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清友:海南是今年最有增量的一个地方

管清友:海南是今年最有增量的一个地方
2020年06月01日 21:51 格隆汇APP

作者:财富指北

来源: 财富指北

1

如果T+0,一定会出现两个结果:一是市场波动加大,短期确实可能上涨,25年前,沪市在开通T+0之后的一个月涨了165%,但中长期不会改变大趋势。二是市场分化会更严重,不建议一般的中小投资者、散户参与股市,因为风险极大。散户和专业投资者、机构之间的博弈,大概相当于冷兵器和热兵器的战斗,几乎没有胜算。这么说有些人可能不服气,但大概事实如此。成熟经济体的机构化、去散户化怎么来的?就是亏出来的,是散户不断亏钱最后只能交给机构去管理风险的过程。

2

今天总书记对海南做出重要指示,海南的改造接下来会加速。这两年我们一直在提醒强烈关注海南,这不是一个简单的自贸区,而是瞄准全球的自贸港,是目前最重要的区域战略之一,也是今年最有增量的一个地方。中国特色的自贸港应该是零关税+低税率+有条件的人、货、资金的流动。其中税制改革是重点,预计会涉及关税、消费税、增值税等多个税种,全岛免关税值得期待。之前我在博鳌有个关于海南的演讲,说的比较具体。

3

海南一定要改造现在占主流的三种人:一是要把“土人”变成“洋人”。无论是官员还是本土老百姓,确实要有一个解放思想的过程。二是把“鸟人”变成“家人”,尽可能地让他多待,更长时间待下来,在海南投资置业。三是要把“猎人”变成“匠人”。不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而是要让他们在海南长期沉淀下来。海南自由港建设要努力吸引三类人,需要“三高”人群,一是高水平的领导管理干部,二是高素质的专业技术人才人员, 三是那些高净值消费客户。

4

对海南自由港建设的三条建议:第一要充分用好政治红利或者政治优势。自由贸易港是当今世界最高水平的开放形式,一定要对标国际上最高水准的规则和管理模式。海南一定要把这种政治优势、政治红利用好、用彻底,向雄安取经学习。第二要杀出一条血路来。海南自贸区、自贸港建设的主体还是在本地,不要把自贸港的建设寄希望于中央相关部委,需要重温当年深圳的经验,发扬开创和担当精神,成为创新驱动发展的“优等生”,不要有“文牍主义”。第三要有突破式的创新举措。自贸港建设要实现后发赶超必须要有突破式的举措,不能是泛泛地、大而化之、按部就班地做。第一个是对标迪拜,当然这对海南比较难,但难也需要如此。起点一定要高,要确保高举高打、一以贯之,要不然自贸港建设会雷声大雨点小,最后落地不了。第二个是在“金融飞地”、“产业飞地”的建设上有所突破,主要是围绕金融创新和税收优惠。

5

疫情之后,房价出现恢复性反弹在意料之中,我觉得完全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以往我们分析的因素似乎一个也没少。从2017年这一轮房价的高点到现在,即便是核心城市的房价也出现了不小的跌幅,2020年伴随着应对疫情的干预政策和宽松政策的启动,房地产作为重要的资产,它的价格出现恢复性反弹在意料之中,去年年底我们还不知道有疫情,我们就知道今年房价肯定会有反弹。

6

房价分化肯定越来越严重,一个城市不同的区块之间的分化会很严重,不同城市之间的分化就更严重了。即便是北上广深这样的一线城市分化也很严重,你会发现2015年以来房价上涨最先都是深圳启动的,也说明这个城市资本最集中、市场活力最强,每次北京都是排最后,因为它管制最严,市场化程度不如深圳这么高,所以它总是最后跟上来。

7

关于中国的房价水平,虽然房价收入比、房价租金比不是特别好的指标,但大概也能看出一些端倪,我们用这两个指标和国际市场上的一线城市相比,比如伦敦、巴黎、法兰克福、纽约等城市相比,再跟发展中国家的城市比,比如东南亚这些国家的首都或大城市,比如河内、胡志明市,包括菲律宾的马尼拉,发现两个很有意思的现象:一是发展中国家的这两个指标普遍高于发达国家的城市,这个可以理解,因为经济发展不平衡;二是中国几个主要城市两个指标确实排在前面,中国城市排在最前面的还是香港,现在深圳大有超越香港之势。

8

对于不同投资者,核心资产的定义是不一样的。比如买中国的消费股,买美国的科技股,也可以说买最稀缺的、最核心的资产。我觉得这里头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考量,你是以什么样的资金量、什么样的投资水平、什么样的风险偏好去看核心资产,绝大部分人应该是选一个风险收益相对比较适中、性价比比较好的核心资产。在中国来讲,中国老百姓能想到的就是核心大城市的房子,没有比这个性价比更好的(资产了),没有之一。

9

无论是房产投资还是股票投资,如果时间用100%来衡量,那你要用95%的时间去学习、3%的时间制定配置策略,2%的时间制定交易策略而大部分人的交易策略不是直接下场买卖股票,而是买什么基金,买公募还是买私募,买公募的,是买科技成长类基金还是消费类基金,还是买哪个大私募,是这样的交易策略。

10

现在是非常重要的当口,资本市场确实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如此之重要,它的转型改革对于一个国家如此之重要。原来股票市场既然是为国企脱困设立的,是一个融资场所。所以即便股票市场出现2008年那样的大跌,它对整个社会稳定没有形成影响,对金融稳定没有形成太大影响,但2015年情况发生改变了。目前资本市场承担着助推经济转型升级、助推科技创新的重任,因此股票市场在整个国家决策的函数中确实靠前了。毫无疑问,资本市场改革非常紧迫,非常必要,从监管到发行到交易的一系列制度是必须要改的。

(本文主要根据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长管清友博士近期在财富指北会员社群的分享整理而成。)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