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息将至,土耳其又迎来汇率危机?

降息将至,土耳其又迎来汇率危机?
2021年06月03日 17:25 格隆汇APP

土耳其在创造历史的路上越走越远了。

昨天暴跌千点后,再次刷新探底记录。6月3日,土耳其里拉对美元汇率小幅回调,目前汇率报价为8.6359。

引起里拉大幅贬值的直接原因是,当地时间1日该国总统埃尔多安公开表示,降低利率为当务之急。他认为如果从投资和成本中去除利息负担,该国的经济将得到“放松”,更令市场恐慌的是给出了明确的降息时间,窗口期大概在7~8月

回顾疫情爆发以来这段时间,土耳其不是新兴市场中经济表现最差的国家,至少比已经“躺平”的阿根廷强得多,甚至是去年全球仅有的几个实现经济增长的国家之一,但它的里拉确实是“垃圾中的战斗机”,仅仅年初至今已经贬值超过17%,放话“通胀不超过40%就是胜利”的阿根廷比索跌幅也才11%左右。

这些难兄难弟在攀比刷下限方面,实力确实不分彼此。

回到正题,土耳其里拉崩溃的分析在之前的《土耳其里拉,凉透了》这篇文章中大体上比较详尽,可以说里拉的崩溃是早有预料的,但是“浪漫”土耳其给观众的呈现方式着实让人感受到了什么叫做“惊喜”。

3月中下旬,全球金融市场深受通胀加剧预期的困扰,当美国国债收益率一路冲破1.7%时,土耳其和巴西、俄罗斯一起打响了全球加息的第一枪,宣布将关键利率上调200个基点至19%,目的是对冲输入型通胀的影响。

经济方面,土耳其复苏速度的超出市场预期,5月31日该国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一季度实现7%的GDP增长,高于前一季度5.9%的增幅。日前摩根大通也将土耳其2021年经济增长预期由4.8%上调至6.1%。

美国的两大目标,土耳其都已经解决了。3月份失业率为13.1%,单看绝对值形势依然严峻,实际情况则全然相反,土耳其的就业水平已经回到疫情以前,而从2012年经济增速下滑开始,逐渐高企的失业率就是这个国家的常态。

因此,高通胀是土耳其执政者的当务之急。从结果上来看,经济向好和央行加息并没能改善通胀加剧的问题,4月份的CPI数据继续增长至17.14%,环比上涨了1个百分点。不排除政策传导的时滞原因,“让子弹再飞一会”或许就能看到效果。

然后魔幻的事情就来了。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日前的新闻发布会上,谈论经济政策时依旧将低利率视为高通胀的元凶,表示已经与央行行长进行了“友好交流”,就“利率负担必须被降下来”这一决议达成一致。

当然,这个“共识”形成的过程并不费什么力气。

3月份宣布加息的央行行长Naci Agbal第三天就被总统Fire掉了,理由是加息过猛。2020年11月Naci Agbal将基准利率由10.25%上调至15%,12月再次上调至17%,目的是为了抵抗通胀。

身负“维护币值稳定”使命的央行这样做并无不妥,问题在于埃尔多安拥有一套独一无二的经济学逻辑,他坚定高利率是“万恶之源”,虽千万人吾往矣的精神让人佩服。

作为毕业于马尔马拉大学经济管理专业的高材生,埃尔多安2002年上台以后执政将近20年,2016年的军方政变也没能把皇帝拉下马,创造了土耳其战后的奇迹,一手掌控政治,一手玩转金融。

Naci Agbal是近两年来土耳其央行第3次换帅,美联储主席的重要程度比总统差不了多少,而土耳其的央行行长,几乎可以和中国证监会主席争一争“最难打工人”这个称号。在Agbal之前,Murat Cetinkaya因为降息不够迅速被开除,Murat Uysal上调了2个百分点的利率之后被解雇。

新时代的苏丹·奥斯曼统治者暨全境守护者·黑土地上的卡丽熙·穆斯林之光·普京克星·雷杰普埃尔多安:没人比我更懂经济,不接受反驳,除非你想被炒鱿鱼

所以不出意料,今年新上任的行长沙哈普·卡夫奇奥卢明确支持低利率,他认为应降低融资成本,推动宏观经济稳定和可持续增长,增加投资、生产、出口和就业,进而实现通货膨胀的下降。打不过就加入,这个道理在哪里都适用。

除了行长,经过埃尔多安这几个月的反复操作,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的7名成员中有4名履职时间不满一年。

稳定和相对独立是一国货币的根本,土耳其里拉遭到投资者抛售,一方面是降息削弱货币价值,同时还有反向决策带来的高通胀预期对经济的负面影响;另一方面,则是对土耳其央行缺乏信心,这种混乱的“总统一把抓”模式下,里拉只能为其他目标让位。

至于降息的后果,是土耳其里拉对外国投资者可能拥有的由利差带来的货币价值大大缩减,从而导致新一轮的货币抛售。

但是,土耳其的外汇储备并不能支撑大量的资金外流。IMF数据显示,4月末土耳其的外汇储备仅为470亿美元,已经没有多少储备可以用来捍卫汇率,而同期的外债规模为4500亿美元,债务违约的可能性极大。

按照以往的剧本,土耳其会求助于IMF,然后IMF开出条件,要求其在整顿财政纪律和收紧货币政策方面做出一系列改革,比如私有化、经济自由化,而这是埃尔多难以接受的条件,所以上一次2018年他拒绝了,然后引发了一场股债汇三杀。

面临疲弱的外汇储备和大量的资本外流,土耳其里拉未来几个月可能面临更多压力,甚至是一场汇率危机。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