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险保费增速高,赔款增速更高

健康险保费增速高,赔款增速更高
2019年09月20日 11:01 格隆汇

2019年前6月,健康险“不负众望”成为所有险种中增速最快的险种,一时之间,“健康险黄金时代来临”的呼声不绝于耳。

2019年前6月各险种保费收入增长情况:

保险业实现原保险保费收入25537.07亿元,同比增长14.16%;

产险业务5893.16亿元,增长8.29%;

寿险业务15026.50亿元,增长12.46%;

意外险业务641.02亿元,增长17.25%;

健康险业务3976.40亿元,增长31.69%。

然而无论是任何险种,所谓的黄金时代,一定是“名利双收”的时代,不仅仅体现在保费增长快,更体现在险企价值增长以及利润增长等方面,因为只有这样的增长才是真正的长期可持续的增长,竭泽而渔式的快速增长只能带来更大的风险隐患。

下表所展示的正是2019年上半年各险种的保费增速情况以及赔付额增长情况,不难发现,无论是财产险公司的健康险保费增速还是人身险公司的健康险保费增速,都低于其赔付额度的增长速度。

其中,财产险公司健康险前6月实现保费收入同比增速38.30%,而赔付额增速却高达49.07%;人身险公司健康险保费增速30.72%,赔付额增速却达到33.22%。二者合计,行业健康险前6月保费增速31.09%,而赔款增速却高达39.18%。

对于蓬勃发展的健康险来说,在保费高速增长的同时,一个危险的信号已经显现:赔付额增速超过保费增速,这很有可能意味着,在健康险高速发展的同时,其利润空间却在不断被挤压。

2019年前6月各险种保费增速与赔付额增速对比

从4月开始,健康险赔款增速超过其保费增速

从2019年上半年的整体情况来看,健康险赔款增速高于保费增速大约是从4月左右开始。

公开数据显示,1月,健康险业务保费增速高达49.9%,赔款的同比增速仅37.65%,远远低于保费增速,但这之后,健康险保费收入同比增速呈不断下滑的态势,而与此同时,健康险赔款增速在2月出现一定下滑之后就开始上升,到4月,二者的地位彻底“反转”,赔款增速超过保费增速,且二者差距有逐渐拉大之势。

截至6月,二者差距达到5个百分点,到7月,则进一步扩大至8个百分点。这意味着健康险赔款在全部健康险保费收入中的占比正在不断加大。

从人身险公司来看,2019年上半年人身险公司健康险业务赔付支出764.83亿元,同比增长33.22%。其中,短期险赔款445.24亿元,同比增长29.47%,长期险赔款319.59亿元,同比增长38.81%。

88家财险公司中,有69家开展了短期健康险业务,2019年上半年共计赔付支出254.73亿元,同比增长49.07%。

从几种主流健康险的赔付来看,情况也不容乐观。

癌症发生率快速攀升,重疾险赔付压力陡增

新一轮的人身险费率市场化改革后,重疾险步入发展快车道,渐渐成为各家人身险公司的“头牌”,可以看到,在多家主流险企2018年的最畅销5款产品中,都出现了重疾险的身影。

根据中再寿险的一份材料,截至2017年,国内健康险保费收入已经从2012年的不足900亿元跃上4000亿元平台,年均增幅约36%。

其中,仅重疾险新单保费规模就已经从2012年的100余亿元增长至2017年的800亿元左右,占到当年健康险总保费收入的20%左右,而在2013年,重疾险新单规模保费在健康险总保费收入中的占比还只有约11%。

重疾险快速发展,成为助推近年来健康险保费快速增长最主要的原因之一。

不过,在重疾险保费快速增长的同时,中再寿险也指出,重疾发生率在过去数年正显著增长,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癌症发病率的快速攀升。

女性2016年的重疾发生率已经达到2006年的1.55倍,其中癌症发生率是2006年的1.81倍,急性心肌梗塞发生率与2006年水平持平,脑中风后遗症和其他重疾发生率呈改善趋势。

男性2016年重疾发生率是2006年的1.18倍,其中癌症发生率是2006年的1.24倍,急性心肌梗塞发生率是2006年的1.51倍,脑中风后遗症呈改善趋势。

甲状腺癌高发是导致重大疾病发生率走高的重要因素之一。数据显示,女性甲状腺癌2016年的发生率已经达到了2006年的7.6倍,恶化速度达到24.3%/年,而肝胃肺、两癌、其他癌症年均恶化2%-4%。

