导致这些公司多年来一直原地踏步?

最容易想到的原因是政府对门票的限价措施。

早在2007年,国家发改委就下发了《关于进一步做好当前游览参观点门票价格管理工作的通知》,将景区门票提价幅度限制在15%-35%,并规定门票价格的调整频次不低于3年。规定的推出,反而使景区内索道、大巴、酒店业务蓬勃发展。

2013年,《旅游法》推出,规定景区提高门票价格应当提前6个月公布。

2018年3月,《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降低重点国有景区门票价格;2018年6月,发改委也提出要求,在“十一”黄金周之前要降低一批重点国有景区门票价格,同时不得提高景区内交通运输等其他游览服务的价格。

这些限价措施,确实让门票价格保持稳定了。小巴在统计时发现,有些景区的门票价格2014年以来就一直没涨过,个别景区的门票价格保持不变的时间可能更久,这令小巴感到惊讶。

图为旺季价格,据上市公司公告整理

但门票限价的大礼包,却没能让游客走进景区。

在2015年—2018年,各个景区接待的游客数量没有太大提高。

当然,也有正面的例子,如张家界景区2018年接待的游客数量是2014年的一倍多,这里面或许也有玻璃桥的一份功劳。

更深层次的问题在于,自然景点的收入结构十分单一。

根据上市公司的年报,2018年峨眉山、黄山旅游、九华山、张家界、长白山等5家上市景区“门票+景区客运”的业务营收分别占总营收70%、63%、58%、67%、70%,平均占比高达66%。

因为得天独厚的旅游资源,自然景点类上市公司生下来就拥有一座金山。

但所有命运赠送的礼物,其实都标好了价格。

自然景区大多属于国家所有,具有公益性。除了实际业务运营公司,每个景区还要接受景区管委会、文物局、国土资源部等多部门综合管理。

于是票价会有限制,接待游客数会规定上限,开发不能对景区生态造成破坏……所以公司的增长会受到影响,而当玻璃栈道这类项目证明盈利能力后,景区运营方一拥而上也就不足为奇了。

但这也恰恰说明了景区运营者创新不力。在没有玻璃景观的时候,这些景区也只是围绕着景点简单摊大饼。

黄山旅游:“一山一水一村一窟”战略,其实就是开发黄山主景区边上的四个景点;

峨眉山:开发桫椤湖景区、后山以及柳江古镇;

张家界:投资西线茅岩河景区、开发市中心大庸休闲古城。

但问题在于,最核心、最优质的景区业务早已上市,新开发的其他项目有种边角料的感觉,消费者不一定买账,景区或许只能通过捆绑售票的方式来增加营收吧。

相较于自然景点,人文主题景点并没有自然景观带来的天然客流优势,需要后天经营、不断更新,但反过来也没有自然景点这么多条条框框,白纸好作画,且不受区域发展限制。

上市的人工景点类公司中,宋城演艺依托各地历史文化展开线下演出业务,而大连圣亚则拥有海洋主题公园。

1997年,宋城第一个演出项目《宋城千古情》在杭州推出,随后杭州乐园、烂苹果乐园等项目相继开业;

2013年,三亚千古情景区开园,这是宋城首个异地复制项目;

2014年,丽江与九寨沟景区表演先后开业;然后有了宁乡、桂林与张家界千古情;

接下来还有西安、上海、佛山、西塘等储备项目有望密集开业……

同样,大连圣亚在东北大本营之外,还在全国范围内复制公司海洋主题公园经营模式,布局了哈尔滨、三亚、厦门、千岛湖、营口、杭州、镇江、淳安、芜湖、淮安等项目。

出身不同,带来的结果也不同。

当人工景点运营公司每开辟一个新的景点,市值就往上攀升一节时,自然景区却仍在原地踏步,仿佛受到资源的诅咒。

当然,对门票的依赖同样是宋城演艺、大连圣亚的问题,在这方面国外的同行领先很多。迪士尼、Sea World 等公司门票收入占比仅为 40%。

迪士尼依托的是“公园+IP授权”模式,并不依赖门票。

香港海洋公园同样多元化经营,除了传统的表演、游乐设施项目之外,还针对夏季提供水上娱乐活动,推出婚宴、生日派对等定制化服务。

据文化和旅游部数据,2018年出境游人数达到1.5亿人次。天下之大,游客并非无处可去。

如果一直停留在观光打卡层面,再好的风光也会看厌。没有文化价值的沉淀,游客当然是来了看了然后就走了,很难产生二次消费。

另一方面,监管层面的压力也不小:8月23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激发文化和旅游消费潜力的意见》,意在继续推动国有景区门票降价,鼓励各地实施景区门票减免、淡季免费开放等政策。

如何通过文旅结合延伸产业链条,提高对消费者的吸引力,是景区运营者要认真思考的问题。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