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P2P当韭菜割了

被P2P当韭菜割了
2020年07月07日 19:53 格隆汇APP

作者 | 南方

前一阵,探雷哥的一个朋友找到我,说一个干长租公寓的找到他,向他集资,6个月年化30%的利率,听到这么高的利率,我好奇问了下它这个商业模式是啥?

借招聘名义去找个人贷款,给出丰厚的利率,然后向地段好,有房闲置的房东收房,然后把房子简单装修下就对外出租,赚差价,房子装修是承包给包工头去做,半年才结算施工款,等房子租出去了收租,以租养"贷",这样资金链就这么串联起来了,在整个环节中,长租公寓方可以做到0成本运营,堪称"空手套白狼",当然,前提条件是资金链不能断,每个环节能无缝连接,以时间换空间。

这个空手套白狼模式,跟P2P很类似,P2P作为平台方,把借贷双方连接起来,借款人在平台放上借款标,投资者进行竞标向借款人放贷。

P2P作为资金撮合平台,曾掀起了一波赴美上市潮。今年P2P暴雷、跑路、非法集资的事不少。

P2P崩了,相关生态就开始崩了,催收公司倒闭、那些玩P2P的上市公司暴雷。

在A股就有这么一家公司,就被自己投的P2P割了韭菜。

01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7月4日,汉鼎宇佑公告,公司旗下子公司所投的微贷网因为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立案侦查。微贷网是杭州第一大P2P,主营是汽车抵押贷款,是2015-2017年中国最大的汽车抵押贷款服务供应商,2018年11月在美国上市。

公司是其第二大股东,原本这笔股权投资是作为长期股权投资核算,后来因为公司员工辞去微贷网独立董事,公司丧失了对微贷网的重大影响,剩余股权由权益法变更为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变动计入当期损益的金融资产。

按照公允价值计量的话,结合微贷网在二级市场的股价波动等因素,这笔原来价值1.55亿的长期股权投资缩水至0.76亿。

看这种手法,公司算是遵循了谨慎性原则,否则继续用长投核算,做减值测试还是有操作空间的,2019年年报时,公司就从业绩快报的拟计提6.72亿长期股权投资减值准备最终改为计提6.5亿。

但按照二级市场股价算,这个透明度就要高很多。微贷网公司目前的股价在1美元附近徘徊,未来也会存在退市风险。汉鼎宇佑有再次被割的风险。

被自己投资的公司割韭菜,在目前这个牛市的情况下,挺惨。

但看看这个手法,有种似曾相识燕归来的节奏,汉鼎宇佑本人也曾用相同的手法割过韭菜。

02

干啥啥不行,踩风口第一名

"大汉无疆,问鼎中国,龙腾宇内,天佑人和",如此大气的16个字是汉鼎宇佑的愿景,当年的目标是打造一家千亿市值的汉鼎宇佑生态系统。

80后夫妻吴艳、王麒诚执掌下的汉鼎宇佑,实现了上述愿景--公司涉足信息技术、影视传媒、资产管理、健康环保、金融控股5大板块,19个行业领域,拥有133家参控股公司。

这对80后夫妻,也被称为可以与贾跃亭齐名的生态学家,是仅次于阿里巴巴、贾跃亭的第三代生态造梦者。

从公司的最终经营情况来看,这种跨界属于"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搞法。

两夫妻有种把贾跃亭当偶像的赶脚。

1、踩风口的经营轨迹

2012年上市之初,公司是做智慧城市工程业务起家的,主要是TOB模式,通过招投标的方式进行城市施工,对大客户的依赖度高,而且地域局限。2013年起,公司就开始转型移动互联网,走TOC路线。

2015年,公司又开始瞄上互联网金融,通过定增24亿转型互联网金融,进行一系列外延式投资并购,包括设立汉鼎宇佑金服、参股雄猫软件、参股湘财资本、设立汉鼎融资租赁、成立汉鼎闪银、设立宇佑众筹和鼎有财、参股微贷金服和长行汽车租赁等等。

业务模式将由"智慧城市"转变为"产业+金融+互联网"。并画了个PPT,称智慧城市建设、移动互联网、互联网金融协同共荣。

怎么个共荣法?

借助互联网金融给移动互联网积累的C端用户提供P2P/P2G投资、消费贷、资产管理、个人征信等金融服务,同时也会解决G端政府融资难的问题,增加汉鼎股份在智慧城市建设领域的话语权。

2016年,汉鼎宇佑继续加码泛娱乐产业,收购电影院线和游戏公司,参股宇佑传媒和海润影视等影视巨头。

继续画了个PPT把这些业务串联起来,通过线上游戏、线下商业自建、整合流量,利用互联网金融作为核心工具,以泛娱乐(包括影视等)作为产业带动点,打通汉鼎各项业务,打造覆盖大众医疗、娱乐、理财、生活服务等需求的"智慧生活"生态圈。

经历多次跨界的汉鼎宇佑,最终确立了智慧城市及金融、智慧医疗及商业两大核心业务为主,战略投资业务并进的三足鼎立的业务格局。

2017年,公司由投资布局医疗,收购了好医友医疗科技的控股权,还通过股权投资的形式,参股了从事新一代基因测序技术的公司,和美国从事抗肿瘤新药研发的美国公司。

2017年,公司搞出一个汉鼎宇佑3.0版本的说法,重新整合了业务板块,确立了智慧城市及金融(ToB)、智慧商业及医疗(ToC)两大领域。

2020年上半年,公司明确了聚焦智慧城市和智慧医疗为核心主业的发展战略。

综上来看,公司是精准的抓住了行业红利,把移动互联网、互联网金融、泛娱乐、医疗的风口都踩了一遍,但主业变来变去,不知道哪个到底是公司的主业。以至于同花顺、证监会、申万、中信无法对公司准确定位,最后自暴自弃地把公司归类为软件开发、IT服务业。