男性甲状腺癌2016年发生率是2006年的9.7倍,恶化速度27.6%/年,肝胃肺癌略微改善(-1.0%/年),其他癌症低速恶化(1.8%/年)。

重疾发生率不断提升,这对于重疾险经营来说,无疑是一大严峻考验。好在,其中的一些问题已经引起行业的高度关注,业界也正在监管部门领导下对重疾险疾病定义、重疾经验发生率表进行修订,将甲状腺癌从重疾险必保疾病范围中剔除,正逐渐成为一种共识。

同质化竞争愈演愈烈,百万医疗险长期盈利能力尚待观察

重疾发生率的攀升,无疑也会加大另外一个险种的赔付压力——近年来火爆的“百万医疗险”。

2016年,众安保险推出“尊享e生”,带动了一个新的细分健康险类型的发展,俗称“百万医疗险”。

“尊享e生”火爆网络之后,类似产品层出不穷,俨然已经成为保险公司必备的“敲门砖”产品,但也因此,同质化竞争愈演愈烈,为凸显竞争优势,保险公司竞相提高保额,扩大保障范围,降低投保门槛,减少免赔额,当然,最直接的手段还当属,降低费率。

百万医疗险之所以能够火爆网络,在于较低的保费、动辄百万起的保额,满足了人们对于大病保险保障的想象,同时,万元左右免赔额的设置,也大大减轻了保险公司的赔付压力,也为其保留了一定的盈利想象空间。

但如今,随着同质化竞争的加剧、费率的走低,叠加重疾发生率的不断提升,这种通过百万医疗险盈利的想象空间显然正在不断被压缩。

虽然各险企均没有公布百万医疗险的盈利情况,但通过众安保险披露的一个数据,也可略做观察。

根据众安保险2019年半年报,其健康生态核心产品尊享e生以及支付宝保险好医保系列总保费上半年同比增长近50%,同时,其对非核心业务,包括部分健康团险及航旅生态业务等进行了缩减,导致健康及航旅生态总保费在2019年上半年出现了负增长。数据显示,其健康生态2019年上半年实现总保费14.15亿元,同比减少9.16%。

尽管核心业务快速增长,且对部分业务(高风险业务)进行了缩减,但其健康生态赔付率仍出现了明显的上涨,从2018年同期的56.0%上升至60.3%。

人保财险唯一承保亏损险种系意外健康险,政府委托业务或难辞其咎

政府委托业务也是保险公司健康险业务中的一项重点业务,这其中尤以人保集团旗下几家公司最为积极。例如人保财险,其承办的政府委托业务长期以来一直高居行业榜首,这也成为助推其健康险业务快速发展的重要因素之一。

数据显示,健康险已经成为人保财险规模最大的非车险种,2019年上半年,其健康险业务在全部财产险公司中的占比甚至达到了近7成的水平,而这其中大部分都属于政府委托业务。

不过,庞大的政府委托业务在推动人保财险健康险业务快速发展的同时,也为其造成了一定的负担。

可以看到,人保财险2019年半年报公布的各险种综合成本率显示,其全险种综合成本率仅97.6%,且大部分险种都实现了承保盈利,唯一的例外就是意外健康险(大部分为健康险),上半年,其综合成本率高达101.5%,是人保财险唯一出现承保亏损的险种,其中,仅综合赔付率就达到88.0%,综合费用率则为13.5%。

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薄利”的政府委托业务极其考验险企风控能力,并不见得就是“香饽饽”。

人保财险2019年上半年各险种综合成本率

就几种比较受关注的健康险而言,目前或多或少都面临着重疾发生率上升、赔付率上升的困扰,这对于蓬勃发展的健康险而言,无疑也是非常值得关注的一个侧面。尤其是对于很多长期健康险而言,随着重疾发生率的不断提升,期限越久,后期的赔付压力将越大,病差损的风险也将越大,将直接影响保险公司长期稳健发展。

风险管控不足的话,现在越是靓丽的保费增速数据,给未来发展挖的坑将会越大。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