踩雷WeWork录十四年首亏,软银集团千年道行一朝丧?

踩雷WeWork录十四年首亏,软银集团千年道行一朝丧?
2019年11月07日 15:36 格隆汇

软银也有失手的时候。昨日集团在东京举行的第二季业绩发布会俨然成为孙正义忏悔及对WeWork的批斗大会。

截至9月30日第二财季,软银集团时隔十四年后再度录得亏损。该季内软银愿景基金和Delta Fund录得亏损9702.69亿日元,导致集团产生经营亏损7043.68亿日元(约合65亿美元),远低于分析师此前预期的2308亿日元。去年同期,软银则产生经营溢利7057.23亿日元。

而在此之前,软银旗下的愿景基金一直是集团重要的利润增长来源。此前两年共贡献超过140亿美元的账面收益。但在第二财季,基金投资的Uber及WeWork双双爆雷,让孙正义和他的软银颜面扫地了一回。

第二财季,基金对Uber、WeWork及其三家附属公司的投资公允价值下降产生未变现估值净亏损5379亿日元。其中,单就WeWork的投资产生亏损就达到了3804.15亿日元(约合35亿美元)。

统计上半财年,集团经营亏损为156亿日元,其中来自愿景基金及Delta Fund的经营亏损为总计为5726亿日元——当中大部分来自第二财季投资WeWork确认的损失,其可谓是以“一己之力”拖垮了软银半年的业绩。

值得一提的是,第二财季的亏损亦是集团38年来最大经营损失,及愿景基金自2017年成立以来历史上首次录得的亏损。

(图源:公司季报)

孙正义昨日亦表示,自己的投资判断非常糟糕,“现在就是很后悔”。

WeWork:扶不起的阿斗?

软银对共享办公企业WeWork的投资始于2017年。今年年初,软银还对公司增资20亿美元,令其一度成为美国国内估值最高的独角兽企业。然而,在公司今年八月份正式递交招股书之后,软银一手吹出来的泡沫开始破灭。

递交招股书后,WeWork商业模式及管理方式随即引来外界质疑,九月中旬其IPO估值降至100-120亿美元,低于年初估值三成,而计划中的IPO亦因故被延迟。

据软银披露,软银旗下子公司、愿景基金截至今年9月30日共向WeWork及其位于中国、日本等地的三家附属公司投资103亿美元,当中有15亿美元投资承诺尚未执行。软银的投资包括普通股、优先股及认股权证。

而截至9月30日,WeWork的股权公允价值已再降至78亿美元。因此,第二财季内软银对WeWork的投资公允价值亦出现大幅下降。按公司披露,软银子公司截至财季末确认的认股权证及优先股、普通股亏损分别为12亿及35亿美元,分别确认为递延亏损及金融工具亏损。

而愿景基金对WeWork及其附属公司的优先股及普通股、优先股投资确认的公允价值亏损则分别为31亿及4亿美元,计入软银基金及Delta Fund经营亏损中。正是该部分亏损直接导致了第二财季软银业绩爆雷。

(图源:公司季报)

而为了帮助WeWork尽快实现上市,10月22日软银与公司达成协议,同意向其进一步增资。协议内容包括继续完成此前承诺的15亿美元认股权证投资;发起要约收购,总值30亿美元;发行新债合共50.5亿美元;将愿景基金在WeWork地区合资公司的股权置换为WeWork公司的股权。

该增资计划完成后,预期软银在WeWork的持股比例将会达到80%(子公司及愿景基金分别占60%及20%)。但据WeWork公司章程规定,集团将不会在公司股东大会、董事会上拥有对应的大多数投票权,WeWork将成为集团的联营公司而非子公司。

但即使是这样,面对亏损日益扩大的WeWork,该笔增资供其经营多久,或能否帮助其最终顺利上市,仍难预料。

按照WeWork递交招股书披露,去年其净亏损为19亿美元,今年上半年其亏损则超过9亿美元。现时公司每进账1美元背后便会亏损2美元。

目前的软银集团很像是被WeWork高位套住了,想出去却没人接手,只好自己把价格抬高。奈何WeWork实在难以扶起,目前上市前途仍不明朗。

而这能怪谁呢?当初高价入股的可是孙正义,只好“就是很后悔”罢了。

除了WeWork之外,愿景基金踩的另一个雷便是Uber,自上市至今,其股价累计已下跌36%。据统计,6月30日至9月30日期间,软银所持有的13% Uber股份已减值约35亿美元。目前,该共享租车平台亏损正持续扩大,在IPO禁售期结束后,其股价昨日再创历史新低。

除此之外,基金投资的Slack Technologies及Guardant Health亦出现类似的价值下滑现象。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

尽管愿景基金第二财季巨亏,但还有好消息是,自成立以来,基金依然还是取得110亿美元的投资收益。

(图源:公司业绩报告会PPT)

对于深陷泥潭的WeWork,孙正义坦承此前的确疏忽了公司在管理方面的问题。但他将帮助这家公司走出现时的危机。而若果长线来看,愿景基金的表现其实仍要优与其他的风投公司。

而软银集团的下一步便是继970亿美元的愿景基金之后,成立第二个愿景基金。而该愿景基金的规模将为1000亿美元。

但目前这个时间点对于孙正义和软银集团而言均比较微妙。集团上一个财季才因为踩雷共享经济曾经的独角兽WeWork及Uber,取得创下诸多纪录的亏损。目前,Uber在股票市场上股价累创新低,而WeWork在软银大水漫灌之后,走向如何仍不明朗。

在此“战绩”背书下,孙正义提出成立第二支愿景基金,显然难有说服力。但在原愿景基金被高位套住,深陷泥淖久久不得脱身的情况下,这未尝不是一个短期内改善集团业绩的有效方法。但顾名思义,“愿景”基金的投资对象本身就是高增长而不甚盈利的初创企业(具体名单附于文后)。因此,第二支愿景是否会再重蹈此前的覆辙呢?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现时部分潜在投资者对该新愿景基金开始持更谨慎的态度,但亦有不少投资者仍然对孙正义及软银集团的“金漆招牌”的新项目报有相当兴趣。

有意思的是,孙正义昨天还自我安慰道,自己目前亦不必太过懊悔,就此日薄西山。毕竟,集团的“愿景”是一如既往的。

只是不知道这个“愿景”是指哪个“愿景”了。一朝被蛇咬之后,软银从前的投资者是继续相信孙正义,还是会“十年怕草绳”呢?

附:

愿景基金投资企业名单:

(图源:公司业绩发布会PPT)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