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猪企“生死局”:猪在起飞,养猪第一股雏鹰农牧却摔落在地

上市猪企“生死局”:猪在起飞,养猪第一股雏鹰农牧却摔落在地
2019年09月13日 17:21 格隆汇

作者来源:商业人物

6月份至今,猪肉价格已连续十余周上涨,然而据各大生猪养殖上市公司半年报显示,除极少数企业外,大部分猪企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亏损。

但基于目前国内生猪养殖行业依旧产能不足,短期内猪肉价格将很难回落,猪企翻盘盈利的时刻已经来临。这也意味着原本漫长的行业洗牌之战,将被浓缩至此后的半年到一年之内,上市猪企们谁能趁此时迅速扩大产能,谁便能决胜于未来。

猪在起飞,“养猪第一股”却摔落在地

2010年,当“雏鹰农牧”在深圳正式敲钟上市之时,创始人侯建芳未曾预料到,八年之后,他的猪会被活活饿死。

侯健芳是改革开放后的第一批个体经营者。1988年,第三次高考落榜的他依靠着200元启动资金,建立了养殖场。从养鸡到养猪,一步步实现资本累积,并于2003年创办了河南雏鹰禽业发展有限公司(后更名为“雏鹰农牧”)。

创业过程中,他受过不少挫折,企业经历了1995年的瘟疫,2003年的非典,2004-2005年的禽流感,2006年的高热病,几次处于倒闭边缘,却最终度过危机。

2006年起,侯健芳探索出一条公司+农户的创新生产模式。即公司提供种猪、养殖技术、饲料等各个环节,农户负责养猪,最后由公司统一收购。依靠着这一模式,雏鹰农牧的规模持续扩大,并于2010年成功上市,被业界誉为“中国养猪第一股”,适时,侯建芳的身家达到了70亿。

由此,雏鹰农牧进入发展快车道,开始了由养殖到餐饮、广告、旅游、文化传播,甚至金融、电竞以及教育等多领域的扩张之路。2016年,侯建芳迎来自己的高光时刻:雏鹰农牧的营收从上市当年的6.83亿元增长到了60.9亿元,净利润也从1.23亿元增长至8.33亿元。在2016年胡润富豪排行榜上,侯建芳家族以85亿元的财富排名河南富豪榜单第四位。

然而好景不长,企业大规模扩张的副作用很快凸显出来,雏鹰农牧的现金流开始出现问题。2018年6月,一篇《独家重磅|万字长文强烈质疑雏鹰农牧涉嫌严重财务舞弊》的文章横空出世,质疑雏鹰农牧涉嫌严重财务舞弊,怀疑其投资收益的真实性。

5个月后,雏鹰农牧表示,其发行的债券“18雏鹰农牧SCP001”不能按期足额偿付,该债券应偿本息总额为5.28亿元。捉襟见肘的雏鹰农牧,计划用火腿支付公司债务利息的方式进行“肉偿”。

下一个月,雏鹰农牧再次表示公司2018年度第二期超短期融资券“18雏鹰农牧SCP002”,不能按时偿付本息10.55亿元。

而彼时,恰逢非洲猪瘟在我国爆发,疫情导致多数猪企的猪无法销售,雏鹰农牧也由此陷入恶性循环。

2019年1月31日,雏鹰农牧发布业绩预告修正公告,将2018年度亏损额由15亿元至17亿元提高到亏损29亿元至33亿元。其称,自2018年6月起,由于资金紧张,饲料供应不及时,导致公司生猪养殖死亡率高于预期,生猪养殖成本及管理费用高于预期。

养猪公司“饿死猪”奇闻震惊了A股市场。而截至到2019年一季度末,雏鹰农牧总资产196.4亿元,总负债182.0亿元,流动负债为149.1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92.68%。

“人世间最悲哀的事儿是什么呢?猪飞起来了,可是却没猪了。”有股民在雏鹰农牧股吧里这样感叹。

也大约从这一阶段起,雏鹰农牧的股价开始一路断崖式下跌。2019年6月10日,雏鹰农牧股价首次跌破面值,报收0.95元/股。等到了7月29日,ST雏鹰收盘报0.81元,已连续17日收盘价低于1元,退市成定局。

2019年8月19日晚间,上市9年后,昔日“养猪第一股”终因“连续二十个交易日收盘价均低于股票面值(1元)”而被“官宣”退市,并自8月27日起进入退市整理期。

“猪企天王”们的集体“损伤”

养猪业务的亏损阴霾,不止笼罩在侯健芳一人头上。

与侯健芳同一个时代出发,1982年,31岁的四川知青刘永好和三个兄弟一起养起了鹌鹑。一年后,比他大15岁的温北英,在千里之外的广东省新兴县联合7户人家,开始了养鸡生涯。

而在这一时段,出生于江西抚州市临川县一个贫困山村的林印孙正于江西省粮食工业学校就读,一年后大学毕业的他回到临川,担任起县饲料厂厂长,进入农牧产业。

最终,刘永好和温北英以家禽为起点,成就了新希望和温氏两大生猪养殖企业。而十余年后,远在华中的河南人秦英林与赣东的江西人林印孙后发而至,加入这一行列。前者于1992年,以22头猪起家,用20年时间打造出全国第二大的养猪企业牧原股份;后者于1999年,带领20名原饲料场员工,在江西南昌创立了正邦集团。

现如今,温氏、牧原、正邦以及新希望皆是生猪养殖行业的龙头上市企业,位居“中国猪业高层交流论坛”公布的“2018年中国养猪巨头20强”的前四位。去年,这四家企业出栏生猪分别为2230万头、1101万头、554万头和310万头。