2、烂成泥的经营业绩

搞了很多副业,但汉鼎宇佑的业绩,却是保持在个位数及以下的水平,上市当年收入4.03亿,2019年收入规模4.52亿,上市当年净利润0.57亿,2019年净利润和扣非净利润双双亏损,亏损8.09、8.9亿。

把上市以来公司实现的业绩情况进行统计,发现汉鼎宇佑累计实现的收入是42.35亿,累计实现的净利润是亏损2.85亿,累计实现的扣非净利润是亏损6.55亿。

最扎心的是,虽然公司频繁进行业务转型,但作为近年来业绩支撑的,仍然还是公司上市之初的智慧城市业务。但却是逐渐萎缩。

这就是贾跃亭式折腾的结果。

再把汉鼎宇佑的利润构成情况进行掰分,代表主业经营情况的核心利润从2016年就开始出现亏损,最近几年是靠公允价值变动收益和投资收益撑着。2019年跟随减值部队,搞了个大洗澡,这一洗就把上市以来赚的亏了个精光。

汉鼎宇佑的颓势正是从2015年,它转型互联网金融开始的。从当年开始,公司的盈利质量就一年不如一年。

转型后,公司的毛利率就开始不断走低,呈现下滑之势,没有竞争力可言。

03

做的最好的是投资,耍的最好的是财技

在汉鼎宇佑向智能商业、互联网金融、智能医疗等领域转型的过程中,汉鼎宇佑主要通过投资、并购的方式进行。

在投资领域,公司旗下投资参股公司包括微贷、极光大数据、蜂助手、徐诺药业、搜道网络、MCAC等公司。在2018年以前,公司将这些公司作为"可供出售金融资产"核算,2019年开始,公司将其重分类为"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当期损益的金融资产",并按照二级市场股价、新一轮融资估值等数据为基础测算公允价值。

目的就是向标的要业绩。

简单粗暴理解,在老准则中,可供出售金融资产是作为一种可出售也可持有固定回报的一项资产,而交易性金融资产其持有意图就是近期出售、短期获利。二者根据持有意图划分,但容易带有主观性。

实施新的金融工具准则后,公司根据业务模式和合同现金流情况进行划分,按理来说,是一项更谨慎的处理。

但根据汉鼎宇佑的做法,分类仍然有较大主观性。

为什么之前不分类为以公允价值计量的交易性金融资产呢?

公司的解释是,当时的准则规定,企业如果初始确认将某项金融资产确认为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变动计入当期损益的金融资产后,就不能重分类为其他金融资产,同时,其他金融资产也不能重分类为交易性金融资产。

简而言之,老准则下,交易性金融资产跟其他类金融资产之间不能互转。

那新准则下,就能互相切换?其实也不是,在新准则下,一旦划分为以公允价值计量的交易性金融资产其实也是不能随意撤销。

而是老准则和新准则的切换,重分类时点才可以利用"会计准则"调节利润。

新准则是根据企业持有金融资产的"业务模式"和"金融资产合同现金流量特征"作为金融资产分类的判断依据,只要企业认定,管理该类金融资产的业务模式不是以收取合同现金流量为目的,不符合本金加利息的合同现金流量特征,就可以不用分类为以摊余成本计量的金融资产或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其他综合收益的金融资产。

所以,这种划分也其实具有一定的主观能动性。我说不是吃本息的模式就不是。

在这种模式下,资产价值也可以根据二级市场股价和融资估值来"调节"。

2019年,因上述新老准则切换,极光大数据、徐诺药业和境外资产MCAC公司作为交易性金融资产核算带来的公允价值变动损益为1亿左右。

仔细分析这项公允价值变动损益的构成,一方面是极光大数据股价波动影响带来负收益1.07亿,另一方面是境外资产MCAC估值变动带来的重估收益2.07亿。

相比于二级市场股价波动的透明,估值的变动仍然是一项技术,加上是境外资产,透明程度远远不如二级市场的股票。谁能说MCAC的估值不对?

虽然投资业务操作弹性大,但造成公司2019年大幅亏损的也主要是投资业务,准确地说是文章开头的P2P平台"微贷"。

2019年,公司计提了资产减值损失7.95亿,主要由长期股权投资减值、存货跌价损失和商誉减值损失构成。

存货减值损失主要是对进展不及预期的施工项目计提的,商誉减值损失标的主要是公司在2017年向关联方收购的影院"星海太平洋"和"乐清时代电影"。可见,公司的智慧城市业务和关联交易之前都有点水分。

但最大笔的损失,就是微贷这笔股权投资带来的减值准备6.5亿。减值计提并非微贷经营亏损,而是微贷所处互联网金融环境变化导致公司计提减值准备。

根据公司当时投资P2P的设想,这家曾经作为国内排名靠前的P2P平台,互联网车贷龙头,通过利润分红的话,各期可以给公司带来0.6亿、1亿、1.4亿的投资收益。

如公司设想的那样,在公司主营业务不行的2017年-2018年,微贷对公司的利润贡献度分别是160%、131%。

2017年,公司通过持有微贷股权投资的方式取得0.79亿收益,加上部分微贷股权处置获得投资收益0.8亿,2018年,公司取得持有收益1.05亿,继续处置股权确认转让收益0.6亿。

2019年,微贷就变成反向收割公司业绩的罪魁祸首了。

04

结束语

2020年,微贷涉嫌非法集资被立案调查,股价正处于摇摇欲坠中,有可能还会继续收割公司一波业绩,同样,没了微贷做业绩贡献的汉鼎宇佑,要怎么造千亿市值?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