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夫山泉获准上市,带火千亿身家“隐形富豪”

农夫山泉获准上市,带火千亿身家“隐形富豪”
2020年08月02日 10:58 格隆汇APP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7月31日,证监会官网发布公告显示,证监会核准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发行不超过13.8亿股境外上市外资股,每股面值人民币0.1元,全部为普通股。完成本次发行后,公司可赴香港交易所主板上市。

同时,证监会核准公司股东养生堂有限公司等70名股东所持合计45.88亿股境内未上市股份转为境外上市股份,相关股份完成转换后可在香港交易所上市。

新冠肺炎疫情打击之下,众多企业正艰难求生,农夫山泉却迎来高光时刻。随着获准上市的消息登上微博热搜,农夫山泉背后身家千亿的“隐形富豪”钟睒睒也火了一把。

卖1瓶水赚1块2

公开资料显示,农夫山泉的前身是“浙江千岛湖养生堂饮用水有限公司”,系养生堂旗下控股公司,成立于1996年9月26日,总部位于浙江杭州。

凭借“农夫山泉有点甜”的广告语,农夫山泉诞生后便一炮走红,随着一句“我们不生产水,我们只是大自然的搬运工”传遍大江南北,品牌知名度迅速打响。在2012至2019年间,农夫山泉连续8年在国内包装饮用水市场占有率中位列第一。

2020年7月30日,胡润研究院首次发布《2020胡润中国10强食品饮料企业》榜单,其中农夫山泉以650亿元人民币的估值居于第6位,在饮用水类别中拔得头筹,以50亿元的优势居于娃哈哈之上。

卖水似乎是笔暴利生意。农夫山泉不仅卖得多,而且赚得多。

4月30日,农夫山泉披露的招股书显示, 2017年、2018年和2019年的营收分别为174.91亿元、204.75亿元和240.21亿元,涨幅分别为17.1%和17.3%。这一增速远高于同期中国软饮料行业5.0%和6.6%,以及全球软饮料行业的2.7%和3.4%。此外,这三年的净利率分别为19.4%、17.6%及20.6,也远高于国内和全球个位数的平均盈利水平。

在农夫山泉五大产品类别中,包装饮用水产品贡献了近6成的营收,也拥有最高的毛利率。

数据显示,2019年度农夫山泉的包装饮用水毛利率高达60.2%。按照一瓶水2元钱的售价计算,这也意味着每卖出一瓶包装饮用水,农夫山泉就能收获1.2元的毛利。

上市前曾大手笔分红

早在2008年5月22日,农夫山泉就曾与中信证券签署长达10年的A股上市辅导协议。2018年12月29日协议终止后,农夫山泉创始人钟睒睒却曾在公开场合表示,资本市场讲究需求与被需求,“农夫山泉现在没需求,因此不需要上市。”

自2019年以来,农夫山泉屡屡传出赴港IPO的消息。2019年11月25日,杭州市金融办网站发布《杭州市重点拟上市企业名单》,农夫山泉赫然在列,公司却始终回应“不予置评”。

今年4月30日,农夫山泉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意味着其战略思维发生了转变。然而此举也在业内引起质疑:农夫山泉上市是不是为了圈钱?

此次IPO前夕,农夫山泉曾突然大手笔分红。据港交所披露的招股书显示,上市前3个财年,农夫山泉共给原有股东派付股息103亿元。其中2017年派息3.67亿元,2018年派息3.67亿元,2019年则大笔派息95.98亿元。

2020年3月,农夫山泉再次宣布将于4月支付完毕派发的股息9亿元。一年时间里分去三年来所得利润的大半,这也导致其结构性存款由2018年底的36亿元锐减至2019年底的2亿元。

大手笔分红的同时,农夫山泉还在大笔借债。招股书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农夫山泉流动负债达到30.69亿元。

创始人身家有望超千亿

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之下,餐饮、酒店和旅游等行业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无法正常营业,这也对上游的食品饮料行业造成冲击。

农夫山泉的招股书显示,疫情期间饮料产品的销售较2019年同期下降;截至2020年前3个月,营收及净利润均较去年同期有所减少。“倘若海外疫情持续,可能影响2021年公司海外果汁原材料供应。”农夫山泉在招股书中坦言。

疫情的冲击也在助推企业积极求变,今年4月,钟睒睒执掌的农夫山泉和万泰生物两家公司纷纷向资本市场进发。

4月29日,万泰生物登陆A股主板挂牌上市,其母公司与农夫山泉同为养生堂。万泰生物发行价为8.75元,上市首日股价即大涨44%。截至7月31日收盘,万泰生物每股达到262.71元,短短3个月的时间里股价暴涨约30倍,总市值达到1139亿元。

农夫山泉招股书显示,钟睒睒持有公司约87.44%的股份,其中包括约17.86%的直接权益,以及通过养生堂持有的69.58%的间接权益;同时,钟睒睒也持有养生堂100%的权益。IPO后,钟睒睒及养生堂仍将是农夫山泉的控股股东。

如果农夫山泉此番顺利上市,估值同样将超千亿。叠加万泰生物持股的金额来算,钟睒睒身家将高达1600亿。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