近期,猪肉价格上涨,龙头猪企股价涨势迅猛,“四大天王”的在资本市场表现的相当十分亮眼。

梳理今年年初到9月4日期间,这四家企业的股价变动情况可发现:温氏股份股价上涨62.58%,牧原股份股价上涨179.30%,正邦科技股价上涨244.02%,新希望股价上涨168.28%。

然而,尽管“天王”们的猪肉概念股业绩表现良好,但其养猪业务却大都处于亏损状态。

其中,温氏股份今年上半年集团业务实现整体营收 304.35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0.2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13.83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50.76%,但其养猪业务却并未实现盈利。

据半年报显示,受非洲猪瘟影响,猪企的养猪业务成本不断增大,温氏在生物安全防控设施、设备及人员方面投入增加,上半年其商品肉猪生产成本有所上升,同时受1、2月份生猪价格低迷等因素影响,上半年温氏养猪业务整体出现小幅亏损。

牧原股份的情况更为惨淡。由于其业务结构单一,今年上半年牧原实现营收71.6亿元,同比增长29.8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1.56亿元,同比亏损扩大97.9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亏损2.02亿元,同比亏损扩大98.32%。

而正邦科技上半年净利润为-2.75亿元,同比下降43.98%。除此,国内多数生猪养殖企业也出现亏损,如,天邦股份上半年实现净利润-3.67亿元,同比下降555.9%;大北农股份今年上半年净利润3362.21万元,同比下降67.67%,其中养猪业务处于亏损状态。

一片“损伤”之中,新希望是唯一的“幸存者”。半年报显示,新希望上半年的养猪业绩并未下滑,报告期内,公司共销售种猪、仔猪、肥猪134.35万头,同比增长8.33%;实现营业收入19.23亿元,同比增长27.01%;实现毛利润3.66亿元,同比增长225.08%。

业内人士分析,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有多个。其中,为了防止暴发非洲猪瘟等疫情疾病,养殖企业不得不加大防疫成本投入;同期的养殖饲料、人力成本、环保能源等等方面的成本也大幅增加;疫情期间,不少养殖企业为防御风险,在生猪较小时便急于以低价抛售等因素,都挤压了养猪企业的利润空间。

猪场决胜正当时

尽管大部分养猪上市公司上半年出现亏损,不过专家估测,从第二季度开始,随着猪价上涨,大部分企业已经渐渐步入盈利期。

搜猪网首席分析师冯永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国内养猪上市公司一季度亏损实属正常,年初以来猪价虽然开始上涨,但一季度仍处于价格底部,处于成本线之下,而二季度以来生猪价格持续上涨,尤其是5-6月开始猛涨,情况会有所改观。”

他认为,目前的盈利只是刚刚开始,在6月份至今的这一轮涨价中,国内养猪上市公司已经进入非常高的盈利期,之后更会是一个“超级猪周期”。

“未来凡是有猪的上市公司,盈利会非常可观,不过这也取决于其出栏头数能达到多少。”冯永辉说。

这也意味着新一轮的竞争淘汰即将开始,抢占行业龙头地位的新机遇已经开启。

有分析师认为,“非瘟是一颗试金石,用最残忍而直接的方式宣判猪场和企业的命运,优胜劣汰立竿见影。原本漫长的优胜劣汰被浓缩在短短数月之间,行业巨变之快甚至来不及犹豫就已成定局。”

目前,国内龙头养猪上市公司均已开始”跑马圈地”。

发布半年报当天,新希望公告称,公司拟投资37.48亿元在兰州新建出栏250万头生猪养殖项目;在河北辛集、内丘分别新建年出栏67万头、50万头生猪养殖项目,投资额为5.82亿元、3.93亿元;在山东高唐新建存栏7500头种猪项目,投资额2.44亿元。

新希望方面表示,生猪养殖是公司战略转型的重大举措。公司近期提出在2022年冲击2500万头生猪出栏的目标,目前土地、资金、人才、技术等各种要素都已齐备。

而早在2018年12月,牧原股份便发布定增预案,拟募资不超过 50 亿元,其中 35 亿元用于扩大生猪养殖规模。扩张项目达产后,公司将新增 475 万头出栏生猪。

8月13日,牧原股份发布公告表示,将拟斥资1.2亿元,在依安县、康平县等6个知名养殖县设立子公司。

此外,温氏股份、天邦股份、唐人神等上市公司,也在正纷纷加大对产能的布局。

政策的利好,给予了这些猪企上市公司扩张的底气。其中,9月5 日自然资源部办公厅印发《自然资源部办公厅关于保障生猪养殖用地有关问题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在落实和完善用地政策方面,《通知》要求,生猪养殖用地作为设施农用地,按农用地管理,不需办理建设用地审批手续。这无疑给猪企的产能扩张,提供了巨大便利。

而尽管国家层面已出台各种相关宏观调控政策,但根据生猪生产规律来推算,种母猪饲养要半年以上,怀孕需三个月,再从仔猪到肥猪出栏,完成生猪生产,期间还至少需要一年左右的时间。

这也意味着,短期国内生猪价格高位运行的情况仍难改善。在产能没有补充完善之前,猪肉批发价格预计到明年上半年之前,依旧很难回落。

而这代表着,头部上市猪企的红利期尚有一年左右——谁能在此时抢先扩大产能,谁便能立于行业不败之地;谁在此刻出局,谁便永远出局。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